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迪恩•拉赫曼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預測2016年的不可測之事

FT專欄作家拉赫曼:一年中最重大的事件往往是出人意料的突變。2016年最重要的地緣政治事件,可能是眾人尚未談到的某些事。我斗膽預測一下。
2016年1月7日

異乎尋常的全球性焦慮

FT專欄作家拉赫曼:2015年,世界主要權力中心似乎都瀰漫著一種不安和不祥的氣氛。所有的大國似乎都有些茫然,甚至是擔憂。種種陰霾,讓國際政治體系看上去像是一個重病未愈的病人。如果再來一場重大衝擊,例如一次重大恐怖襲擊,或一場嚴重的經濟危機,就可能帶來切實的麻煩。
2015年12月30日

西方為何調整對沙特政策?

FT專欄作家拉赫曼:西方政策制定者在尋找ISIS世界觀的根源時,越來越多地追溯到了沙特宗教機構所倡導的瓦哈比主義。也許是時候讓沙特人作出選擇了,如果他們不允許在沙特國內興建基督教堂、印度教寺廟和猶太教堂,那就別在西方繼續資助清真寺。
2015年12月16日

俄羅斯與西方:和解還是對抗?

FT專欄作家拉赫曼:俄羅斯和西方真的有可能拋開分歧,把對抗ISIS作為共同事業?在恐怖主義和中東局勢日益錯綜複雜的時刻,雙方能否在彼此根深蒂固的立場之間,找到中間地帶?
2015年11月25日

重新審視「文明的衝突」

FT專欄作家拉赫曼:亨廷頓有關「文明的衝突」的理論日益盛行,但多元文化主義並不是一種幼稚的自由主義理想,它是當代世界的現實。放棄多元文化主義,只會導致更多暴力、死亡和悲傷。
2015年11月18日

「習馬會」後中國還應做什麼?

FT專欄作家拉赫曼:對中國政府來說,台灣和香港問題比南中國海和TPP等問題更加不可預測,也更危險。中國需要從實質上改變對待台灣和香港的方式。
2015年11月11日

美國共和黨缺少「里根式」候選人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現代共和黨缺少一個真正像羅納德•里根那樣的英雄,以告訴世人「最好的日子在前頭」。特朗普的危言聳聽和夸夸其談與里根實在相差甚遠。
2015年11月4日

難民危機終結默克爾黃金時代?

FT專欄作家拉赫曼:德國總理對歐元區和烏克蘭危機的應對,曾為其贏得了高度信任,但難民危機卻展示了她的另一面。默克爾執政以來的十年是德國的幸運期,不僅享受和平、繁榮和國際尊重,與世界的各種麻煩也保持著安全距離。但如今,這個黃金時代已經結束。
2015年10月29日

英國應如何周旋於中美之間?

FT專欄作家拉赫曼:英國政府正在嘗試和中國建立新型「特殊關係」,但這恰逢美國逐漸將外交政策重點轉嚮應對中國崛起之時。英國夾在這兩個大國之間,艱難地維持著某種平衡。卡梅倫政府需要借習近平訪英之機,更審慎地權衡英國在美中之間的定位。
2015年10月20日

美國主導地位還能維持多久?

FT專欄作家拉赫曼:如今中東、東歐和太平洋地區紛擾的局勢,都在考驗著美國的政治與軍事實力。奧巴馬政府已內外受壓,一方面試圖以強勢姿態恢復美國影響力,同時又不得不對與中國或俄羅斯的軍事抗衡保持適度謹慎。
2015年10月14日

中美之間的五大觀念差異

FT專欄作家拉赫曼:有人說,美中首腦就像運行著不同操作系統的電腦,彼此不知如何溝通。我發現,五大觀念差異導致中美看待世界的方式截然不同。
2015年9月30日

如何結束敘利亞內戰?

FT專欄作家拉赫曼:敘利亞已經死了太多的人。不能繼續讓阿薩德一個人的命運決定我們是否尋求和平解決方案了——無論他有多罪大惡極。
2015年9月28日

多重危機令歐盟不堪重負

FT專欄作家拉赫曼:從難民危機到英國退歐風險,歐盟幾十年來所累積的一些成就和原則正受到威脅。但歐盟不僅沒有奮起應對挑戰,反而在壓力下出現了裂縫。
2015年9月17日

難民危機考驗歐洲價值觀

FT專欄作家拉赫曼:德國總理默克爾說得沒錯,目前的難民危機正迫使歐洲考慮能否踐行自己所標榜的價值觀。遺憾的是,答案很可能是:「不能」。
2015年9月9日

中國面臨的最大威脅並非經濟

FT專欄作家拉赫曼:對中國繁榮前景的最大威脅,並非來自股市崩盤或信貸泡沫,而是來自戰爭,來自中國的「和平崛起」突然被軍事衝突打斷。在9月3日的閱兵式上接受敬禮時,中國領導人不應忘記這種威脅。
2015年9月2日

應讓希臘「無痛」離開歐元區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目前符合歐盟利益的並非是懲罰希臘,而是確保該國能以最低痛苦離開歐元區,但留在歐盟。這既能減輕希臘人的苦難,也能為其他國家從失靈的歐元中得到解脫樹立模板。
2015年7月8日

歐洲夢在希臘破碎

FT專欄作家拉赫曼:希臘曾是歐洲一種新模式的先驅——把國內民主變革與加入歐盟結合起來,但目前的危機有可能使希臘成為歐盟解體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
2015年7月1日

希臘危機是歐元兇兆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眼下解決希臘危機的任何一條出路,最終似乎都會把歐元區引向失敗的結局。這不僅因為希臘債務的確已近乎無法償還,希臘政府痼疾太過根深蒂固,同樣還因為,歐洲單一貨幣體系,本身就是一個存在致命缺陷的計劃。
2015年6月23日

英國在歐盟進退兩難

FT專欄作家拉赫曼:卡梅倫擬重新談判英國的歐盟成員國身份,但他的挑戰是,既要保持英國在歐盟內的影響力,同時又要留在歐洲單一貨幣之外。
2015年6月9日

美國為何能對國際足聯下手?

FT首席外交事務評論員拉赫曼:圍繞著國際足聯的風波,似乎表明,美國仍然能對國際組織發號施令。中國未來有可能發揮類似的影響力嗎?在某種意義上,這要看人民幣是否能夠成為與美元比肩的全球儲備貨幣。
2015年6月3日
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在英國《金融時報》主要負責撰寫關於美國對外政策、歐盟事務、能源問題、經濟全球化等方面的報導。他經常參與會議、學術和商業活動,並作為評論人活躍於電視及廣播節目中。他曾擔任《經濟學人》亞洲版主編。
|‹上一頁‹‹78910111213141516››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