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請輸入郵箱和密碼進行綁定操作:
請輸入手機號碼,透過簡訊驗證(目前僅支援中國大陸地區的手機號):
請您閱讀我們的用戶註冊協議私隱權保護政策,點擊下方按鈕即視爲您接受。
債務

把問題化作亂麻的債轉股

米強:作爲中國政府應對銀行業不良貸款的策略之一,債轉股計劃遭到許多分析人士的反對。華榮能源的監管申報檔案讓人們一瞥這類交易可能達到的凌亂程度。
2016年5月5日

「債務清算日」並非遙不可及

牛津大學馬格努斯:在各種經濟和政治因素的影響下,中國政府可能會繼續忽視債務增速過快的問題。然而如果不盡快著手降低信貸依賴性和實施債務管控政策,更嚴重的金融動盪恐怕難以被無限推遲下去。
2016年5月4日

釐清對「去槓桿」的普遍誤解

中國社科院馮明:在對去槓桿的討論中普遍存在一個誤解,即把債務和GDP的比值簡單等同於宏觀經濟的槓桿率,釐清這一誤解有助於理順高槓杆的真正原因。
2016年5月3日

投資者對中國債市的擔心過頭了?

上月,中國債券收益率出現自本輪債市牛市啓動以來的最大月度漲幅,人們擔心中國債市的繁榮已時日無多。但業內人士表示,最近的波動主要受市場情緒驅動,債市的重新定價是必要的。
2016年5月3日

中國再現三角債問題

隨著最終需求疲弱導致現金流緊張,中國上市公司去年收到應收賬款的中位數時間長達70天,爲14年來最長。這個惡性循環正在形成連環的現金流緊張和債務,影響大大小小的各類企業。
2016年4月28日

FT社評:走回舉債刺激老路的中國

中國經濟再平衡是個艱鉅的任務。由於當局努力管控這一進程,在可預見的未來繼續推出刺激性政策幾乎不可避免。重要的是確保這種手段的運用能產生更大回報。
2016年4月28日

中國「債務壓縮機」失去魔力

FT駐華記者米強:在首次面對國有銀行業的鉅額不良貸款時,中國政府提出了一種看似巧妙的解決方案,但今天看來,這一方案只不過是把危機推遲了。
2016年4月27日

IMF:中國債務問題需更全面解決方案

IMF專家表示,只搞債轉股和不良貸款證券化而不解決根本性問題,事實上會使問題惡化
2016年4月27日

中國債務問題如何收場?

中國債務規模和增速令人堪憂。據FT估算,中國3月底淨債務總額已高達163兆元人民幣。對於中國債務的結局,有些經濟學家認爲,將出現一場急劇爆發的金融危機,其他人則認爲將會像日本那樣長期成長放緩。
2016年4月26日

Lex專欄:中國債務問題未必釀成災難

索羅斯說,中國的債務詭異地讓他聯想起美國在2008年前的情形。但中國的國情與次貸危機前的美國迥異,對歷史回聲聽力太好的人通常聽得不夠仔細。
2016年4月26日

對中國經濟前景的不同解讀

黃育川:中國的債務與GDP之比大幅上升,但仍低於大多數發達國家。各方都承認中國經濟高度扭曲,但樂觀者認爲,只要加以應對,扭曲可成爲提高生產率的源泉;悲觀者則認爲,扭曲將引發經濟衰亡。
2016年4月26日

短線觀點:令人擔憂的中國債市

中國國企債務違約引起的焦慮促使債券收益率大幅上升。在質押式回購市場規模已超過已發行債券存量的情況下,市況急劇惡化可能會迫使借款人在面臨貸款被催還或無法展期時賤賣債券、引發拋售潮。
2016年4月26日

中國擬改革主權債發行體制

據悉,中國已重擬主權債合同,以反映對新融資框架的支援
2016年4月11日

中國高債務風險之辯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中國是否有債務風險,主要體現在哪裏?客觀分析中國債務危機利弊條件,並對可能引發危機的導火索加以高度防範,或許更務實。
2016年4月5日

供給側改革:不應低估的多邊博弈困局

劉曉忠:現有語境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誰去槓桿、誰是接盤俠的問題,面臨著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國企、私企等多個部門間的博弈,踩破哪個都是棘手的難題。
2016年4月1日

中國債務紅線背後三大隱憂

FT中文網專欄作家徐瑾:中國政府本身債務佔比不算太高,風險大體可控,但中國債務風險要點在於企業債務,不僅在於其比例甚至速度,更在於其成因。
2016年3月23日

周小川警告中國債務水準「偏高」

中國央行行長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6年會」上表示,解決高槓杆率的一種方法是「促進資本市場健康發展」,使企業能夠增加股權融資,減少對借貸槓桿的依賴。
2016年3月21日

堅持穩健是控制債務風險的關鍵

安邦諮詢:從中國人大新聞發佈會上財政部長樓繼偉的發言中,可以梳理出當前中國債務尚未失控的原因,及今後政府應對債務問題時的一些思路。
2016年3月8日

從治道審視中國金融危機風險

人民大學教授毛壽龍:中國金融危機發生與否並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金融市場的治理結構以及治道變革。雖然目前股票市場和房地產市場沒有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危機,但其治理結構自身就是危機,因爲它扼殺了市場的發展。
2016年3月7日

Lex專欄:中國違約幾率有多大?

穆迪對中國經濟面臨的挑戰和債務感到不安,這可以理解。但是,對於這家評級機構將中國評級展望從「穩定」下調至「負面」,人們很容易不以爲然。
2016年3月3日

「亞太企業將迎來償債高峯」

標準普爾稱,未來四年亞太企業將需要償還近1兆美元債務
2016年2月25日

分析:中國重工業之困

自90年代以來,多年迅猛成長和國家支援的廉價信貸使中國經濟中很多部門積累沉重債務。近期,隨著煤炭、能源、鐵礦石和鋼材價格大幅下滑,重工業受到沉重打擊。
2015年12月18日

中國:債務驅動的投資熱潮已經到頭

FT專欄作家普倫德:中國靠債務驅動的投資熱潮已經到頭,投資下降速度完全有可能超過儲蓄,儲蓄過剩的情況可能不減反增。但這對發達世界沒那麼可怕。
2015年9月10日

債務危機

傑克•盧(Jack Lew)表示,波多黎各債務問題的無序解決將讓該國以及整個美國都付出高昂代價。他敦促美國國會採取措施化解這場危機。波多黎各屬於美國的聯邦領地,因此無法適用聯邦破產法。該國試圖透過自己的立法解決這一缺陷,但美國聯邦巡迴上訴第一法庭否決了這一立法,稱聯邦法律優先於地方法律。
2023年5月29日
|‹上一頁‹‹141516171819202122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