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繆爾•布里坦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英經濟政策重演哈布斯堡的衰落

FT專欄作家布里坦:英國央行最近的通脹報告及相關貨幣政策委員會備忘錄傳遞的主要訊息是,前途渺茫,凶多吉少,而他們束手無策。
2012年11月28日

一味平衡財政赤字有害無益

FT專欄作家布里坦:國家預算在宏觀經濟層面的目標應當是幫助平衡經濟發展,英國財相將國家預算與「有償付能力的家庭」相比較是大錯特錯。
2012年11月13日

美國經濟政策必有可取之處

FT專欄作家布里坦:儘管很多美國人對美國經濟的表現感到失望,但奧巴馬仍以絕對多數票重新入主白宮,美國經濟政策確實具有其相對優越性。
2012年11月12日

歐盟應包容異見

FT專欄作家布里坦:歐盟打造了一套繁瑣的規章制度,同時又實行極具限制性的宏觀經濟政策,他們「什麼也沒學會,什麼也沒忘記」。他們不能容忍批評,更是使人連對一體化進程都心生反感。
2012年10月9日

從直升機上撒錢

FT專欄作家布里坦:如果某些經濟體從直升機上撒錢,但中國不加入,人民幣就會升值,這正是很多國家所期望的;如果歐元區不加入,歐元就會升值,歐元區外圍國家的成員國資格便很可能不保。
2012年9月4日

追求幸福不是政府的工作

FT專欄作家布里坦:政府只要履行好自己的傳統職責,比如為社會繁榮創造條件、降低收入不平等,就能夠為增進國民幸福做出最大貢獻。
2012年8月14日

經濟需要增長嗎?

FT專欄作家布里坦:對於依然掙扎在貧困線附近的全世界一半人口來說,人均GDP的增加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而對其他人來說,將閒暇考慮在內無疑是一種明智的做法。
2012年7月27日

必須根除裙帶資本主義

FT專欄作家布里坦:在裙帶資本主義大行其道的社會,成功更多地取決於你認識誰,而不是你懂什麼。要根除這種資本主義,就必須對腐化的政治制度進行改革。
2012年7月26日

迎接多幣種的新歐洲

FT專欄作家布里坦:希臘退出歐元區後,我們將有可能迎來一個新的歐洲,企業和其他經濟代理人將有機會決定以何種貨幣結算交易、持有現金。
2012年6月5日

「左右」之分可休矣

FT專欄作家布里坦:任何對政治感興趣的人都可以被貼上「左」或是「右」的標籤,但這種左右之分與其說有助於增強對問題的理解,不如說妨礙了理解。
2012年4月28日

英國應開徵土地稅

FT專欄作家布里坦:地稅絕非什麼駭人聽聞的布爾什維克思想。即便僅從人口老齡化的角度考慮,政府在未來也需要開拓新的收入來源。
2012年3月5日

如何對付儲蓄過剩?

FT專欄作家布里坦:在過去幾年,凱恩斯「心理定律」所預言的潛在產出與實際產出之間的缺口似乎又出現了。對此,一個老套的答案是:中國崛起。
2012年2月15日

市場機制仍無可替代

FT專欄作家布里坦:資本主義是實現自由和富足的手段,其本身並非目的。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應繼續為公眾所有,政府必須救助銀行。
2012年1月20日

一體化無法解決危機

FT專欄作家塞繆爾•布里坦:當下的歐元區主權債務危機,是由13年來的國家間競爭力分化、而非預算赤字造成的。加深歐洲一體化解決不了這個危機。
2011年12月23日

死板的英國財相

FT專欄作家布里坦:英國財相奧斯本反對財政刺激的主要理由是,它會推高利率,但他沒有區分短期利率和長期利率,並過分誇大了預算赤字對長期利率的影響。
2011年12月7日

治癒英國蕭條的五劑良方

FT專欄作家布里坦:沒有需求的增加,任何實實在在的復甦都是不可能之事。對於英國而言,要擴大這種需求,可以通過五項簡單的措施來實現。
2011年11月30日

消滅「不平等」不可能

FT專欄作家布里坦:如果我說,實質性的平等只會出現在墳墓中,有時甚至在那裡也不平等,一些人臉上就會露出厭惡。
2011年10月12日

危機讓馬克思主義復興?

FT專欄作家布里坦:今天我們所了解的馬克思主義很大程度上與馬克思本人無關。而馬克思主義最有趣的發展,出自於奧地利社會民主黨人希法亭之手。
2011年8月31日

勿讓決策傷害經濟

FT專欄作家布里坦:政策制定者首先要做到,不要讓政策對經濟造成傷害。例如,西方國家的央行不應進一步上調短期利率;如果有可能的話,它們應悄悄讓利率回歸近零水平。
2011年8月19日

歐元危機遠未解除

FT專欄作家塞繆爾•布里坦:在最新的希臘救援方案出台之後,歐元區有20%的可能進行聯邦式改革,25%至30%的可能解體,但繼續勉強維持的可能性仍然最大。
2011年8月2日
上一頁‹‹12345››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