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會員,論壇門票領取倒計時
付費專享中美貿易戰專題
IMF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IMF

「特朗普總統」困擾世界精英

這位美國總統候選人及其民粹主義政見給IMF和世行年會蒙上陰影,與會者只在非公開場合壓低嗓音說出他的名字。
2016年10月8日

「全球經濟面臨通縮和貿易減速風險」

IMF警告,低通脹有可能演變成一個全面通縮陷阱,特別是在發達經濟體。WTO預計,今年全球貿易量將僅增長1.7%。
2016年9月28日

拉加德呼籲以「強力措施」終結低增長

IMF為G20峰會準備的報告提到了國際貿易放緩,美國經濟弱於預期,新興經濟體增長更不穩固,以及脫歐後英國經濟放緩。
2016年9月2日

FT社評:減少對IMF的政治影響

調查發現,沒有證據表明IMF程序中存在政治干預。但要讓IMF繼續保持信譽,歐洲對IMF治理施加的過大影響必須減弱。
2016年7月29日

IMF:特朗普式保護主義將威脅全球增長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警告,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德•特朗普主張的反貿易政策可能重燃保護主義。
2016年7月8日

拉加德:英國退歐有利於歐盟改革

IMF總裁拉加德暗示,英國退歐公投可能會給予歐洲領導人更大的靈活性,得以執行改革,推進此前遭到英國反對的項目。
2016年7月4日

IMF風險警告導致德銀股價大跌

IMF稱德銀為風險最高的全球性重要銀行,同時德銀在美一業務部門未能通過美聯儲的一項壓力測試,德銀股價隨之大跌。
2016年7月1日

拉加德呼籲儘快明確英國退歐事宜

IMF總裁拉加德呼籲英國和歐盟迅速行動,平息英國脫歐投票造成的不確定性。德國總理默克爾稱,不會催促英國立即退歐。
2016年6月27日

IMF警告美國經濟面臨四大阻力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稱,美國面臨各種經濟「逆風」和「有害」趨勢,中產階級的不斷萎縮,或將長期削弱其增長勢頭。
2016年6月23日

IMF敦促日本把安倍經濟學三支箭「再射一遍」

IMF二號人物表示,如果這麼做在政治上不可行,為了維持政策的可信性,日本政府需要承認要花更長時間才能實現通脹目標。
2016年6月21日

IMF嚴厲警告中國債務風險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中國不斷攀升的債務負擔風險發出了迄今最嚴厲的警告,敦促中國採取力度更大的舉措限制信貸增長,並讓國有企業服從市場規律的約束。
2016年6月15日

IMF就中國企業債務問題發出警告

IMF二號人物利普頓警告,中國企業債務仍是一個嚴重且不斷惡化的問題,須立即加以解決
2016年6月12日

FT社評:IMF不該批評新自由主義

IMF近期文章稱「一些新自由主義政策沒有促進增長,而是加大了不平等,從而危及經濟的可持續擴張」。這種批評非常危險,並且偏離重點。
2016年5月31日

IMF敦促伊朗推行經濟改革

訪問伊朗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第一副總裁利普頓還呼籲該國打擊洗錢和恐怖融資
2016年5月18日

IMF:中國債務問題需更全面解決方案

IMF專家表示,只搞債轉股和不良貸款證券化而不解決根本性問題,事實上會使問題惡化
2016年4月27日

IMF官員:應警惕「新平庸」增長

IMF發布的《全球金融穩定報告》勾勒出增長放緩、大宗商品價格低迷等一系列風險,但IMF官員認為金融危機不會重演,需要警惕的是新平庸增長。
2016年4月15日

IMF:各國公共財政惡化影響全球復甦

警告新興經濟體面臨「艱巨政策調整」的同時,讚揚了中國為穩定經濟而出台的財政政策
2016年4月14日

IMF下調2016年全球增長預測至3.2%

但IMF調高今年中國增長預測至6.5%,原因是中國政府出台短期刺激措施
2016年4月13日

美財長呼籲IMF對匯率操縱國更強硬

傑克•盧稱IMF應提升成員國經濟數據的透明度,特別是在外匯儲備方面
2016年4月12日

數據:全球經濟復甦可能「停滯」

市場普遍預期,IMF將再次下調2016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測
2016年4月11日

拉加德敦促推行改革以提振增長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稱,全球增長依然過於緩慢、過於疲弱
2016年4月6日

IMF警告:「世界經濟脫軌風險」正在加劇

IMF二號人物利普頓稱,過去一年全球資本及貿易流動驟減令人不安
2016年3月9日

IMF敦促G20國家大膽行動促進增長

在G20財長和央行行長齊聚上海開會前夕,IMF警告今年全球增長已經遜於預期
2016年2月25日

拉加德敦促加強全球危機應對機制

IMF總裁警告,大宗商品價格暴跌可能在新興經濟體引發新一輪危機
2016年2月5日

美國向批準IMF改革邁出一步

根據目前預計將會落實的改革,中國在IMF投票權份額將從3.8%提高至6%
2015年12月17日

加入SDR將為中國帶來多少外資?

聯博布里斯科和Vincent Tsui:根據測算,人民幣「入籃」以及中國配套的金融改革,將推動國際投資組合的再平衡,這可能導致到2020年近3兆美元流入中國。
2015年12月17日

SDR意味著中國央行應提高透明度

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教授史宗翰:人民幣加入IMF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這要求中國央行提高透明度,讓市場能夠根據事實來理解它的資產負債表。
2015年12月10日

IMF將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

人民幣將成為特別提款權籃子中的第五種貨幣,權重超過日元和英鎊。對於中國來說,此舉認可了過去數年中國放開金融市場以及允許資金自由進出中國資本市場的努力。
2015年12月1日

從人民幣納入SDR尋找特別的意義

安邦諮詢:人民幣被納入SDR,對中國金融改革和人民幣國際化是一件大事:中國在人民幣納入SDR之後,將走上一條不可逆的市場化改革與開放之路。
2015年12月1日

阿塞拜疆或接受40億美元紓困

IMF和世行人員已前往該國開展磋商,這可能成為因油價暴跌引發的首次紓困
2016年1月28日

拉加德連任IMF總裁獲多方支持

英國財長奧斯本早早行動提名拉加德。因支持人民幣加入SDR,她看來也已獲中國支持
2016年1月21日
上一頁‹‹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