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改革開放40年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福州,風短雨長的故鄉」系列之七:詩性該有些燃燒

蘇小玲:慢條斯理的榕城看上去繁花似錦,市民們過上中產階級的日子好像也指日可待。我相信這是可見的未來,儘管這未來有多遠我並沒把握。
2018年6月27日

「福州,風短雨長的故鄉」系列之六:三坊七巷與文人

蘇小玲:文人之所以品質下滑,與體制對人與文學的「綁架」關係直接。作協這類機構是許多文人的港灣,久而久之又成了他們無法擺脫的名利場。
2018年6月25日

「福州,風短雨長的故鄉」系列之五:那些知識分子們

蘇小玲:體制文化的長期培植,形成了一種以官場價值為核心的金字塔社會結構,其中等級分明的形態依稀可見。
2018年6月21日

貿易戰終將影響中國道路

徐瑾:中國改革開放後的產業升級與技術進步,離不開國際經貿秩序的接納,美國立場轉化可謂40年來未有之變局。
2018年6月19日

一代理想主義者的盛世悲歌

李江:楊沐的離世,令人想起八十年代那群一度站在中國改革潮頭的理想主義者。他們或逐漸凋零,或捲入熔爐,或仍在痛苦掙扎。
2018年6月19日

「福州:風短雨長的故鄉」系列之四:中產階級的風光

蘇小玲:龐大的中產階層是一個現代城市的標誌,他們是社會強勁的潤滑劑、防護層、保健品,也是一道令人不易寂寞的、流動不斷的生存風景。
2018年6月15日

「福州,風短雨長的故鄉」系列之三:悲壯的封疆大吏

蘇小玲:項南先生似乎介於「民主」與「威權」之間的治理作風,卻引來了制度陳舊意志的激烈反彈。項南走了,福建的這碗茶就涼了。
2018年6月12日

「福州,風短雨長的故鄉」系列之二:無可替代的嚴復

蘇小玲:從這裡走出的嚴復和更多文化先輩,似乎沒有為福州留下影響行為的精神指針,像許多二三線城市一樣,公共知識分子在這裡是個稀缺的群體。
2018年6月8日

中國為何說不好「中國故事」?

鄭永年:中國至今沒有真正的文化自信,這和它長期被西方思想殖民有關。從中國自身文明的角度來反觀自身的問題,要比西方各種主義好得多。
2018年6月7日

「福州,風短雨長的故鄉」系列之一:逆流而上的是人

蘇小玲:福州於我,就如一隻季節遷徙中的鳥的舊巢,常要窩進窩出。此次逗留,是為了梳理自己和它關係的複雜性,做一些有縱深感的個人表達。
2018年6月6日
上一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