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魯•希爾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東印度公司給現代企業管理的警示

希爾:英國東印度公司的故事仍為今天提供著有益的警示——如果不受現代監管、治理和管理的約束,沒有操守的公司會如何逍遙法外。
2020年10月8日

不擅長當眾演講?現在機會來了

希爾:對於埋頭做事的人,他們的優點在視頻通話中比在會議室里能更好地展現出來。屏幕上同樣大小的長方形是一種數字民主。
2020年10月6日

新冠時期的見面禮儀

希爾:在新冠時期,人們不得不改變行為規範和心理預期,習慣於不能握手和近距離互動的社交場合。
2020年9月15日

靈活辦公讓你更容易被取代?

希爾:一項調查發現,只有13%的英國人堅信,可居家工作的人也應重返辦公室;36%的人說:這應由員工自己決定。
2020年9月7日

新冠危機不應讓企業忘記社會目的

希爾:跨國食品公司達能利用新冠危機加快向「使命企業」轉型,其CEO確信,對更廣泛利益相關者的承諾將使公司更具韌性。
2020年7月1日

疫情之下如何關懷員工精神健康?

希爾:新冠危機剛開始時,管理者能夠號召團隊做出集體努力。在接下來幾個月里,他們能保持這種共同使命感嗎?
2020年6月30日

對員工需要輔導 而非發號施令

希爾:輔導式管理意味著由經理提出「強有力的」、不帶評判的開放式問題,傾聽回答,然後輕推團隊成員對接下來的步驟做出自己的決定。
2020年5月28日

Twitter掌門人與「不在場管理」的局限性

希爾:傑克•多爾西同時擔任Square和Twitter的首席執行官,這引起Twitter股東質疑他對Twitter管理的投入。
2020年5月4日

反思效率至上的管理思維

希爾:當企業和政府擺脫新冠疫情的時候,他們需要反思效率至上的正統管理思想。提高韌性意味著要有一定的冗餘。
2020年4月28日

疫情下企業領袖面臨終極考驗

希爾:疫情當前,企業高管很難知道做什麼才是正確的。然而,未來人們很可能問,他們在這場疫情中做過什麼。
2020年4月13日

中層經理:新冠危機中的無名英雄

希爾:向憂心忡忡的員工解釋不確定性的壓力,主要落在經理們的肩上,儘管他們自己也在面對種種壓力和挑戰。
2020年3月31日

行業大會不會因新冠危機而消亡

希爾:隨著新冠疫情日益嚴峻,世界各地接二連三地取消重要的行業大會,但類似達沃斯論壇這種大型會議不會被數字技術取代。
2020年2月26日

科技創業者應儘早樹立價值觀

希爾:不少教訓都已證明,當一家企業發展成全球規模時,糾正道德上的過失需要在時間、精力和信譽上付出巨大成本。
2020年2月24日

談判應該交給專業人士

希爾:特朗普的交易藝術在複雜談判中行不通。將談判視為競爭而非權衡取捨,以及依靠說服來贏得勝利,正是大多數交易令人失望的兩個原因。
2020年1月22日

戈恩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希爾:雷諾-日產的這位前當家人仍相信自己能恢復自己的聲譽,但他逃離日本的行為讓這一目標看起來像一個遙不可及的仙境。
2020年1月15日

忽視女性顧客的糟糕設計

希爾:《看不見的女人》一書作者認為,如果企業想提供受歡迎的服務和產品,那麼忽視「半邊天」是沒有道理的。
2019年12月13日

為什麼說「生態系統」是無用的商業行話?

希爾:在今年的德魯克全球論壇上,「生態系統」一詞因被過度使用而失去了意義。這樣的行話會分走對真正問題的注意力。
2019年12月11日

千禧一代真的更愛跳槽嗎?

希爾:關於千禧一代和Z世代員工的跳槽傳說——以及其他許多世代成見——都經不起推敲。他們並不比前輩更善變。
2019年11月13日

假如有諾貝爾管理獎應該頒給誰?

希爾:在這個頒獎季我再次想起一個問題:假如有一項諾貝爾獎是為管理者而設的,那要表彰什麼呢?而誰又應該被提名?
2019年10月18日

波音737Max墜毀事故教訓:必須重視人的因素

希爾:產品開發者必須時不時把眼光從科技達到的超人高度往下放一放,考慮如何更好地顧及處於設計核心的普通人。
2019年10月17日
12345››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