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迪恩•拉赫曼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朗普與勒龐聯手發動「大西洋反革命」?

拉赫曼:美國和法國18世紀曾先後發生革命,被稱為「大西洋革命」,如今美法會掀起「大西洋反革命」之潮嗎?
2017年3月1日

特朗普政府會「正常化」嗎?

拉赫曼:麥克馬斯特接替弗林後,美國三大外交要職均由理性的專業人士擔任,他們聯手或許能帶來一些改變。
2017年2月24日

西方面對威權主義浪潮

拉赫曼:民主化進程似乎已經逆轉,一股發端於西方老牌民主國家之外的威權主義浪潮已經蔓延至美國和歐洲。
2017年2月22日

「弗林事件」衝擊下的特朗普政府

拉赫曼:弗林辭職引發三個問題——白宮的混亂會持續多久?對外政策建制派是否會重獲控制權?特朗普會不會引火上身?
2017年2月16日

特朗普、伊斯蘭與文明衝突

拉赫曼:特朗普政府傾向於以文明甚至種族看待西方,認為正在進行拯救西方文明的戰爭,這是理解其行為的關鍵。
2017年2月15日

特朗普的謊言將危及美國信譽

拉赫曼:伊拉克戰爭以來,奧巴馬政府為重建美國信譽付出很多努力。但特朗普會在幾天內毀掉其所有成果。
2017年1月31日

習近平把中國定位於全球化捍衛者

中國國家主席的講話巧妙地迎合達沃斯的觀眾,包括全球很多跨國公司的領導者,他們擔心特朗普政府引發一場全球貿易戰。
2017年1月18日

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有與中國發生衝突的危險

拉赫曼:種種跡象顯示特朗普政府正走在與中國發生衝突的方向上,而中方態度的日趨強硬也加大了雙方發生對抗的可能性。
2017年1月18日

真實的世界與達沃斯的世界

拉赫曼:本周奔赴達沃斯的代表們將喝著香檳、吃著點心強裝一切照舊,但這很難掩飾達沃斯論壇所代表的世界觀正在遭受的強烈衝擊。
2017年1月17日

「俄羅斯黑客門」最新波折的五大看點

拉赫曼:數月來,人們一直對特朗普為何如此親俄感到匪夷所思。「俄羅斯黑客門」的最新轉折似乎提供了某種答案。
2017年1月12日

情報機構為什麼難以動搖特朗普?

拉赫曼:有人可能以為強大的美國情報機構可以撼動特朗普的地位,這幾乎肯定是錯的,特朗普顯然才是強勢的一方。
2017年1月12日

為何需要警惕民族主義捲土重來?

拉赫曼:早在特朗普誓言「讓美國再次偉大起來」之前,中國、俄羅斯和土耳其已經確立了懷舊民族主義的風向。
2017年1月5日

特朗普面臨五大外交政策選擇

拉赫曼:特朗普的人事任命暗示美國對外政策的未來。對中國、俄羅斯、歐洲、伊朗和中東,他會有何政策變化?
2016年12月15日

義大利民粹主義威脅歐盟未來

拉赫曼:倫齊在義大利憲法改革公投中失利,由此引發的一連串事件,可能影響歐元的存亡,並引發一場金融危機。
2016年12月7日

特朗普會動用核武嗎?

拉赫曼:美國總統不是獨裁者,但動用核武由總統一人說了算,無需請示國會,在指揮鏈上無人能夠撤銷他的命令。
2016年12月2日

繼特朗普勝選後勒龐會上台嗎?

拉赫曼:即便在英國退歐和特朗普上台後,勒龐也未必能在法國獲勝。但勒龐若當上總統,很可能導致歐盟解體。
2016年11月23日

特朗普和普京的「危險默契」

拉赫曼:美俄聯手可以解決不少問題,但選擇相信普京將是一場豪賭。歸根結底,很多事情取決於特朗普如何評估俄羅斯方面的動機。
2016年11月17日

特朗普當選威脅戰後自由世界秩序

拉赫曼:對美國的盟友而言,特朗普這樣的人擔任「自由世界的領袖」無異於《現代啟示錄》成真,簡直就是恐怖。
2016年11月14日

從肯尼迪到特朗普:美國全球戰略的危險轉變

拉赫曼:肯尼迪那代人深知,讓美國對外部世界不理不問,最終將導致經濟和政治災難。隨著主打「美國優先」政策的特朗普上台,美國已顯現頹廢和衰落的跡象。
2016年11月11日

中國崛起如何改變亞洲?

拉赫曼:面對中國崛起,越南邀請美軍重回金蘭灣,菲律賓宣稱與美國分手,泰國和馬來西亞開始親華,亞洲變樣了。
2016年10月26日
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在英國《金融時報》主要負責撰寫關於美國對外政策、歐盟事務、能源問題、經濟全球化等方面的報導。他經常參與會議、學術和商業活動,並作為評論人活躍於電視及廣播節目中。他曾擔任《經濟學人》亞洲版主編。
|‹上一頁‹‹4567891011121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