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迪恩•拉赫曼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已成為一個危險國家

拉赫曼:危險在於,美國內外的多重危機將會融合,誘使四面楚歌的特朗普試圖利用國際衝突來擺脫國內困局。
2017年8月16日

馬克龍如何與特朗普打交道?

拉赫曼:馬克龍能夠冒著國內政治風險邀請特朗普訪問巴黎,這一事實為與特朗普打交道的藝術提供了一些洞見。
2017年7月18日

誰能領導世界?

戰後歷史上,全球領導地位之爭從未如此激烈和充滿不確定性。美國、中國和德國在風格上的鮮明對比,將定義G20峰會上的領導力競賽。
2017年7月5日

兩個不同的阿拉伯世界

拉赫曼:過去6年,一直有兩個阿拉伯世界,一個充斥著暴力與悲劇,另一個是浮華、全球化的。如今,它們或將合二為一。
2017年6月21日

法國不會幫助英國「軟退歐」

拉赫曼:馬克龍需要向法國選民表明,退出歐盟帶來的只有痛苦,他沒有多少動力幫助英國實現「軟退歐」。
2017年6月14日

21世紀的中印競爭

拉赫曼:西方人熱衷分析美中之間的強國鬥爭,然而最終決定21世紀格局的,或許會是中印之間的競爭。
2017年6月7日

默克爾宣告西方聯盟死亡?

拉赫曼:德國總理最近暗示,歐洲不能依賴美英。她的言論可能會將西方聯盟中的一道危險裂痕擴大為永久的決裂。
2017年6月1日

反覆無常的特朗普將如何攪動世界?

拉赫曼:美國的很多盟友正感到困惑和不安。而美國的對手,特別是中國和俄羅斯,則利用混亂局勢推進自身利益。
2017年5月24日

特朗普,埃爾多安和民主面臨的危險

拉赫曼: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有許多相似之處,他們都是民族主義者,都把國家治理變成了家族生意。
2017年5月17日

馬克龍改革成敗的意義

拉赫曼:如果馬克龍改革成功,民族主義、政治極端主義勢力將在世界各地遇挫。如果他失敗,這些勢力將很快捲土重來。
2017年5月10日

馬克龍、勒龐與民族主義的局限

拉赫曼:如果馬克龍贏得法國大選,布魯塞爾和柏林將感到歡欣鼓舞,克里姆林宮和白宮將感到失望,倫敦則是喜憂參半。
2017年4月26日

特朗普和金正恩的危險較量

拉赫曼:跡象顯示,特朗普政府正在認真考慮對朝鮮發起先發制人的打擊。但如果金正恩也得出了相同的結論,他會怎麼做?
2017年4月19日

特朗普真的在轉向傳統思維嗎?

拉赫曼:最近幾周,特朗普並未兌現他最激進的外交政策承諾,在此背景下,該如何看待美國對敘利亞發動的突然空襲?
2017年4月12日

「大英帝國2.0」不合時宜

拉赫曼:如果英國要將自己再次打造成貿易大國,以「大英帝國」作為名片不合時宜。對帝國歷史的無知會導致過度自信。
2017年3月29日

英國和歐盟將兩敗俱傷?

拉赫曼:在我看來,英國退歐可能給自身帶來可怕後果,歐盟也會付出一定代價。但變數太多,沒人能確定結局。
2017年3月16日

德國能否避免孤立命運?

拉赫曼:法國大選對危機四伏的德國事關重大。如果勒龐獲勝,德國孤立於歐洲大陸中央的噩夢就將成為現實。
2017年3月13日

特朗普與勒龐聯手發動「大西洋反革命」?

拉赫曼:美國和法國18世紀曾先後發生革命,被稱為「大西洋革命」,如今美法會掀起「大西洋反革命」之潮嗎?
2017年3月1日

特朗普政府會「正常化」嗎?

拉赫曼:麥克馬斯特接替弗林後,美國三大外交要職均由理性的專業人士擔任,他們聯手或許能帶來一些改變。
2017年2月24日

西方面對威權主義浪潮

拉赫曼:民主化進程似乎已經逆轉,一股發端於西方老牌民主國家之外的威權主義浪潮已經蔓延至美國和歐洲。
2017年2月22日

「弗林事件」衝擊下的特朗普政府

拉赫曼:弗林辭職引發三個問題——白宮的混亂會持續多久?對外政策建制派是否會重獲控制權?特朗普會不會引火上身?
2017年2月16日
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在英國《金融時報》主要負責撰寫關於美國對外政策、歐盟事務、能源問題、經濟全球化等方面的報導。他經常參與會議、學術和商業活動,並作為評論人活躍於電視及廣播節目中。他曾擔任《經濟學人》亞洲版主編。
|‹上一頁‹‹34567891011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