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普•斯蒂芬斯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歐洲必須設立自己的互聯網框架

斯蒂芬斯:歐洲如果不想在數字世界的競爭中掉隊,就必須建立起有別於美國和中國的互聯網規則框架。
2019年8月15日

對鮑里斯•約翰遜首相任期的三個預測

斯蒂芬斯:英國正經歷嚴重危機,退歐使聯合王國本身的聯盟處於險境。保守黨卻把蔑視真相、沒有底線的約翰遜送入唐寧街10號。
2019年7月29日

「約翰遜首相」時代的英美關係

斯蒂芬斯:鮑里斯•約翰遜已經領悟到,一旦他成功讓英國脫歐,英國就只能仰仗反覆無常的特朗普了。
2019年7月24日

貿易是美中衝突的第一槍

斯蒂芬斯:美中貿易戰令人不安的一點是,這只是一個開始。對華鷹派已經把目光投向關稅以外的問題,他們希望美中經濟脫鉤。
2019年5月21日

特朗普的單邊主義無法讓美國「再次偉大」

斯蒂芬斯:冷戰結束後美國一直在走下坡路。特朗普想用單邊主義扭轉這一趨勢,但問題是,他的做法根本行不通。
2019年5月20日

歐美同盟關係何去何從?

斯蒂芬斯:慕尼黑安全會議上,德國總理默克爾猛烈抨擊美國特朗普政府,為歐美同盟關係蒙上了陰影,俄羅斯和中國成為了贏家。
2019年2月28日

「黃背心」給馬克龍上了一課

斯蒂芬斯:對民粹主義的最佳回應是一份在經濟上具有包容性的社會契約,照顧被技術進步和全球化推到一旁的人群。
2019年1月29日

歐洲的艱難抉擇

斯蒂芬斯:歐洲在一個世紀的大部分時間裡一直西望大西洋對岸。中國希望它向東看。歐洲將面臨艱難選擇。
2018年12月20日

是時候舉行第二次英國退歐公投

斯蒂芬斯:當初英國通過公投決定退出歐盟,但沒有說清楚自己想要走向哪裡。第二次公投將給出兩個目的地的選擇。
2018年11月26日

歐洲不能坐等特朗普下台

斯蒂芬斯:歐洲希望從美國中期選舉中看到特朗普2020年下台的預兆,但誰知道下任美國總統會怎樣。歐洲應該尋找志同道合者。
2018年11月12日

默克爾退出能緩解德國人的焦慮嗎?

斯蒂芬斯:德國經濟空前繁榮,默克爾領導的聯合政府卻並不受愛戴,公眾情緒一觸即燃,政治四分五裂。
2018年11月2日

中國應該如何回應特朗普關稅?

斯蒂芬斯:有節制的回應將為恢復談判留下後路。北京也應反思,自己近些年的行為如何改變了世界對中國的看法。
2018年9月21日

西方失去的十年與中國挺進的十年

斯蒂芬斯:對中國而言,2008年金融危機是意外的好運。它標誌著美國設計的國際體系以及貫穿華盛頓共識的自由市場世界觀都崩潰了。
2018年9月14日

全球金融危機導致了民粹主義的興起

斯蒂芬斯:2008年金融危機讓民主和全球化成為輸家,並導致了特朗普上台、英國退歐和以鄰為壑的民族主義興起。
2018年9月3日

過度懷舊會讓我們失去未來

斯蒂芬斯:在那些被民族主義者們神化的「舊日時光」中,人們的情緒往往是進步的,歡迎新技術,也歡迎新到來者。
2018年8月22日

特朗普把優勢拱手讓於中國

斯蒂芬斯:與特朗普帶給中國的巨大戰略利益相比,任何短痛都不算什麼。在中美競爭中,美國已經把優勢拱手讓於對手。
2018年8月6日

特朗普吹響美國全球大撤退的號角

斯蒂芬斯:美國全球大撤退的最大贏家是俄羅斯和中國,兩國長久以來的共同戰略目標就是終結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
2018年7月6日

假如德國轉向民族主義

斯蒂芬斯:德國內政部長澤霍費爾最近的反移民姿態受到幾個歐盟國家的民粹主義者歡呼。但「德國優先」對這些國家將意味著什麼?
2018年6月25日

美國後退,全球安保體系會瓦解嗎?

斯蒂芬斯:二戰後70多年來,歐洲和東亞的安全一直由美國安保聯盟體系擔負著,而特朗普打算廢除這個體系。
2018年6月19日

美國外交的沒落

斯蒂芬斯:從迄今證據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是美國全球利益的輕率管理者。再加上特朗普的情緒波動,世人正在見證美國外交的沒落。
2018年6月4日
菲利普•斯蒂芬斯(Philip Stephens)目前擔任英國《金融時報》的副主編。作為FT的首席政治評論員,他的專欄每兩周更新一次,評論全球和英國的事務。他著述甚豐,曾經為英國前首相托尼-布萊爾寫傳記。斯蒂芬斯畢業於牛津大學,目前和家人住在倫敦。
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