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IMF

IMF:各國公共財政惡化影響全球復甦

警告新興經濟體面臨「艱巨政策調整」的同時,讚揚了中國為穩定經濟而出台的財政政策
2016年4月14日

IMF下調2016年全球增長預測至3.2%

但IMF調高今年中國增長預測至6.5%,原因是中國政府出台短期刺激措施
2016年4月13日

美財長呼籲IMF對匯率操縱國更強硬

傑克•盧稱IMF應提升成員國經濟數據的透明度,特別是在外匯儲備方面
2016年4月12日

數據:全球經濟復甦可能「停滯」

市場普遍預期,IMF將再次下調2016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測
2016年4月11日

拉加德敦促推行改革以提振增長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稱,全球增長依然過於緩慢、過於疲弱
2016年4月6日

IMF警告:「世界經濟脫軌風險」正在加劇

IMF二號人物利普頓稱,過去一年全球資本及貿易流動驟減令人不安
2016年3月9日

IMF敦促G20國家大膽行動促進增長

在G20財長和央行行長齊聚上海開會前夕,IMF警告今年全球增長已經遜於預期
2016年2月25日

拉加德敦促加強全球危機應對機制

IMF總裁警告,大宗商品價格暴跌可能在新興經濟體引發新一輪危機
2016年2月5日

美國向批準IMF改革邁出一步

根據目前預計將會落實的改革,中國在IMF投票權份額將從3.8%提高至6%
2015年12月17日

加入SDR將為中國帶來多少外資?

聯博布里斯科和Vincent Tsui:根據測算,人民幣「入籃」以及中國配套的金融改革,將推動國際投資組合的再平衡,這可能導致到2020年近3兆美元流入中國。
2015年12月17日

SDR意味著中國央行應提高透明度

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教授史宗翰:人民幣加入IMF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這要求中國央行提高透明度,讓市場能夠根據事實來理解它的資產負債表。
2015年12月10日

IMF將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

人民幣將成為特別提款權籃子中的第五種貨幣,權重超過日元和英鎊。對於中國來說,此舉認可了過去數年中國放開金融市場以及允許資金自由進出中國資本市場的努力。
2015年12月1日

從人民幣納入SDR尋找特別的意義

安邦諮詢:人民幣被納入SDR,對中國金融改革和人民幣國際化是一件大事:中國在人民幣納入SDR之後,將走上一條不可逆的市場化改革與開放之路。
2015年12月1日

分析:預計IMF今日接納人民幣加入SDR

預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股東將以壓倒性多數投票,支持人民幣成為該組織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的一員。這將是對中國經濟改革和人民幣國際化努力的一張重要信心票。
2015年11月30日

人民幣加入SDR:一場事先張揚的愛情

FT中文網專欄作家徐瑾:人民幣需要SDR,SDR也需要人民幣。進入SDR更多一份責任,而不是權力。中國回歸國際金融體系將是未來趨勢,SDR只是預演。
2015年11月20日

再提中國重蹈日本覆轍

支點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戴維斯:中國步日本後塵進入長期通縮的風險究竟有多大?現在的中國與1995年左右的日本,確實存在某些明顯的相似之處。不過,中國遠未達到無法避免極糟結果的地步。
2015年11月19日

FT社評:人民幣納入SDR具有象徵意義

人民幣被納入SDR將提振中國體制內推動開放、推動中國進一步融入全球經濟治理結構的力量。但是,這個決定的政治意義超過它的經濟重要性。
2015年11月17日

人民幣加入SDR的真正意義

花旗新興市場經濟部盧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可能即將宣布把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的貨幣籃子,人民幣將由此成為「儲備貨幣」。但這對中國而言究竟是好還是壞?
2015年10月30日

IMF年會瀰漫陰鬱氣氛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調降今年全球增長預測,並警告,嚴峻的金融風險正籠罩在全球經濟之上。但與會各方感到寬慰的是,中國官員們似乎擺脫了今夏導致世界市場動蕩的恐慌,重新掌控本國經濟。
2015年10月10日

IMF:全球金融穩定面臨新風險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警告,世界有可能陷入一場新的金融危機,導致全球衰退
2015年10月8日

人民幣成為全球儲備貨幣的日期延後

IMF執行董事會決定,即便IMF今年底選擇將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也要到明年9月才會生效
2015年8月20日

IMF支持人民幣匯率中間價新機制

它稱此舉是「值得歡迎的一步」,另外還呼籲中國在兩到三年內實現事實上的浮動匯率制
2015年8月12日

人民幣納入SDR的障礙

人民幣何時納入SDR,主要癥結在於中國的資本管制措施,這極大地限制了外資出於投資目的買賣人民幣的能力。然而,更大的障礙是債券市場的準入問題。
2015年8月7日

IMF:人民幣納入SDR尚未達標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中國金融改革予以稱讚,但表示在關鍵指標上,人民幣仍落後於其他貨幣,這些指標將決定是否批準將人民幣列為儲備貨幣。
2015年8月6日

人民幣資產即將出現巨變?

對中國政府來說,人民幣被批準納入SDR,將有著巨大的象徵意義。中國政府正努力將人民幣變為全球硬通貨,挑戰西方在全球貨幣治理中的統治地位。更具體地說來,它或將引發全球機構資產向人民幣的大規模遷移。
2015年8月4日

IMF:中國政府救市不會影響SDR評估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對中國政府救市努力給予肯定,稱這不會影響IMF對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的評估,並表示IMF已經「意識到中國當局正在落實改革」。
2015年7月30日

IMF任命新首席經濟學家

奧布斯特費爾德曾任奧巴馬的經濟顧問,以倡導歐元區財政一體化聞名
2015年7月21日

阿塞拜疆或接受40億美元紓困

IMF和世行人員已前往該國開展磋商,這可能成為因油價暴跌引發的首次紓困
2016年1月28日

拉加德連任IMF總裁獲多方支持

英國財長奧斯本早早行動提名拉加德。因支持人民幣加入SDR,她看來也已獲中國支持
2016年1月21日

分析:蔡金勇提前卸任的潛在影響

分析師們表示,中國在世界銀行的最高官員——世行旗下國際金融公司CEO蔡金勇將提前卸任,這只會加深北京方面對世行和IMF治理方式的不滿。
2015年11月12日

IMF下調今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測

預計希臘危機不會拖累全球經濟,但對新興市場未來發展較為悲觀
2015年7月10日
上一頁‹‹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