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讀近代史》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羅孝全與洪秀全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美國傳教士羅孝全對太平天國的描述或有誇張,但天國內部的腐敗以及粗暴地對待曾給予他們宗教啟蒙的外國教士,卻並非毫無根據的造謠。
2008年11月25日

失敗的「天國」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用「成王敗寇」論,或者斯大林「勝利者是不能被審判的」的宏論,去解釋太平天國的敗亡史,都有麻煩。但之後,章太炎和他讚美的孫中山,似乎實現了「排滿革命」的夙願——但他們憎惡的晚清腐敗狀況,消除了嗎?
2008年11月19日

「神道設教」的雙重效應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對於滿清一代「神道設教」的雙重歷史效應,即愚民又自愚,怎麼從歷史本身予以解釋?仍屬疑問。
2008年11月11日

紀曉嵐與「神道設教」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紀曉嵐給後世的印象是乾嘉間有學問的弄臣,除魯迅肯定他在文學史的價值而外,沒人注意他對滿清雍乾時代「神道設教」的譏諷,更沒人注意他以泛神論否定「神道設教」言論蘊含的歷史實相。
2008年11月4日

清代的「神道設教」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一個文化落伍於中土,信奉薩滿的民族,面對各種複雜的文化、宗教,卻似遊刃有餘,成功統一中國長達200多年。箇中奧妙,遠非清末狹隘的「排滿革命」論者所能理解……
2008年10月28日

再議「滿漢雙軌制」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滿漢雙軌制尚未死亡。正如恩格斯所說,傳統是一種巨大的惰性力量。它既已歷史近三百年,既已成為專制主義的中央集權體制的有效形態,便不可能隨著滿清的垮台而很快終結。它會變形嗎?它會借屍還魂嗎?它會超越清史而進入新的輪迴嗎?
2008年10月21日

「滿漢雙軌制」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 就史述史,貫穿全清兩個半世紀以上的滿漢雙軌制,迄今仍未受到清史論著注意,是很奇怪的。緣由或因忌諱民族問題。然而清末孫中山、章太炎等鼓吹「排滿革命」,與後來的大漢族主義乃至華夏中心論的反歷史論調有可比性嗎?
2008年10月14日

晚清的軍機處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軍機處」在滿清時代是個避諱甚多的敏感詞彙。作為晚清權力運作核心,重讀近代史,能不討論軍機處的權力運作實情麼?
2008年10月7日

清代的正史、野史與筆記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當代已無翰林院或國史館,但達官貴人的「飾終之典」,尤其是訃告悼詞的「評價」,字句必爭,以至屍體累年不得火化。這常令人懷疑生錯了時代,不知自己是否仍屬十八世紀清帝的臣民。
2008年9月23日

「探花不值一文錢」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專制君主的心態必定影響「國策」。清初在江南掀起的官場、士紳風暴,即是這樣的例子。而滿洲專制者的心態史,卻是陳陳相因的清史或近代史研究的薄弱環節。
2008年9月16日

重提《奏銷案》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想不到滿清征服者對江南文化界幾近毀滅性的打擊,居然被後世解讀為蘊含著重大的「歷史意義」。治史若要隨著所謂政治主旋律的調門起舞,實在令人悲哀。
2008年9月9日

捐班的促銷與直銷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促銷商品也是古已有之。然而促銷功名和官職,不僅可以直銷,可以打折,還由官方派員登門強賣,在清代卻是咸豐朝出現的奇聞。
2008年9月2日

小說里的買官賣官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近代文學史上,小說或可成為考證歷史的管道。小說里的買官賣官,也是現實的精妙折射。例如,根據吳敬梓的描述,乾隆初,內閣中書一職已成官職市場的交易對象。
2008年8月26日

清官與捐班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康熙帝不斷表彰清官。然而,他在位六十一年,欽定清官表率不到十人,可見那時清官已成稀有動物。而欽定的清官中,只有一名八旗子弟,可知清官在滿洲統治族群中已屬快絕種的瀕危動物。
2008年8月19日

清代捐班的「花樣」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清代捐班,花樣繁多,這可窺見由康熙到咸豐凡六朝,官職(不包括功名、虛銜、封典等)的買賣是多麼興旺的營業。貫穿全清一代而漸成主流的捐班制度,至遲在乾隆晚期已成為滿清帝國的自殺機制。
2008年8月14日

「盛清」捐班的體制化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捐官在滿清的盛行,乃至在其「盛世」之時成為祖例,不僅是因為皇室的貪婪,也因為它需要的文官是「尊君親上」的奴才,而非公道亷明的人才。
2008年8月7日

清代的捐班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賣官在中國是古已有之。「捐」來的官員不可能成為清官廉吏,因為其官職來自他對朝廷的「經費」貢獻多少。道光帝承認捐班不好,無非在作自我辯護,完全迴避賣官是公開的納賄制度,而禍首正是皇帝本人。
2008年7月31日

咸豐朝那十一年半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咸豐皇帝已被灌輸了滿腦袋的官方朱子學成見,「尊君卑臣」、「用夏變夷」、三綱五常之類,當然腦中也充斥著唯恐「西夷」改變滿清祖制的憂患意識,面對西方列強入侵的危機,他自始便驚慌失措,尤其害怕英法俄美等國遣使駐北京的要求。
2008年7月24日

再看晚清的權力分裂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一個以邊疆少數族征服漢族等多數民族的王朝,到頭來相繼放棄由皇帝控制的外事與軍事的獨裁權,這個王朝的前景如何,豈待預卜嗎?
2008年7月17日

晚清的權力分裂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維錚:說起短命的咸豐朝,以往的史著大都忽視一個現象,那就是滿清統治權力出現的分裂。這十一年的權力分裂現象,彰顯于軍事和外事兩個領域:滿軍旗人在鴉片戰爭中的腐敗無能而被證明爛到骨髓;大清皇帝面對「外夷」已難保「天朝上國」的體統。
2008年7月10日
朱維錚,1936年出生,江蘇無錫人。復旦大學中國思想文化史研究室主任、專門史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中國文化史、中國思想史、中國經學史、中國史學史等領域的教學與研究。曾主持編輯《中國文化研究集刊》、《中國文化史叢書》、《中國近代學術名著叢書》等。 1987年以來先後應邀至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美國印地安納大學、德國慕尼黑大學、海德堡大學、哥廷根大學、韓國高麗大學、香港中文大學等校擔任客座教授或訪問學者。著作有《走出中世紀》、《音調未定的傳統》、《求索真文明:晚清學術史論》、《維新舊夢錄——戊戌前百年中國的「自改革」運動》(與龍應台合作)、《壺裡春秋》、《中國經學史十講》和《孔子思想體系》(合作)等。
上一頁‹‹123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