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朗普與普京的二度會談很危險

前美國國家安全副顧問史密斯:最令人不安的是,這次會談不在美方工作人員計劃中,也沒有工作人員和美方翻譯在場。
1天前

藏在薩拉熱窩的秘密——歐洲難民故事

茉莉:前南斯拉夫難民得到瑞典庇護,人類的各種爭端與分裂令我們經歷可怕噩夢,無家可歸就像行走在流沙之上。
1天前

當投資人“遇上”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科技公司成功基石在於技術研發能力,而後期商業的成功則取決於其能否最大限度地發揮技術價值,應用到產品上並迎合消費者需求。
1天前

“杭州保姆縱火案”中的制度與心理空白

周健:處理一個社會事件要在道德上站得住腳,不僅要看錢,更要看能否促進公共安全和社會幸福,在這方面產生價值。
2天前

數字技術為何讓我們抑鬱?

卡敏斯卡:我們的大腦變得習慣於希望社交媒體上的回應一個比一個更迎合自己的虛榮心,最終當然難免失望。
2天前

中國經濟周期之辯:目前處於庫存周期哪個階段?

王靜文:庫存周期反應更為靈敏,中國顯然正在經歷一輪新的周期;不過這一周期正在接近高點,政策還需對經濟放緩做出適當對沖。
2天前

共享單車“出海”謹防觸礁

蔡凱龍:中國國內監管逐步縮緊,市場趨於飽和,國外市場則不易打開,內憂外患的共享單車,還能一路狂奔多久?
2天前

默克爾不會是“自由世界領袖”

斯勞特:特朗普宣布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後,有人聲稱默克爾因此成為“自由世界領袖”。但這種想法將會很快過時。
2天前

如何修理中國的金融體系?

普拉薩德:金融改革必須確保更多的信貸流向服務業以及中小企業,並讓增長模式擺脫對資本密集型重工業的依賴。
2天前

中國風險之辯:金融為表,實體為里

鍾正生、張璐:如果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國企預算軟約束,強監管的金融環境只會更多衝擊民營企業,不管是實體還是金融的去槓桿終究都是無本之木。
2天前

逆周期調節致6月經濟數據超預期

蔡浩:6月經濟數據普遍超預期,固然有歐美經濟強勁支撐外需因素,但更多是依靠財政政策發力和邊際轉好的樓市政策。
3天前

不能忽視美國通脹偏低

戴維斯:美國通脹連續第4個月出人意料地偏低。就連最初對此不予理會的美聯儲,也不敢再忽視這個問題了。
3天前

亞投行的國際性與中國的主導權

顧賓:中國是亞投行的倡議者,也是主導者,其對重大決策事項具有事實上的一票否決權,但僅憑這些能說明亞投行是“中國的銀行”嗎?
3天前

中國金融業發展不足而非發展過度

馮明:金融創新過程中滋生了不少問題,但金融永遠是跟不確定性和風險相伴而生的,真正應該擔心的是金融業缺乏對風險定價的能力。
3天前

賈躍亭的中國軟環境

蘇小玲:賈躍亭的際遇,不能完全歸咎於他個人的失策或失德。放眼中國,很難見到超越權力、精於事業、心無旁騖以成就社稷的企業家和知識分子。
4天前

“王者榮耀”的“病因”與“解藥”

岳源:沉迷網絡遊戲是中國社會現實的副產物,不論是遊戲分級、防沉迷系統還是家庭教育,均非根本的解決方法。
4天前

短線觀點:經濟增長賦予中國央行底氣

不久前在人民幣中間價計算公式中引入逆周期調節因子的中國央行,上周提到拓寬人民幣匯率浮動區間。對此最好的解釋是眼下不需要收緊控制。
4天前

從萬科董事會看超額委派董事現象

鄭志剛:無論金字塔控股結構還是超額委派董事都意味着承擔責任與享有權利的不對稱,形成一種經濟學意義上的“負外部性”。
4天前

低調的A股遇上高規格的金融工作會議

黃凡:從金融會議的精神來看,貨幣繼續寬鬆不能指望了、新股發行常態化預期是要繼續、對不規範的監管與打擊是會不斷強化。
4天前

特朗普大講西方文明的虛偽

薩默斯:從特朗普在波蘭的演講中可以了解他的世界觀。他將自己的外交政策根植於西方價值觀,非常虛偽。
5天前

特朗普的“普京之戀”

卡拉夫:特朗普在競選時就明顯被普京的強人形象所吸引。現在,總統權力受制約的特朗普更有理由羨慕普京了。
5天前

人機共生是未來人類使用AI的最好方式

Francesca Rossi教授認為,人機共生是未來人類使用AI的最好方式,醫療將是短期內被人工智能改變最大的行業。
2017年7月14日

親歷成見與歧視:我在美國最保守的州做移民研究

游天龍:同樣的道理,出自我之口和出自白人之口,產生的效果完全不一樣。特朗普當選後,亞利桑那州的政治風向在很大程度上變得更加保守了。
2017年7月14日

中國經濟周期之辯:流動性緊縮和槓桿再平衡

邵宇:中國可能即將來到金融周期的高峰時段,比照美國次貸危機前後的特徵來看的話,2018年前後很可能會滑落。
2017年7月14日

彩虹經濟的“供給側”改革

陸海娜、Longarino:除了LGBT群體的消費經濟外,“彩虹經濟”有更豐富的內涵,反歧視的工作環境有助於經濟增長。
2017年7月14日

石油行業將快速沒落是錯覺

胡森林:油價下跌讓全行業苦不堪言,但由此認定石油業衰落並不妥當。相反,低油價刺激了石油消費增長,使石油具備更強的競爭優勢。
2017年7月13日

網遊防沉迷應尋求治本之道

劉曉春:由家長採取限制性措施很容易適得其反,也不能指望運營商通過技術一勞永逸地堵住孩子玩遊戲的路徑。
2017年7月13日

中國風險之辯:反思金融自由化

施東輝:金融自由化帶來畸形繁榮,甚至金融危機。中國應該如何面對金融業過度繁榮、資產泡沫隱現等問題?
2017年6月29日

中國風險之辯:如何化解金融風險

張明:近年一系列金融異象,根源是金融改革與實體改革的節奏不匹配;當前已經到了中國推進實體經濟結構性改革的時間窗口。
2017年6月28日

中國風險之辯:最大的風險是什麼?

胡偉俊:金融風險源於微觀主體的市場化不足,背後是中國經濟未完成的轉軌過程。資源錯配是中國債務和房地產問題的癥結,也是中國經濟最大的風險。
2017年6月27日
12345678910››下一頁›|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