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IMF

人民幣加入SDR的真正意義

花旗新興市場經濟部盧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可能即將宣布把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的貨幣籃子,人民幣將由此成為「儲備貨幣」。但這對中國而言究竟是好還是壞?
2015年10月30日

IMF年會瀰漫陰鬱氣氛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調降今年全球增長預測,並警告,嚴峻的金融風險正籠罩在全球經濟之上。但與會各方感到寬慰的是,中國官員們似乎擺脫了今夏導致世界市場動蕩的恐慌,重新掌控本國經濟。
2015年10月10日

IMF:全球金融穩定面臨新風險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警告,世界有可能陷入一場新的金融危機,導致全球衰退
2015年10月8日

人民幣成為全球儲備貨幣的日期延後

IMF執行董事會決定,即便IMF今年底選擇將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也要到明年9月才會生效
2015年8月20日

IMF支持人民幣匯率中間價新機制

它稱此舉是「值得歡迎的一步」,另外還呼籲中國在兩到三年內實現事實上的浮動匯率制
2015年8月12日

人民幣納入SDR的障礙

人民幣何時納入SDR,主要癥結在於中國的資本管制措施,這極大地限制了外資出於投資目的買賣人民幣的能力。然而,更大的障礙是債券市場的準入問題。
2015年8月7日

IMF:人民幣納入SDR尚未達標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中國金融改革予以稱讚,但表示在關鍵指標上,人民幣仍落後於其他貨幣,這些指標將決定是否批準將人民幣列為儲備貨幣。
2015年8月6日

人民幣資產即將出現巨變?

對中國政府來說,人民幣被批準納入SDR,將有著巨大的象徵意義。中國政府正努力將人民幣變為全球硬通貨,挑戰西方在全球貨幣治理中的統治地位。更具體地說來,它或將引發全球機構資產向人民幣的大規模遷移。
2015年8月4日

IMF:中國政府救市不會影響SDR評估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對中國政府救市努力給予肯定,稱這不會影響IMF對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的評估,並表示IMF已經「意識到中國當局正在落實改革」。
2015年7月30日

IMF任命新首席經濟學家

奧布斯特費爾德曾任奧巴馬的經濟顧問,以倡導歐元區財政一體化聞名
2015年7月21日

IMF在希臘債務危機中未盡其職

哥倫比亞大學伊藤隆敏:今天的希臘亂局,讓人聯想起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亞洲國家曾試圖建立區域流動性支持機制,遭到IMF強烈反對。但當歐洲人做了同樣的事情,IMF卻沒有「坦誠相告」。
2015年7月9日

IMF不應錯失改革契機

重建布列敦森林體系委員會曼登:IMF重估特別提款權,不只是一次貨幣籃子的調整,也並非一個是否將人民幣納入其中的決定,它反映的是IMF推動國際貨幣體系轉型的意願,並將對貨幣間互動和金融市場產生深遠影響。
2015年6月24日

歐元區和希臘「說分手」不容易

FT首席經濟評論員沃爾夫:歐元集團和希臘都希望斬斷彼此之間的「孽緣」。但一刀兩斷雖然痛快,卻不是解脫。如果最終希臘違約並退出歐元區,誰的日子都不會好過。
2015年6月18日

FT社評:希臘危機絕非無解之題

希臘領導人拙劣的談判,消耗了外界的同情,一些歐洲人開始考慮如何「歡送」希臘離開。但希臘脫歐將對歐洲一體化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害,解決危機仍需雙方進一步做出忍讓。
2015年6月18日

IMF應歡迎人民幣登上世界舞台

IMF中國部前負責人普拉薩德:正式認可人民幣崛起,對IMF而言十分重要。由於遲遲沒有改革、也未給予新興經濟體應得的投票權,IMF的合法性已遭質疑。人民幣成為世界貨幣,可推動中國及國際貨幣體系改革,應當受到歡迎。
2015年6月17日

亞投行的出現「是美國國會的錯」

美聯儲前主席伯南克在香港的這番評論,呼應了美國一些高層人物的觀點,即對於中國在全球經濟中發揮更大作用的雄心,華盛頓回應不當。
2015年6月3日

單靠人民幣升值不會根治失衡

FT社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關於人民幣不再低估的結論,應該會減少美國國會要求懲罰北京的呼聲,但對中國自身而言,這只是走上正確道路的開始。
2015年6月2日

多元化有助亞投行回擊懷疑論

FT亞洲版主編皮林:亞投行的反對者們總在竊語,質疑其會淪為中國的外交工具。但已經擁有57個意向創始成員國的亞投行,也許會成為一個與這種諷刺描繪完全不同的機構,甚至將達到比現有西方機構更高的標準。
2015年5月29日

世行將死,IMF命運如何?

布列敦森林項目經理尼桑: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已為世界銀行寫好了「訃告」,並間接對美國領導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的能力和意願提出質疑。而另一家布列敦森林機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情況則有所不同,其命運並未和世行捆綁在一起。
2015年5月13日

分析:蔡金勇提前卸任的潛在影響

分析師們表示,中國在世界銀行的最高官員——世行旗下國際金融公司CEO蔡金勇將提前卸任,這只會加深北京方面對世行和IMF治理方式的不滿。
2015年11月12日

IMF下調今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測

預計希臘危機不會拖累全球經濟,但對新興市場未來發展較為悲觀
2015年7月10日

債權人抓緊籌備希臘違約應急預案

人們越來越擔心該國左翼政府不會同意任何紓困協議
2015年6月17日

美國參議員敦促IMF暫緩納入人民幣

兩名參議員致函IMF總裁拉加德,稱中國對美國的黑客攻擊理應受到懲罰
2015年6月10日

人民幣離成為儲備貨幣不遠了

安石集團研究主管德恩:四大儲備貨幣的央行都在擴大資產負債表,一旦此舉導致它們的貨幣大幅貶值,世界將希望有其他貨幣可以作為替代品。
2015年6月10日

FT社評:世界不必急著減債

IMF最近一份報告稱,應該允許負債比率隨著經濟增長、或者通過投機性地獲取意外之財而「有機」下降。對大多數國家來說,大家可以鬆一口氣了。
2015年6月9日

希臘:不會向IMF如期償債

該國執政黨內部有人激烈反對政府與債權人達成的紓困妥協
2015年6月5日

IMF:美國應推遲至明年初加息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警告,美聯儲實施近十年來首次加息的時機仍不成熟
2015年6月5日

希臘再次警告無力還債

內政部長武齊斯稱,歐盟和IMF正逼迫希臘做出無法接受的讓步
2015年5月25日

IMF警告:美日金融業發展過度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研究顯示,美國、日本等國金融業對經濟增長的影響從減弱變成負面
2015年5月13日

希臘動用IMF儲備償還貸款

希臘動用IMF特別提款權償還7.5億歐元IMF貸款,凸顯希臘現金緊缺
2015年5月13日

希臘向IMF償還7.5億歐元貸款

結束了關於希臘是否將利用這筆還款作為與債權人談判籌碼的猜測
2015年5月12日
|‹上一頁‹‹234567891011››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