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戰爭

阿富汗戰火中的日本聖人

斯蒂芬斯:美國人發動的阿富汗戰爭造成無數傷亡,現在黔驢技窮開始求和。他們若有一個日本醫生的一點點智慧就好了。

華盛頓正在求和。當美國軍隊在2001年9/11恐襲事件發生後入侵阿富汗時,塔利班(Taliban)領導人想出了一個驚人的比喻:美國人有手錶;我們有時間。果然,美國在竭盡全力後明白了,阿富汗不會被外國勢力所平定,就像英國在19世紀以及俄羅斯後來領悟的那樣。

在喀布爾的阿富汗政客們就最近一次有爭議選舉的結果爭論不休之際,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已經與塔利班領導人重開談判。特朗普幾個月前命令美國軍隊拋棄其在敘利亞北部的庫爾德盟友,現在他也希望讓駐紮在阿富汗的大約1.2萬名美國士兵回國。

對美國擬拋棄又一個盟友的抗議已經減弱。阿富汗是一場被遺忘的戰爭。反恐行動、反叛亂戰略、國家建設、禁毒計劃、不計其數的經濟援助——各種方法都已經試過了。塔利班控制了這個國家的大部分地區。現在人們普遍認為,要想實現和平,就需要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在政治上達成和解。

這場在致命的憤怒、自大、傲慢和無能中發動的戰爭,奪去了數萬名阿富汗平民和塔利班戰士以及大約3000名美國和盟國士兵的生命。最近幾周發生的兩起事件說明了這場悲劇的可怕程度。

首先是《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公布了一批長達數千頁的文件,揭露了官方對這場衝突的事後分析。第二件事是一位名叫中村哲(Tetsu Nakamura)的日本醫生在阿富汗不幸遇襲身亡,它提醒人們即使在如此艱難的環境下,一點點智慧和謙遜也會取得多麼大的成就。

《華盛頓郵報》的報導採用了美國一個小型政府機構開展的「經驗教訓」項目中迄今保密的文件。阿富汗重建特别監察長辦公室(The Office of the Special Inspector General for Afghanistan Reconstruction)對阿富汗衝突的相關政策制定者、官員和外交官進行了數百次訪談。

這些訪談展現了一場軍事造勢運動以及相關政治敘事的圖景,其根源為傲慢、疏忽、自負和欺騙——這只是人們一瞬間會想到的形容詞中的幾個。然而,採訪所暴露的最令人吃驚、也最令人痛恨的是那些負責人的極度無知。

那些指揮成千上萬美國和北約(NATO)軍隊——在美國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增兵」高峰期達到了15萬——的人,對阿富汗歷史或文化連起碼的了解都沒有。很少有人明白喀布爾和各省部落首領之間的傳統權力劃分。很多時候,領導軍隊的軍事指揮官沒有真正的戰略目標。

美國入侵阿富汗的最初目標是擊敗基地組織(al-Qaeda),併除掉塔利班領導層,這基本上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實現了。美國的雄心隨後從創建一個靚麗的西方式民主國家轉向剷除鴉片貿易,再到結束對婦女的歧視。引用《華盛頓郵報》的簡短總結,當權者承認他們「基於對一個不了解的國家的錯誤假設,採取了有致命缺陷的戰爭策略」。

相比之下,中村哲確實了解阿富汗。他在巴基斯坦待了一段時間後,於20世紀90年代在阿富汗楠格哈爾省開了一家診所。在日本非政府組織的支持下,他發現他治療的疾病大多可以歸因於營養不良和缺水。

他因此成為了一名工程師。2000年代初,他開始監督灌溉渠網路的建設,這些灌溉渠使大片沙漠地區恢復了生機。他借用了日本數百年來的灌溉渠系統的設計。灌溉渠網路的建設不需要複雜的機器,而且關鍵是可以由當地阿富汗人維護。供水改變了成千上萬人的生活。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