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庫柏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我為什麼基本上不再飲酒?

庫柏:即便我們的身體還未鏽蝕,人到中年的責任也已經夠艱巨。但我找到了一種新的應對方法:戒酒。
2019年8月13日

撤銷牛津劍橋能讓英國變得更公平嗎?

庫柏:英國社會流動性「停滯不前」,牛津劍橋對於固化英國精英階層起了很大作用,是時候對它們做出改革。
2019年8月5日

特朗普、約翰遜和新的激進部落

庫柏:美英都已在政治上形成佔據主導地位的新的激進部落。特朗普喚醒美國的種族主義傳統,而英國的退歐部落已取代保守黨部落。
2019年7月30日

民粹主義者沉溺「沼澤」

庫柏:因承諾「排干沼澤」而當選的民粹主義者們現在被指責沉溺於沼澤中,他們正在失去對腐敗政治問題的控制。
2019年7月16日

關於氣候變化的嚴酷事實

庫柏:現在的政治家無法處理氣候問題,世界需要一個懂工程學、把氣候問題放在首位的新政治階層。
2019年7月15日

英國人對生活滿意嗎?

庫柏:圍繞退歐的激烈辯論給人以英國問題重重的印象,但93%的英國人表示,他們對生活「相當」或「非常」滿意。
2019年6月10日

民粹主義時代的自由派媒體

庫柏:2016年的民粹主義勝利讓自由派媒體意外。然而自那以來我們並未消亡,也沒有改變立場,而是半自覺地成了自由派讀者的俱樂部。
2019年4月28日

現在是人類的最好時代,但可能好景不長

庫柏:當下是一段相對美好的時光,但這段時光不會長久。經濟衰退、政治亂局、戰爭、全球變暖都在威脅著人類。
2019年4月10日

我在開普敦親歷氣候變化

庫柏:在近年持續乾旱的這個南非城市,兩分鐘快速淋浴成為標準。去年,該市差點成為地球上首個斷水的大城市。
2019年4月8日

歐盟內部的敵人:留歐疑歐派

庫柏:相比英國退歐派,在波蘭和匈牙利等國掌權的留歐疑歐派更危險,因為他們在歐盟內部佔盡好處,卻不理會聯盟規則。
2019年3月25日

英國有必要舉行第二次退歐公投

庫柏:因為關注點不同,留歐派和退歐派的對話向來就好比雞同鴨講。不管怎樣,真正的退歐將與幻想中的退歐大為不同。
2019年3月13日

外語還值得學嗎?

庫柏:在這個全球說英語和即時翻譯應用盛行的時代,還有必要花大力氣學其他外語嗎?又該選擇哪門語言呢?
2019年3月7日

道路:新的政治戰場

庫柏:兩種機動形式正在發生衝突:郊區和農村的車主與無車的城市居民。這場衝突在法國爆發,但已開始蔓延。
2019年3月6日

特朗普與英國退歐的驚人相似之處

庫柏:就像在不同家庭長大的同卵雙胞胎一樣,特朗普與英國退歐「項目」到頭來變得驚人地相似。我梳理了兩者的理念。
2019年2月28日

傑拉爾德——拒絕傳統美國夢

庫柏:貧民區出身的黑人男同性戀者傑拉爾德被譽為美國夢的化身,但他的新書卻拒絕為美國體制的不公正背書。
2019年1月24日

「黃背心」與民粹主義神話

庫柏:我住在巴黎抗議遊行的要道邊上。據我親眼所見,黃背心抗議者人數並不多,他們之所以上電視,只是因為其中少數人訴諸暴力。
2018年12月17日

「北歐夢」正在取代「美國夢」?

庫柏:特朗普承諾要重振「美國夢」,但許多美國人想要的,卻是高稅收、低壓力、相對平等的「北歐夢」。
2018年12月14日

如何有效地傳播綠色理念?

庫柏:沒多少人關心地球未來,至少沒有關心到據此投票的程度。因此,講述綠色故事需借鑒民粹主義的成功經驗。
2018年12月10日

退歐的英國失去朋友得罪眾人

庫柏:英國在退歐過程中的所作所為,堪稱「如何失去朋友和得罪眾人」的教科書。在糟糕的開頭之後,英方表現出令人匪夷所思的無能。
2018年11月27日

一戰停戰協議的教訓應被銘記

庫柏:在國際關係中,哪怕是你的對手,也要像對待長期商業夥伴那樣對待他們。如果你為了短期利益傷害他們,他們不會忘記。
2018年11月8日
西蒙•庫柏(Simon Kuper)1994年加入英國《金融時報》,在1998年離開FT之前,他撰寫一個每日更新的貨幣專欄。2002年,他作為體育專欄作家重新加入FT,一直至今。如今,他為FT周末版雜誌撰寫一個話題廣泛的專欄。
123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