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迪恩•拉赫曼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默克爾:歐盟不可或缺的領導人

拉赫曼:德國總理犯過錯誤,尤其是在難民危機上。但就歐盟團結而言,歐洲沒有其他領導人有她的權威和耐心。
2016年8月31日

英美民主政體遭遇危機

拉赫曼:美國的特朗普和英國的科爾賓可能永遠也不會真正掌權,但他們的崛起表明英美民主體制真的出現了問題。
2016年8月24日

書評:亞洲世紀與全球重心東移

坎貝爾:FT首席外交事務評論員拉赫曼在《東方化》中指出:當今很多事件最終將在亞洲崛起的大背景下黯然失色。
2016年8月22日

澳大利亞:幸運之國好運到頭

拉赫曼:未來幾十年,澳大利亞或成為地緣政治火藥桶。幸運之神也許不會繼續垂青於這個一直吉星高照的國家。
2016年8月18日

全球重心東移,西方霸權式微

拉赫曼:過去50年來,亞洲經濟迅速崛起。而經濟和政治力量重心東移意味著,西方的絕對主導地位正走向終結。
2016年8月15日

全球民主大衰退

拉赫曼:放眼全球,不是政治自由程度降低,就是民主被削弱。民主的困境甚至已蔓延到美國這個「自由世界的領袖之國」。
2016年8月11日

特朗普大玩「政治暴力」

特朗普最近暗示美國持槍者可通過某種方式阻止希拉里。這番言論不禁讓人回憶起,美國歷史上有多位知名政治人物遭到暗殺。
2016年8月11日

美國民主黨代表大會上的不祥預感

拉赫曼:英國退歐公投亂局和目前美國的特朗普現象之間,存在三點相似之處,希拉里陣營理應為此感到擔憂。
2016年8月3日

英國退歐將歐盟推向分岔路口

拉赫曼:在英國退歐派心愿達成之際,歐洲則面對一個危險的抉擇:是和英國日益對立,還是重新回歸和解之路。
2016年7月6日

英國脫歐仍有迴旋餘地

拉赫曼:英國脫歐公投與丹麥和愛爾蘭否決歐盟重要條約的公投十分相似,結果是歐盟讓步、兩國舉行二次公投。
2016年6月29日

奧蘭多槍擊案將為特朗普「助選」?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現在判斷奧蘭多槍擊案是否會改變美國大選結果還為時過早,但特朗普是打著「恐懼」與「憤怒」兩張牌的候選人,這兩種情緒在奧蘭多事件後都在急劇上升。
2016年6月15日

移民問題可能影響英國退歐公投結果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移民問題是退歐陣營的王牌。對普通人來說,移民問題是體現英國如何喪失主權、政府如何誤判形勢、歐盟如何難以改革的鮮活例證。
2016年6月12日

特朗普的危險外交理念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理念實際上等同於讓美國倉促退出世界舞台上的「偉大國家」行列,對亞洲、歐洲和中東的安全與穩定都會產生影響。
2016年5月26日

強人領袖回歸世界政治舞台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特朗普現象」並非美國特例,應該將其視為一種全球性趨勢的一部分。事實表明,民主國家也無法抵抗強人領袖的誘惑。
2016年5月23日

世界難以擺脫「特朗普烙印」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特朗普的競選已經改變了美國和全球政治,而且他會在今後六個月的選戰中打下更深的烙印。抵制全球化、民族主義、反穆斯林、反精英和反主流媒體,這些曾經的邊緣理念如今已進入政治主流。就算特朗普輸掉選舉,它們也不會消失。
2016年5月11日

敘利亞和平掌握在美俄手中

拉赫曼:美國政府幾乎不可能直接與阿薩德和俄羅斯人打交道。但如果可以安排阿薩德下台,反恐聯盟就可能組織起重挫ISIS的行動。問題在於,俄羅斯真會放棄阿薩德嗎?
2016年5月4日

全球的重心已經轉向亞洲

FT專欄作家拉赫曼:部分英國人和歐洲人希望,奧巴馬總統任期的結束或許意味著美國會降低對亞洲的重視程度,將重心轉回大西洋。這種情形不大可能出現。諷刺的是,雖然某些英國人抱怨美國轉向亞洲,但其實英國轉向亞洲的步伐並不比美國慢。
2016年4月27日

布魯塞爾恐襲留下的教訓

FT專欄作家拉赫曼:巴黎恐襲案的主要嫌犯能夠在布魯塞爾藏匿4個月而未被發現,表明這裡有一個巨大的人員網路為恐怖分子提供幫助。
2016年3月28日

英國退歐很有可能成為現實

FT專欄作家拉赫曼:許多人有個錯覺:英國退歐不太可能發生,但實際情況可能恰恰相反:英國的退歐運動頗能鼓動民心,而留歐聯盟卻未能組建起來。
2016年3月23日

默克爾正在喪失權威

FT專欄作家拉赫曼:默克爾對難民「開門」政策的命運,承載著一種全球性的意義。然而,無論在德國,還是在歐洲,默克爾都在喪失她的權威。
2016年3月18日
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在英國《金融時報》主要負責撰寫關於美國對外政策、歐盟事務、能源問題、經濟全球化等方面的報導。他經常參與會議、學術和商業活動,並作為評論人活躍於電視及廣播節目中。他曾擔任《經濟學人》亞洲版主編。
|‹上一頁‹‹56789101112131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