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繆爾•布里坦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布里坦的不列顛記憶

【編者按】FT著名專欄作家塞繆爾•布里坦上月正式宣布退休,結束了他在《金融時報》近50年的新聞職業生涯。本文是他退休前的最後一篇經濟評論文章,記述了從1955年丘吉爾卸任到2010年保守黨歸政期間,發生在英國的一系列重要政治和經濟事件,是一篇時間跨度長達半個多世紀的英國經濟掠影。
2014年4月30日

歐元區早晚解體

FT專欄作家布里坦:把問題複雜化符合歐元區官員利益,於是就有一個接一個的金融計劃和保障措施來維持歐元體系運轉,但這些措施無法讓不可持續的東西變得可持續。歐元區難逃解體厄運。
2013年8月12日

通脹暫不會成為英國增長障礙

FT專欄作家布里坦:英國經濟年增長率有望達到1%-4%,而通脹短期內沒有抬頭跡象。政府和央行應齊心協力,利用貨幣和財政槓桿,使增長率處於這個區間的高位。
2013年8月1日

「鐵娘子」為何不相信社會?

FT專欄作家布里坦:不久前逝世的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曾說,太多人指望政府和社會為他們解決問題,但是根本沒有「社會」這種東西。她為什麼這麼說?
2013年4月23日

西方主導地位為何下降?

FT專欄作家布里坦:真正需要解釋的,不是西方地位為何不可避免地下降,而是西方為何暫時佔據優勢。哥倫布完成航海的1500年,中國和印度GDP據估計均高於西歐,而人均GDP只是略低於西歐。向早期常態的回歸已經開始。
2013年1月7日

稅收為何不能「明碼標價」?

FT專欄作家布里坦:眼下英國的稅率制度已複雜得令人難以忍受。撇開稅率是否合理不論,我們至少有權清楚地知道,自己到底要拿出收入的多大比例來繳稅。
2014年3月17日

經濟學家沒有「水晶球」

FT專欄作家布里坦:與其過度依賴極不靠譜的預測,我們不妨採用「應變規劃方法」。例如,與其問「會發生什麼?」不如問「如果發生了,我們該怎麼做?」
2014年2月6日

英國經濟無需刺激

FT專欄作家布里坦:許多指標表明,英國實際經濟增長今年一直在加速。儘管預計增長將在明年再次放緩,但現在絕對不是實施刺激政策的時候。
2013年12月30日

提振經濟不等於高通脹

FT專欄作家布里坦:高通脹是經濟復甦時需要克服的副作用,而不是提振經濟的手段,追求高通脹率就像軍官追求更大傷亡一樣奇怪。
2013年11月25日

別擔心寬鬆貨幣

FT專欄作家布里坦:在我們討論量化寬鬆問題時,有必要謹記一些經濟學基本原理。紙幣有一個優勢:它可以作廢。
2013年11月6日

解讀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

FT專欄作家布里坦:IMF曾是「經濟反動」的代名詞,是預算緊縮和抗擊通脹的倡導者。但在其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中,IMF卻擔憂起了世界經濟過度收縮的風險。
2013年10月28日

生產率不是一切

FT專欄作家布里坦:生產率是個不錯的指標,它至少不會排除工作與休閒的選擇。但我認為,更好的指標是增量資本產出比率。
2013年9月24日

警惕「庸醫政策」

FT專欄作家布里坦:政府要管自己管不好的事,往往會出台「庸醫政策」。一本新書列舉的此類實例包括:對酒類設定最低價,打擊「被動吸煙」、應對全球變暖以及「幸福工程」。
2013年9月11日

一味減支救不了英國

FT專欄作家布里坦:我不認為公共部門花掉近一半的國民收入是理想狀況。但英國應當推行根本性的改革,在關鍵決策上「還政於民」,而不是讓財政部盯著各部門減支。
2013年7月22日

警惕「競爭力」的負效應

FT專欄作家布里坦:競爭力是相對的,使用「競爭力」這個說法,往往暗示著世界貿易是零和遊戲,而採用「業績」這個說法,則意味著各國有可能同時獲益。
2013年7月1日

現代經濟學的真理在哪裡?

FT專欄作家布里坦:《重新發現古典經濟學》認為,在這個不斷變化的世界中,我們無法將希望完全寄托在一組目標上。
2013年6月18日

經濟學存在「神奇數字」嗎?

FT專欄作家布里坦:人類對神奇數字的徒勞探索永遠不會停止,哈佛大學教授羅戈夫和萊因哈特的故事就是這種堂吉訶德式追求的最新一例。
2013年5月8日

關注英鎊貶值

FT專欄作家布里坦:我不擔心評級機構摘掉英國AAA評級。更重要的是英鎊貶值。若你致電任何官員請求置評,回答都是「我們沒有匯率目標」。
2013年3月5日

日本真是「以鄰為壑」嗎?

FT專欄作家布里坦:日本是G7國家除美國之外第一個擯棄緊縮教條、促進國內增長的國家。不過,日本政府仍需保證日元貶值計劃不過界。
2013年2月4日

目前不宜放棄經濟自由主義

FT專欄作家布里坦:雖然對金融市場而言,經濟自由主義已被證明存在致命的缺陷,但與其批評市場失靈,不如解決政府校正不力的問題。
2013年1月8日
12345››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