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加普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超級明星CEO可能自我毀滅

加普:擔心當代企業巨擘支配一切的普通人不該絕望,因為依賴任性的天才往往使這些企業容易受到不穩定的影響。
2018年9月3日

代價昂貴的軍備升級計劃

加普:面對俄羅斯、中國等國重新出現的軍事威脅,歐洲和美國需要加強防禦,但這麼做的預算可絕不會便宜。
2018年7月20日

投資銀行家高報酬之謎

併購顧問們做了什麼值得如此高的報酬?當被問及這個問題時,他們變得羞赧,含糊地談論起說服的藝術,而非價值理論。
2018年7月10日

廣告創意過時了嗎?

加普:多數廣告商只希望高效率發掘客戶,說服他們購買產品,而不管廣告格式如何。這讓廣告公司的文案和視頻導演感覺失落。
2018年6月22日

全球消費行業迎來「千禧時刻」

千禧一代已經進入「經濟活動最重要的年齡段」。作為一個龐大的消費群體,他們正在成為各大企業的業務核心,推動著全球商業領域的變革。
2018年6月21日

「人造肉」如何打開市場?

加普:從減少資源消耗,到降低溫室氣體排放,各種肉類替代品有不少優點,但問題是如何打動口味挑剔的消費者?
2018年6月20日

智慧手機開始成熟

加普:智慧手機銷售趨緩只能說明其普及速度極快。當一種技術不再引發那麼多興奮,往往是事情真正開始發生的時候。
2018年6月7日

倫敦金融城為何不再歡迎俄羅斯寡頭?

加普:普京的行為招致美國制裁,但是倫敦金融城的行為(先是歡迎俄羅斯資金,然後與其斷絕關係)與其說是合規,不如說是懦弱。
2018年5月21日

備忘錄比幻燈片更有價值

加普:貝索斯和丘吉爾沒有多少共同之處,但亞馬遜創始人和英國戰時首相都認為,一份好的備忘錄很有價值。
2018年5月16日

千禧一代如何做合格的企業繼承人?

加普:一項研究發現,美國家族企業中只有10%能撐到第三代。繼承家業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管理它卻很艱難。
2018年5月15日

蘇銘天與廣告業「創意旋轉木馬」

加普:WPP前掌門人多年維持的「創意旋轉木馬」,曾為廣告業很多企業家的豪宅、遊艇和離婚買單。他們是怎麼操作的?
2018年4月20日

扎克伯格的Facebook是如何失控的?

加普:Facebook的快速發展得益於它把用戶的強紐帶與弱紐帶混在一起,但弱紐帶發揮的強大影響也變成該平台的缺陷。
2018年4月13日

古馳成功凸顯多品牌價值

古馳帶動開雲集團業績飆升,凸顯多品牌對時尚企業成功至關重要。他們需在頂峰期放慢腳步,以保持品牌價值,並努力重振其他品牌。
2018年3月16日

信用評分的危險遊戲

加普:阿里巴巴等中國科技公司設計的信用評分引發了不安。根源在於將數據所有權交給科技公司本身就不明智。
2018年2月23日

家族企業需要證明自己的優越性

加普:隨著家族企業獲得更多關注,人們對它們的優勢和劣勢將不再興趣有限。如果家族相信自己能夠更有效地打造企業,他們將需要證明這一點。
2018年1月4日

網路時代的公地悲劇

加普:YouTube等社交媒體既開放又免費,讓各種創意得以迸發,但也為色情作品和恐怖主義宣傳提供了平台。
2017年12月26日

中國「光棍節」引發新的消費革命

中國正經歷一場消費革命,堪比18世紀發生在歐洲的消費革命。阿里巴巴和京東等中國電商正為這場革命推波助瀾。
2017年11月9日

神戶制鋼醜聞暴露「完美主義」的不完美

加普:在產品質量上過於追求完美讓日本企業忽視了管理中的其他問題。解決方法是走出國門探索世界並繼續學習。
2017年10月30日

高盛的「身份危機」

加普:監管要求和經濟因素迫使高盛嘗試在投行業務之外增加傳統銀行業務,但這讓它變得越來越像一家普通銀行。
2017年10月24日

當直銷上了線

加普:直銷似乎過了時,但它仍是一種行之有效的模式。銷售代表並未消亡,只是從現實世界進入了網路世界。
2017年10月10日
約翰·加普(John Gapper)是英國《金融時報》副主編、首席產業評論員。他的專欄每周四會出現在英國《金融時報》的評論版。加普從1987年開始就在英國《金融時報》工作,報導勞資關係、銀行和媒體。他曾經寫過一本書,叫做《閃閃發亮的騙局》(All That Glitters),講的是巴林銀行1995年倒閉的內幕。
上一頁‹‹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