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如何看待特朗普上任影響?

鄒至莊:特朗普與歷屆美國總統不同,他是一個企業家,但是沒有參與政治的經驗。他將如何影響國際政治?
8小時前

展望2017:全球再通脹繼續

戴維斯:現時預測模型對2017年最新預測表明,上半年更可能上調而非下調對美國、歐元區和中國的增長共識預測。
8小時前

奧巴馬能否躋身改變美國的十大總統之列?

韋斯伯格:奧巴馬曾渴望成為一個“自由派里根”。在美國政治的黑暗時刻,他留下了一份什麽樣的政治遺產?
8小時前

歐洲:困境還是轉機?

夏春、楊軼婷:隨著歐洲銀行持續去杠桿,經濟漸有起色,以信貸市場發展,大家都在關註另類投資能否開拓更大市場。
8小時前

中國外交面臨的隱憂與風險

薛力:中國面臨的外交風險可分為主觀與客觀風險。前者主要是決策風險,後者有政治、安全與軍事、經濟、文化四方面。
8小時前

FT社評:達沃斯是習近平的機遇

在今年的世界經濟論壇上,習近平可通過支持全球在貿易、氣候變化和安全方面的合作,挺進美國似乎在撤出的領域。
1天前

回顧“產業政策之爭”的兩大亮點

顧昕:2016年過去了,有很多值得懷念的事情。作為一位學者,我非常懷念自己也熱心於其中的“產業政策之爭”。
1天前

世界領袖應牢記合作價值觀

施瓦布:在一個相互依賴的世界,解決種種挑戰的唯一方法就是團結合作。面對當前局勢,領導人須解決五大事項。
1天前

霧霾與中國人覺醒的“公民性”

趙晗:在曠日持久的“跨年霾”中,我們似乎看到由霧霾催生的公民行動。霧霾能成為“公民社會”的催化劑嗎?
1天前

馬雲特朗普會談能拯救美國“鐵銹帶”嗎?

劉遠舉:中美經濟利益既有數量要求,也有結構性要求。如何化解中西部選民的憤怒將是中美經濟的一個重要目標。
1天前

讓亞洲引領全球貿易

維格納拉傑、莊巨忠:許多人猜測,亞洲出口導向型增長的時代將很快結束。但是,這個猜測言過其實了。
1天前

該不該給“商道治國”一個機會?

多諾霍:戰略性地做交易、謀求漸進的進展,是商業成功的一大原則。在紛繁復雜的民主體制中,這個方法仍然行之有效嗎?
4天前

特朗普團隊的對華“新冷戰”

金奇:如果我們綜合審視特朗普及其團隊對中國發出的不同信號,那麽,想象一場新的冷戰撲面而來並不誇張。
4天前

2017:國企不改,消費難興

章俊:中國國企改革的正確推進有利於優化資源配置和提升資源利用效率,帶動財稅改革以及收入分配改革的推進。
4天前

情願與否,默克爾都要扮演自由價值的守護人

FT社評:隨著奧巴馬離去,默克爾面臨接過西方自由世界領導者鬥篷的召喚,其實她在這個問題上沒有太多選擇餘地。
4天前

一份關於2017年的《樂觀者指南》

巴特勒:圍繞在我們身邊的壞消息已經夠多了,然而悲觀主義是有限度的,以下是2017年值得期待的幾件大事。
4天前

中國應保持定力——再論特朗普的個人特點

壽慧生:中國不應把賭註壓在用非制度方式和特朗普溝通,爭取其好感。中國因此面臨的風險將遠遠不止面子損失。
4天前

三城記:中國經濟前景的三個窗口

青島、峨眉山、太原這三座城市反映了中國經濟前景的三種可能:消費引領的再平衡、停滯或面臨嚴重危機。
5天前

光環褪色,麥當勞如何輓留中國人的胃?

在中國,美國快餐連鎖店曾被認為是約會、談判、甚至舉行婚禮的高端選擇,如今卻越來越被視為平凡之所。
5天前

智能投顧:智能時代的財富管理專家

智能投顧行業有較高的準入門檻,中國該領域未來若繼續發展,需要解決兩大挑戰:投資者教育和市場秩序。
5天前

給韓國未來執政黨的建議

曹辛:韓國大選就要提前到來,對未來韓國新的執政黨和政府來說,奉行什麽樣的周邊外交和安保政策才是對的?
5天前

日本股市將決定安倍經濟學命運

安倍經濟學的命運很大程度上將取決於日經指數未來6周的表現。許多策略師預測,今年日經指數會上漲2%-7%。
5天前

生意人治國的時代

周浩:“商人治國”即將正式拉開帷幕。蜜月即將開始,但若不希望蜜月太過短暫,特朗普需解決這樣幾個問題。
5天前

中國真的可以藏匯於民嗎?

謝亞軒:中國居民部門增加對外投資應“量入為出”,但這個“量”並非通過事先計劃來確定,而更應該遵從靈活的利率和匯率的指揮棒的指揮。
5天前

中企瑞士並購需要註意什麽?

王璟瑜:欠缺瑞士投資經驗的中企,不妨在熟悉投資對象戰略的同時,利用中國市場尋求協作和進一步投資機會。
6天前

人生沒有無用的經歷

吳軍:許多人是被動經歷一些事情。若我們認定經歷總會派上用場,那麽一些看似浪費時間的經歷,就會變成財富。
6天前

FT社評:呼喚“蘋果殺手”

蘋果的成就值得尊敬,但一家公司如此成功,也許對世界經濟不是好事。“蘋果殺手”或許會讓消費者受益。
6天前

左翼政黨今年能夠東山再起嗎?

勞埃德:民粹主義者利用一些左翼議程取得了民眾支持。2017年,左翼將尋求贏回被民粹主義者占領的陣地。
6天前

中國的人民與社會

鄒至莊:中國經濟奇跡的兩個主要因素是中國實行市場經濟和中國人民的高質量,但中國社會不健全。如何改善?
2017年1月4日
12345678910››下一頁›|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