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民主

我的新年期許:用兩張「票子」取代兩根「杆子」

許章潤:曾幾何時,「槍杆子」與「筆杆子」被奉為治國法寶,時輪至此,早該用兩張「票子」——鈔票與選票取代它們,馴化不可一世的公權。

【編者按】本文為清華大學法學院許章潤教授應天則經濟研究所2019「新年期許」論壇約稿所作,授權FT中文網發布。

曾幾何時,「槍杆子」與「筆杆子」蔚為通說,橫行天下。與前者聯袂而來的義項多半是「刀把子」,而有「槍杆子刀把子」的連稱,刀光劍影,血腥騰漫。牽連浮現於後者的,不知為何,則為「殺人不用刀」的幽黯訓誡,以及「無恥文人」、「舞文弄墨」與「指鹿為馬」等一己心理,胡思亂想,秋水流轉春山。究其實,正在於鉗口噤聲,愚弱心智,操控心靈,而以一己心思總綰萬眾心事,期期於塑造「新人」。

「兩杆子論」陳述的是「打江山,坐江山」的奧義,也是刀光劍影后坐享福祿壽的秘訣。其之訴諸霸道,赤裸裸,一文一武,張弛之間,而天下底定,真正是恩仇立現,血肉翻飛。過往百年,吾族吾民,億萬性命葬身泥塗,血水讓海水漲潮,早以浩瀚無辜為此悚然作證矣。

吳頭楚尾,斗轉星移,這杆子那杆子,都拗不過肚子與面子。因而,吃飯穿衣,這一永恆的人類窘迫,溫飽則易忽,匱缺反豁顯,遂終為首要問題,畢竟是首要問題,而永遠是首要問題。卻原來,飢餓——如名人名言的點撥——是人類的第一政治屬性。是啊,吃飯要錢買,沒錢沒飯吃,金玉滿堂才能山珍海味;穿衣要花錢,無錢無衣穿,大富大貴方始穿金戴銀。升斗小民,胼手胝足,終生掙扎,面朝黃土背朝天,所求不過溫飽。要是連此也犯忌,乃至於三餐不濟,洒家沒法活,則只能拚死相搏。

怎麼辦?咋個整?於是,古今之際,中西之間,政道轉圜矣,治道損益矣,兩張「票子」出矣。

一是鈔票。手上有錢,心裡不慌,此為人情之常,也是世道庸常。錢多錢少,端看造化,要在公正。無此造化,則錢緣淺薄,瞎折騰沒用;沒公正,累死亦枉然,而且,貧富皆無保障。故爾,生民嗷嗷,多少有點兒散銀糊口,好歹活下去,才是人間正道,這人間也才堪生聚。至於普羅大眾居然溫飽無虞,少數鳳麟甚至於饕餮無度,實為晚近方始出現的局部人類景觀,一種市民生態與社會生物情態,而統轄於特定政治經濟學框架。其間轉折,不僅是科技助力,更在於自由經濟放飛人生,催發想象,令財富涌流,而以底線公正保駕護航也。不過,縱便如此,也沒能改變全體人類依舊在為吃飯穿衣而凄凄惶惶這一基本事實,一切的勞心勞力終究只具有生存論意義這一殘酷現實。此不惟生存論判斷,也是判斷力的澎湃批判所向。而且,尤有甚者,幸有此心智與靈性,肉體躍升為身體,生存轉化為存在,生死不只是輪迴而獲得了超越意義。

二是選票。隨鈔票聯袂而來,伴鈔票上下翻飛的,不是別的,就是這個叫做選票的紙片片兒。一紙千鈞,就在於人是群居動物,雖說須臾不可分離,卻又形同刺蝟,則進退出處之和平共處,是僅次於飢餓的天性本然,從而蔚為生命之性命,性命之天命。學術修辭,此即政治,邦國之頭等大事。政治是人性,如同人性就是歷史性,而歷史性生髮纏繞於食色二字。就是說,政治生髮於人類面對眾獸只好群居、可自家內部卻又永遠勾心鬥角離心離德之不得不然,則如何群居,不至因進退失據、出處無常而自相殘殺,把這個物種滅了,這才有所然而然,求其然而有所然。因而,如同在下之再三致意,政治不是別的,就是合眾群居的和平哲學,也是一種共同體的和平技藝。其所維持的是人間的生存底線,一種關於洒掃應對的秩序大框架,而為這個叫做人世的活色生香萬丈紅塵兜底兒。歷經頓挫,海浪天風,漫漫試錯進程中,政治終於翻轉出自己的古今之別,告別武力和血腥,於無奈中實現了億萬生民經由票決參與政治、自主選擇群居社區物業這一和平機制。至此,塞漠海疆,石破天驚,手上持有紙片片兒的這些芸芸眾生,終於在文明誕生數萬年後,完成了自己就是主權者與立法者的自我加冕。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