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化字不講理》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鬍鬚有毛腫則重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胡字指牛頦下至頸部的肉垂,為牛體器官,不宜兼指人類的鬍子。須字已具面須之義,後來又造須字,實屬多事。
2013年9月13日

腦凶髮長請理髮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腦字簡成腦字,但瑪瑙的瑙又不簡,維持原狀。此外,簡字腦為何右旁天靈蓋下要放一個兇險的凶呢,看不懂。
2013年9月6日

鄉愿有福鳥顧人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顧從頁從雇,意為轉目注視。甲骨文書一隻短尾鳥飛門上,似來顧視我們,多有詩意。改成從厄,是厄運到了?
2013年8月30日

類而無犬肩入顱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犬字擠入頪字,成類字。有了類字,便孳生出種類、同類、異類等等詞組。簡成類字,米大為類,既不通,又無趣。
2013年8月23日

臉面可食天降麥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正字麥從來從倒止(趾)。來字象麥株,下部是根,中部是葉,上部短橫,意指麥穗之所在。此外,倒止則另有深意。
2013年8月16日

饞蟲吐絲日下看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正字絲象兩束絲形。自古以來,成品絲交易皆以兩束為一件,從甲骨文到正字,三千五百年,絲字仍不變,難得。
2013年8月9日

農有海蜃耒有刀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耒字,看似未簡,實則簡了。正字第一筆畫從右上向左下一斜撇,現被簡作一橫,斜撇所指的鏟刀的意思沒了。
2013年8月2日

縣區郷字有道理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正字縣左旁是首字倒置,右旁是一繩掛系,取掛系頭顱示眾之意。縣字用指地方政府,僅取其一線牽繫的領導權。
2013年7月26日

兇屍消失火災存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凶,本指不吉祥的事物。荒年曰凶年,死訊曰凶聞。兇,則指作惡之人,兇犯、兇手、兇頑、兇殘皆不宜用凶字。
2013年7月19日

兒被砍頭孫失繫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看篆文兒,頭頂囟門未合,留一凹缺,臉上有眉有眼,翹著小臀,如此可愛。簡成兒後,為書寫方便,竟把兒頭砍了。
2013年7月12日

貓豬變狗龍變鼬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正字貓加個草頭成苗,兼任聲符。簡字貓,豸被簡成犭(犬),硬是把貓科改屬犬科,違反動物分科常識。
2013年7月5日

一日嫌舊踩高蹺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從前有異體字,舊寫成舊,臼錯成舊,正是「一日」。今日之簡字舊,實源於從前的臼錯成舊,並非主張一日為舊。
2013年6月28日

嵗星緩步夢眨眼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做夢時已入睡,所以繁體夢字從假借字寐,下半部是冪字古寫,其下一夕,因為做夢總在晚間,所以從夕。
2013年6月21日

聖心為怪又拉伕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甲骨文有聖字,左畫一耳朵,右畫一嘴巴,意為長於偵聽,又善於言辭,所以為聖人。簡字聖則沒法講,只能死記。
2013年6月14日

麻桿高粱變樹木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未簡化的「麻」字告訴我們,田中麻株連根拔起,搬回家中房廊之下晾乾,然後扒皮。而簡字則誤導了我們。
2013年6月7日

一點一划少不得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羨字簡成羨字。不要以為少寫一點,無傷大雅,卻不知次字多一點其實是另一個意思和讀音,不應該混同。
2013年5月31日

愛己無心如何戀?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愛,心字居中,可知字義與感情有關。內涵豐富的愛,簡寫成愛,就只剩下友愛。減了筆畫,損了內涵,壞了定義。
2013年5月24日

廠中空了家中頭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實,寶蓋下面是貫。貫字從貝,從毌,毌亦聲。貝,海貝,古人用作貨幣,與財富有關。簡化後,毫無意義可講。
2013年5月10日

衛是英文產不生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産字從生得義,拿掉生,便失去字義,無法講解。衞字簡成衛字後,完全失去了字義,倒是很像英文字母P。
2013年5月3日

車無輪子戰失單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流沙河:車輪正圓,斜看遂成橢圓。車簡成車,連橢圓也看不見了,恐怕不利於蒙童識字吧。戰字簡成戰字,也存疑竇。
2013年4月26日
流沙河,1931年生在成都。漢族,蒙古裔。小時習《詩經》、《孟子》,誦古文,背古詩,做文言。青年時做新詩。1957年為《星星詩刊》編輯人員,因詩詿誤,以致勞作達二十年。終被改正,回原單位四川省文聯,仍做該刊編輯工作。七年後遣去做專業文學創作,美稱一級作家。1989年後著有《Y語錄》、《莊子現代版》、《書魚知小》多種。此前尚有詩集五種,詩話一種,隨筆一種。近年攻古文字,著有《白魚解字》和《文字偵探》。現年八十二了,還在工作。
上一頁‹‹12345››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