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新型冠狀病毒

各國單幹無法擊敗全球大流行病

斯蒂芬斯:為了應對共同的緊急情況,政治領導人偶爾必須捐棄前嫌。現在就是這樣的時刻。在新冠疫情面前,美國、中國和歐洲的利益一致。

一代人一次,也可能一個世紀一次,為了應對共同的緊急情況,政治領導人必須摒棄當代先入之見。現在就是這樣的時刻。歷史最終可能以美中之間激烈的地緣政治角力來定義21世紀。但在最近的將來,這兩個大國的國家利益是一致的。歐洲國家也是如此。

華盛頓和北京近來朝著相反的方向前進。互相指責的遊戲——以牙還牙地驅逐記者,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狀病毒病)稱為「中國」病毒——預示著一條通往國際關係破裂的危險道路。如果主要大國選擇對抗而非合作,那麼流行病學家和經濟政策制定者的重要工作將變得毫無用處。

新冠疫情始於中國,目前的震中在歐洲,並正在美國迅速蔓延。除非在這3個地區全部被擊敗,否則它不可能在其中一個地區被單獨擊敗。遏制疫情,控制住人類和經濟代價,要求全球力量中心攜手合作。主流的經濟正統觀念已經被這場危機淘汰了。經濟上如此,政治上也是如此。關閉國界和單打獨鬥的財政刺激方案與這場危機的規模不相符。

國際社會的回應迄今是碎片化的。一場全球威脅激發了人類關注自身的本能。邊界紛紛被關閉。中國曾試圖掩蓋最初在武漢爆發的疫情,後來姍姍來遲地採取行動封鎖疫區。特朗普花了數周時間否認現實,稱這種病毒是假新聞或者是民主黨的陰謀,最後終於接受現實。

歐洲人似乎忘了身為歐洲人意味著什麼。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曾經有資格宣稱自己是歐洲團結的守護者——明白在危機中採取集體行動比單邊主義效果更好的政治人士。但這次不一樣。德國走自己的路。

由於27個國家實施27套行動計劃,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被晾在一邊。義大利決定實施嚴格的封城措施以遏制病毒傳播,這符合所有國家的利益,卻未能從其他國家爭取到分擔沉重經濟代價的提議。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難以掩飾自己的失望。

也不全是壞消息。各國央行密切協調了降息行動,並出台量化寬鬆政策,以支撐金融市場的流動性。科學家們忽視國界和意識形態,全力尋找治療方法,並希望最終開發出疫苗。七國集團(G7)財長同意每周進行一次磋商,討論最好把財政「火箭筒」對準哪些領域。全球化的「管道」——在大多數政治視線下運作的國際機構和官僚體制——基本完好無損。

然而,持續地、成功地抗擊這場大流行病——我們在談論持續一年甚至更久的過程——將首先取決於全球領導人能否維持其公民的信任。公眾信心是每項對策中的重要組成部分。邊界不可能無限期關閉。好不容易壓制住本國疫情,卻只看到境外輸入病例增加,是無濟於事的。

國際合作的明顯框架是由各大洲工業國家和新興國家組成的20國集團(G20)。2009年金融危機過後,該集團在說服金融市場相信政界人士決心穩定全球經濟方面發揮了主導作用。在印度的敦促下,G20輪值主席國沙特阿拉伯呼籲舉行一次「視頻」峰會。

20國集團肯定有一個角色可以扮演。但只有最強大的幾個國家首先建立起一個基礎,由如此不同的國家組成的一個集團才有可能展開合作。現在建立起這樣的核心領導小組還不晚。作為一個起點,它必須包括特朗普、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以及來自歐洲的領導人,比如默克爾和馬克龍。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