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繆爾•布里坦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如何糾正全球失衡?

FT專欄作家布里坦: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去年建議採用一種「超主權儲備貨幣」,IMF的特別提款權(SDR)就是這種貨幣的雛形。我們應當逐步賦予SDR更多真實貨幣的特徵。
2010年6月7日

英國經濟需要更多刺激

FT專欄作家布里坦:眼下英國的通脹率已達4%到5%,但短期數據顯示經濟增長仍舊糟糕。我們不得不得出結論:英國需要新一輪甚至更多輪的定量寬鬆計劃。
2011年7月19日

美國領跑經濟復甦

FT專欄作家布里坦:經濟衰退期間,美國產出降幅小於歐元區、英國或日本,但復甦卻有力得多。美國真正的問題在於經濟復甦而失業率居高不下。
2011年5月18日

銀行業如何改革?

FT專欄作家布里坦:從有關銀行起源的歷史描述中可以看出,銀行最基本的職能是提供存款服務和發放貸款。銀行業改革應圍繞這兩點展開。
2011年4月25日

不要濫用經濟學家的精神遺產

FT專欄作家塞繆爾•布里坦:英語國家最為興旺的行當之一就是註解凱恩斯的作品。在金融危機的刺激下,這個行當又得到了進一步的發展。
2011年2月21日

別拿全球失衡嚇唬人

FT專欄作家布里坦:經常帳戶嚴重失衡有違規律且危險的說法是個謊言。我們應該為中印等國公民變得更加富裕而感到高興。
2011年1月13日

「另類」的常識

FT專欄作家布里坦:英國許多人建議,威廉王子的婚禮應該從簡,以迎合時代精神。這就好像在說,為提振經濟,我們應鼓勵人們減少開支。有時候,看上去「另類」的做法恰恰合乎常識。
2010年12月1日

歐元「沒救了」

FT專欄作家布里坦:歐元解體過程可能漫長而混亂。德國堅持極為嚴厲的財政政策,德國財長甚至表示,無力恢復元氣的個別歐元國家可以放棄歐元。
2010年11月10日

赤字不應是政策目標

FT專欄作家布里坦:英國財相的削減支出報告問題重重。赤字固然重要,但它應該是一個政策變量,而不應用於設定目標。
2010年10月27日

「以鄰為壑」政策的回歸

FT專欄作家布里坦:我認為,現代重商主義最恰當的名稱是「以鄰為壑」經濟學,指的是某國政府不願(或無法)通過國內手段提高產出和就業,轉而損害他國利益。
2010年9月2日

關於銀行業危機的思考

FT專欄作家塞繆爾•布里坦:作為一名政治經濟學家,銀行業並非我的專長。所以當銀行業發生危機時,於我而言,最好的做法是,利用危機思考一些根本的東西。
2010年8月20日

讓央行走下神壇

FT專欄作家塞繆爾•布里坦:西方國家的央行剛成立時,並不掌管宏觀政策,而獲得這些權力後又履行得不怎麼樣。我支持央行獨立性,但我們不應對其過分尊崇。
2010年8月4日

關注名義GDP

FT專欄作家布里坦:只關注通脹而忽視增長的貨幣政策體制已經失敗,我認為,我們應該用瞄準經濟中的支出流(即名義GDP)的方法,取代目前貨幣政策只瞄準通脹的體制。
2010年7月8日

危機過後的資本主義

FT專欄作家布里坦:市場原教旨主義有句名言:政府不是答案,而是問題。除了無政府主義者外,一般人不可能認同這句話,尤其是在金融危機發生後。
2010年5月12日

大政府又回來了

FT專欄作家布里坦:英國政府為應對危機而採取的一些干預措施,顯示出全能政府回歸的跡象,並導致了政府對公民自由日益增強的蔑視。
2010年4月27日

英國的日子不好過

FT專欄作家布里坦:在英國大選中,任何根據官方國民收入數據投票的英國公民都應當被剝奪選舉權,因為英國經濟停止收縮是個假象。
2010年2月11日

如何抵消中國的巨額儲蓄?

FT專欄作家塞繆爾•布里坦:如果西方國家開始削減財政赤字,誰來抵消中國的巨額儲蓄?大多數答案都不切實際。恰當的應對措施應該是緩慢提高利率,但允許預算赤字延續下去。
2010年1月27日

重新審視自由主義

FT專欄作家布里坦:為了與認為政府多餘的自由主義者劃清界限,凱恩斯提出區分政府議程與非政府議程。反過來,我們亦可用這一概念圈定政府無權干涉公民的領域。
2010年1月13日

當前世界經濟真相

FT專欄作家布里坦:短期內,中國和其它亞洲國家日益增長的儲蓄盈餘,只能由較強大西方國家的財政赤字吸收,這就是當前經濟形勢的真相。
2009年11月20日

什麼比腐敗更邪惡?

FT專欄作家布里坦:透明國際發布「全球腐敗報告」,對各國廉政和企業行賄排名。我認為,過分強調腐敗,可能分散人們對軍售的注意。
2009年9月28日
上一頁‹‹12345››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