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美國

特朗普是否連任無改美國自我封閉的趨勢

斯蒂芬斯:特朗普好戰的單邊主義大大加速了美國從世界舞台上撤退的腳步,但是後退的方向在那之前已經確定了。

北京方面在中共執政70年慶祝活動上展示軍事實力那一刻,是一個令人警醒的時刻。包括新型洲際彈道導彈在內的一系列尖端武器充分說明了中國的大國野心。當年坦克從天安門廣場隆隆駛過時,歐洲裝作沒有看見。如今,我們能做的只有猜測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命運。

特朗普打亂了歷史的節奏。我們料想對現有秩序的威脅將來自新崛起的國家。中國並不特殊,儘管它是在非常短的時間裡崛起為一個非常大的國家。然而,對戰後「美國治下和平」(Pax Americana)的衝擊是由美國領導的。當歐洲人擔心起會不會爆發另一場戰爭,通常是因為他們近來一直在關注特朗普的Twitter帳戶。

一個例子就是:白宮決定讓美軍撤離敘利亞北部,留下美國的庫爾德盟友面對土耳其軍隊入侵。在打擊「伊斯蘭國」(ISIS)和其他聖戰組織的戰鬥中,庫爾德人一直是西方最可靠的盟友。特朗普認為美國絲毫不欠他們人情。這再次提醒了美國的盟友,美國不值得信任。當ISIS武裝分子開始逃出目前由庫爾德人看守的拘留中心時,情況會如何?

在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中尋找宏大戰略幾乎毫無意義。他的世界觀是由一系列衝動情緒塑造的。在其中尋找一個體系,就像在一碗意大利麵中尋找對稱圖案。

這畢竟是一位曾經以「火與怒」威脅朝鮮獨裁者金正恩(Kim Jong Un),後來又對他讚賞有加的總統。現在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Hassan Rouhani)取代金正恩承受了特朗普的火焰。但你永遠說不準。如果這位伊朗領導人以貴賓的身份出現在白宮,會有人感到驚訝嗎?

我們明確知道的一點是,特朗普的基本假設是美國可以為所欲為。多邊主義是全球主義者給美國下的套,貿易制裁是恫嚇不管是對手還是盟友的好辦法。如維多利亞女王(Queen Victoria)時期的帕默斯頓勛爵(Lord Palmerston)所言,總統沒工夫理會永久的聯盟這回事。所幸的是,雖然特朗普不在乎激化全球緊張局勢,但他對可打可不打的戰爭非常謹慎。

除了幾個古怪的例外(如以色列和匈牙利),「美國優先」對大多數美國的朋友和盟國來說都絕對意味著危險。歐洲和東亞的安全已經納入在美國領導下運作的聯盟和條約體系中。繁榮一直有賴於主要在華盛頓制定的多邊規則。

沒有了美國的安全保證,這些體系就開始瓦解。俄羅斯和中國對地區的威脅性提高,盟友之間也更有可能相互打架——日本和韓國之間關於戰爭賠款的爭端不斷升級就是證據。如果美國不再支持國際貿易規則,全球化就會開始倒退。

所以,其他國家密切關注目前正在華盛頓上演的這齣戲,這絲毫不令人意外。對大多數國家而言,視線範圍內最大的地緣政治事件就是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如果為了讓世界變得更安全,歐洲外交政策建制派只能許一個願望的話,他們會祈求特朗普下台。

看到喬•拜登(Joe Biden)和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在民主黨辯論中的表現,歐洲人已經開始放棄這樣的希望。拜登已錯失時機;按照歐洲的標準是個社會民主黨人的沃倫,對美國而言似乎太偏左了。也許特朗普已註定要連任。這將給他時間徹底葬送戰後秩序。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