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歐盟

歐洲必須設立自己的互聯網框架

斯蒂芬斯:歐洲如果不想在數字世界的競爭中掉隊,就必須建立起有別於美國和中國的互聯網規則框架。

不久以後,一個新團隊就要在位於布魯塞爾的閃亮的歐盟委員會大樓亮相。在德國政治人士烏爾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的領導下,這個團隊將尋求加快經濟增長,並在一個不穩定和難以預測的世界中使歐洲的影響力最大化。我有一個小小的建議。歐洲應該為數位經濟建立一個清晰的框架——一個讓科技企業在歐洲人制定的條款下蓬勃發展的生態系統。

現在大家都在擔憂互聯網的分裂。美國奠定的模式正受到中國「圍牆花園」的挑戰。俄羅斯和其他專制國家也在追隨中國的腳步。歐洲監管機構一直在挑戰美國科技巨頭的反競爭行為,並要求它們交的稅要說得過去。

對於那些不認為冷戰標誌著歷史的終結和美國永久霸權的人來說,這種分裂似乎總是不可避免。儘管谷歌(Google)、亞馬遜(Amazon)和Facebook等少數幾家公司擁有巨大的企業影響力,但國家政治和文化的偏好有時會發揮作用。互聯網在國家政治生活中已經變得如此重要,不再只是一群美國西海岸超富自由主義者的所有物了。

對歐洲來說,一個緊迫的問題是,是要滿足於成為美國和/或中國的附庸,還是想創造自己的架構。答案應該是顯而易見的。如果有一個美國互聯網和一個中國互聯網,那也應該有一個歐洲互聯網——一個可以讓歐洲人在數據和隱私、自由表達和國家安全、稅收和競爭等方面自己做決定的框架。

沒有哪一個歐洲國家具備獨力完成這件事的體量。但是,通過《通用數據保護條例》(GDPR)和一系列競爭和稅收裁決,歐盟委員會已經表明,作為一個整體,歐盟具有足夠的經濟和政治體量成為規則制定者,而非規則服從者。

對於大力宣揚數位化的自由主義者來說,這是可怕的異端邪說。沒有什麼比分裂的數字世界更具破壞性了。網路必須是個單一空間,沒有國界,也不受國家干涉。

矽谷的科技公司還提出其他反對意見。它們表示,要取得技術進步,就需要放手式監管。攪局者必須不受任何限制,從而來攪局。的確,它們可能會不經許可就網羅我們所有的個人數據,大肆積極避稅,並且全然無視競爭規則。但是機器學習和人工智慧的競賽是不能參照一般的規則的。

這套說辭出自這些企業部署的富有的遊說者大軍,它很有誘惑力,但也站不住腳。「巴爾幹化」已經出現了。這種破裂在中國可能是最明顯的,但世界各地的專制政權都在建設自己的國家防火牆。

不願將控制權交給少數科技公司的不僅是不悅的獨裁者。民主政府也有足夠的理由希望對其境內營運的數字企業進行一些監督。民主政府必須回應選民。比如慕尼黑或者馬賽的公民發現,他們的個人隱私權,或者維護言論自由與有效反恐以維護安全之間的平衡,都是由帕羅奧圖(Palo Alto)的那些傢伙決定的,憑什麼呢?

關於市場經濟的邊界,歐洲人有自己的看法。他們不贊成那些收入數十億美元的公司只繳納少得可憐的稅款。他們發問,為什麼這些公司會認為自己可以豁免於旨在避免它們扼殺更多創新挑戰者的法律。

在這一點上,遊說人士使出了殺手鐧。他們低聲說,世界的未來取決於掌握人工智慧技術的全球競賽。美國和中國走在前面,而北京方面對隱私權的輕視帶來了優勢。所以歐洲必須認真考慮。歐洲是想建立一整套新的規則,然後在競爭掉隊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