《重讀近代史》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慈禧破滿清慣例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君位更迭,新主集團必用陰謀暴力清除舊主輔弼,既成本朝慣例,當然也算滿清體制的一種不成文法。肅順們似乎至死未悟,更何況的是慈禧善於利用慣例破慣例。
2009年6月2日

勝保何以非死不可?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辛酉政變中,恭親王與慈安、慈禧叔嫂結盟,假如沒有勝保憑藉兵權威迫肅順等就範,那結局便很難說。但是,這位立下汗馬功勞的「大將軍」為什麼會在政變後走上死路?
2009年5月26日

勝保與慈禧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勝保為彰顯個人「剿匪」業績,儘可能避免武力衝突,對淪為匪徒的平民,以軟性的招撫措施,緩和他們與朝廷的對抗情緒。
2009年5月19日

慈禧垂簾的合法性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對於滿清咸同之際出現的新奇局面,我們的清史或近代史論著,大都非避而不談,即含糊帶過,尤其不從古典的或滿清的「儒術」傳統角度,直面它的歷史合法性問題。這裡不妨重述一點當年歷史實相。
2009年5月12日

辛酉政變和肅順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歷史沒有假如,無法假設肅順等事先警覺,利用顧命大臣的威權,倒過來先發制人,辛酉政變是否可能流產,而咸豐之後的晚清史是否會呈現別一模樣?
2009年5月5日

女主慈禧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慈禧「母以子貴」,相繼在兒皇帝、姪皇帝,實體制下修補老例。
2009年4月28日

從包世臣到馮桂芬(二)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呼籲滿清帝國的改革,在知識分子中沒有中斷。馮桂芬顯然從政局變動中看出了擴展南國士紳權益的機會,立即將改革現狀的政論四十篇結集,寄給曾國藩,說是求序,實為獻策。
2009年4月21日

從包世臣到馮桂芬(一)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這不是近人熟悉的西方烏托邦體制麼?但它確實出於二百零八年前一位年青中國人包世臣之手。從晚清改革思潮史的軌跡來看,包世臣、龔自珍、馮桂芬可說是嘉、道、咸三朝的三個表徵。
2009年4月14日

王茂蔭質疑晚清外交觀

FT中文網專拉作家朱維錚:要看天意,必看民意——晚清外交觀的檢討,在當時的官員士人中已有展開。
2009年3月31日

文祥和總理衙門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滿清三易其帝,慈禧與慈安二度「垂簾聽政」,而恭親王因與慈禧的叔嫂鬥法而三度被黜,文祥作為總理衙門的實際主持人,對於咸同到同光之際外交的重要性,應不言而喻。
2009年3月17日

總理各國事務衙門難產記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一干滿族高官共擬章程,指出外交應統籌全局,設置事權歸一而章法分明的總理衙門,不可不說他們已覺察到外交體制需要走出中世紀傳統,適應國際交往的現狀。
2009年3月3日

勝保的浮沉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 勝保被捕後仍自比雍正時的年羹堯,辯稱慈禧太后「垂簾聽政」,全是因為他擁戴之功。這不是揭露慈禧勾結軍頭髮動政變才得母儀天下的醜史嗎?於是非死不可。
2009年2月24日

圓明園之焚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我們當然可以譴責英國勛爵額爾金的偽善。可是,他的政治對手,那位僅因夷使不肯下跪向自己叩首,而寧可丟失首都,在大清帝國首開君主逃亡以致死於流亡記錄的咸豐帝,在假仁假義方面,有何區別?
2009年2月18日

由咸豐到慈禧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咸豐之死,使滿洲皇室愛新覺羅氏失去了大家長,滿蒙漢八旗失去了部落聯盟共主,外人所稱中華帝國亦失去了最後一名獨裁皇帝。
2009年2月3日

再論「華拿二聖」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滿清朝廷對外喪權辱國、對內專制獨裁的腐敗體制導致的憎惡情緒,終於在清末引發地震。而革命黨人公開讚美「華拿二聖」,把華盛頓和拿破崙當作鼓動民眾效法的真英雄,很快贏得認同,豈是偶然?
2009年1月20日

「華拿二聖」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有兩名西洋人,居然擠進了「聖人」行列。一位是與乾隆帝同年去世(1799)的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另一位呢?竟是當清道光元年(1821)在流放中死去的法國皇帝拿破崙第一。
2009年1月13日

武聖怎會壓倒文聖?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倘說滿清「以漢制漢」,很重視尊孔,是不錯的。倘說滿洲君主權貴,都由衷地尊孔,那就錯了。他們最崇拜的漢人,是關羽。「武聖」壓倒「文聖」,歷史淵源從滿人入關前就埋下了。
2009年1月6日

在清史上的「今聖」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乾隆以後,滿清還有五世六帝,均稱「今聖」。除了堅持腐敗專制而將帝國引向沒落的嘉道父子有無「聖心」尚有爭議之外,其他四帝稱「今聖」,早為盡人皆知的騙局。
2008年12月30日

滿清的「儒術」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自十八世紀中葉以後,滿清政府已明知欽定經典,將一些假冒儒書,當作欽定教科書的標準文本,強迫全國士人誦讀,誰違背就不給起碼功名。如此以假亂真,不正表明滿清的主流政治文化,早就進入「不說假話就辦不成大事」的死胡同麼?
2008年12月23日

海內天國史的掠影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對於太平天國的評價,100多年來一直被各種功利性的派別提供不同的詮釋。然而無論是謾罵還是褒揚,都需堅持無徵不信的史學原則。
2008年12月2日
朱維錚,1936年出生,江蘇無錫人。復旦大學中國思想文化史研究室主任、專門史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中國文化史、中國思想史、中國經學史、中國史學史等領域的教學與研究。曾主持編輯《中國文化研究集刊》、《中國文化史叢書》、《中國近代學術名著叢書》等。 1987年以來先後應邀至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美國印地安納大學、德國慕尼黑大學、海德堡大學、哥廷根大學、韓國高麗大學、香港中文大學等校擔任客座教授或訪問學者。著作有《走出中世紀》、《音調未定的傳統》、《求索真文明:晚清學術史論》、《維新舊夢錄——戊戌前百年中國的「自改革」運動》(與龍應台合作)、《壺裡春秋》、《中國經學史十講》和《孔子思想體系》(合作)等。
123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