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朗普

情報機構為什麽難以動搖特朗普?

拉赫曼:有人可能以為強大的美國情報機構可以撼動特朗普的地位,這幾乎肯定是錯的,特朗普顯然才是強勢的一方。

1954-1975年間掌管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反間諜部門的詹姆斯•赫蘇斯•安格爾頓(James Jesus Angleton)曾說,他的世界是“鏡子林立之地”(wilderness of mirrors)。上周美國各情報機構的負責人對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作報告時,一定有一種類似的超現實迷失感。

國家情報總監(DNI)、以及中情局和聯邦調查局(FBI)的負責人是在匯報有關俄羅斯一次情報行動的情況。問題是,俄方這次行動的預期受益者不是別人,正是特朗普自己。此外,這位當選總統曾公開嘲笑這些情報人員針對美國大選期間俄羅斯黑客行為所展開的調查工作。

當選總統和美國強大“情報界”之間的沖突,讓很多自以為是的人聲稱特朗普正在犯下一個危險的錯誤。他們聲稱情報界可以輕易地撼動這位新總統的地位。認為情報機構比總統本人更為強大的想法聽起來很有見識。但這種想法幾乎肯定是錯誤的。如果白宮和情報機構之間發生沖突,特朗普顯然是強勢的一方。

負責監聽美國民眾——更不必說美國總統——的情報機構要受到法律、政治和官僚方面層層禁令的限制。在華盛頓政治體系中,情報人員的確很強大,並且掌握豐富的資源。但他們的主要技能是在與其他政府部門相爭時贏得總統的註意力。當問題就出在總統本人身上的時候,情報人員能做什麽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情報人員和白宮本身開戰,情報界唯一可行手段是通報或者泄露對總統不利的消息。但這樣做也未必有效。

在2004年,中情局官員就因為通報對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不利的消息遭到廣泛批評,此舉反映中情局不滿政府處理伊拉克戰爭的手段。《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甚至發表了一篇標題為《中情局的反叛》(The CIA’s insurgency)的社評,指責“這個情報機構的高級人員”“顯然試圖打敗布什總統,另立約翰•克裡(John Kerry)”。但是如果改換政權真的是中情局的目的,那它就失敗了。布什連任成功。

這件爭議事件凸顯出美國情報機構在國際上和在國內形象的不同。對於全球範圍內的左翼人士而言,中情局一直被視為支持保守世界秩序的邪惡右翼機構。但在華盛頓,保守派人士往往帶著懷疑的目光打量中情局,認為該局帶有自由主義傾向。畢竟,中情局的人員都擁有高學歷和外語知識,傾向於對右翼人士的世界觀提出令人厭煩的事實性的反對。

特朗普的一些心腹顧問和情報機構之間的這種緊張可能會成為人們一再提起的話題。上周五特朗普和情報官員會面中一個耐人尋味的情節是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和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共處一室。身為退役陸軍中將的弗林將在特朗普政府中掌管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但在2014年,時任國防情報局(DIA)局長的弗林被國家情報總監克拉珀免職。此後,弗林一直強烈主張,美國情報界未能認識到伊斯蘭恐怖主義的真正威脅。考慮到弗林對老同僚的輕視,情報人員和白宮之間的緊張可能會擴大到俄羅斯問題之外。

特朗普沒理由擔心情報人員會密謀動搖他的政府,但還有其他原因表明,與情報機構發生爭端是不智之舉。特朗普將要做出的許多最困難的外交決策將依賴情報評估。但特朗普公開嘲笑過中情局的工作,他可能很難去引用機密情報作為針對朝鮮或什麽國家採取行動的證據。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註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