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則橫議》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用結構性對等原則替代總體關稅對抗

盛洪:減少中美間貿易差額的公平規則是中美間實行對等關稅率和其它非關稅安排,中國首先可以將關稅率降到美國水平。
2019年5月29日

英國脫歐可否採取「特區制」?

盛洪:北愛爾蘭暫不脫歐是較好的解決方案。當英國在脫歐進程中形成兩個不同區域後,不同制度的優劣就會逐漸顯現。
2019年4月29日

法治才是核心技術

盛洪:科技競爭最終是制度競爭,一個企業或國家最重要的是煉「內功」,即自身的制度環境和科研組織的建立和改進。
2019年3月29日

權力短暫,天道永恆

盛洪:法首先是天道之法,是自然法。天道之法基本上在成文《憲法》中體現,其核心部分就是對公民憲法權利的確定。
2019年3月11日

我的新年期許:重溫改革精神

梁治平:在我看來,改革精神就是確立尊重和保障個人權利的「公」,建立作為天下共信之物的「法」,和以還人民思想和實踐自由為特徵的「解放」。
2019年2月21日

我的新年期許:重建「共和」信念

蔣豪:中國在名義和機構設置上,都是一個共和政體,但有多少人在真正踐行共和理念?不置身公眾事務,對不義之事漠然,那我們就不配稱為共和國公民。
2019年2月20日

我的新年期許:回歸古典文明

盛洪:古典文明原則是基礎且普適的人間規則,是人類文明的底線,人類近世的許多災難,乃因現代人在解讀經典時偷運私貨、偏離這些原則所致。
2019年2月19日

我的新年期許:重建誠信、倡興法治

張曙光:榆林礦權案暴露了中國社會誠信闕如、法治不彰。法治乃立國之基,誠信乃做人之本,我期望這「基」這「本」,能早日在神州真正確立。
2019年2月18日

我的新年期許:用兩張「票子」取代兩根「杆子」

許章潤:曾幾何時,「槍杆子」與「筆杆子」被奉為治國法寶,時輪至此,早該用兩張「票子」——鈔票與選票取代它們,馴化不可一世的公權。
2019年2月15日

我的新年期許:把「人」放在第一位

李楯:對內,修復人心,修復社會,改變「強權力,弱市場,無社會」的結構;對外,與美日等國合作,遵從人類共同的價值理念,是我的期待。
2019年2月14日

我的新年期許:縮小對改革的知行剪刀差

吳思:2012年之後,中國社會對改革與自由的認知持續向上,實際感受卻總體下行。我的新年期待就是,縮小知行剪刀差,回歸改革開放。
2019年2月13日

社保不是稅

盛洪:用收稅的形式徵收社保資金,不管叫什麼,實際上是增加了一種「稅」,因為由國家「強制性徵收」的就是稅。
2019年2月13日

如何扭轉經濟頹勢?

盛洪:能夠真正扭轉經濟頹勢的只有大規模減稅,通過給出強烈信號的方式讓企業和居民明確看到充分的利潤空間。
2019年1月22日

用法治之戰化解華為危機

盛洪:說孟晚舟案應是一場法治之戰,不僅指在加拿大或美國法庭上的訴辨對抗,還是指兩個法律體系之間的和平競爭。
2018年12月20日

中美關係是改革開放的國際環境基礎

盛洪:較之美國,中國更應珍視改革開放與中美合作的互補結構,這個互補結構才是中國人最大的價值和財富。
2018年10月19日

房租暴漲、消費降級與「金融難民」

張林:房租暴漲、消費降級與「金融難民」是一個源頭的三條支流,貧富差距拉大、社會收入結構惡化就是源頭。
2018年8月24日

從中國製造到中國市場

盛洪:中國需要走向大國模式,不僅讓大家分享本國市場,而且建立起真正的保護產權和維護公正秩序的制度規則。
2018年8月10日

P2P接連爆雷,監管為何缺位?

蔣豪:金融壓抑下的畸形發展,使投資人在遭受正常經濟風險之外,還要承擔因體制機制不到位產生的監管風險。
2018年8月6日

開放向右,改革向左

張林:2001年以來對外開放的跳躍性擴大成為中國主要的經濟增長動力,但與此同時國內改革的步伐似乎越來越慢。
2018年4月28日

只有用憲法,憲法才有用

盛洪:憲法需要普遍地用才能起作用,用憲法的最好行動,就是對違反憲法的法律法規和行政文件提出合憲性審查。
2018年3月5日
本專欄由天則經濟研究所向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提供。「天則」語出《詩經》,「天生烝民,有物有則」,引自《易經》「文言」,「乾元用九,乃見天則」,意為「合乎天道自然之制度規則」。「橫議」源自《孟子•滕文公下》,「聖王不作,諸侯放恣,處士橫議。」 意為知識分子縱論時政。本專欄由天則經濟研究所研究人員輪流撰寫。
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