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會員專享中美貿易戰專題
觀點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香港與大陸應建立IPO跨市免檢機制

蘇培科:利用好港股市場,既可疏導境內企業IPO問題,也可盤活香港股市,同時也會倒逼內地監管體制改革。
2016年9月8日

FT社評:應對全球化挑戰沒有統一模式

每個國家的解決方案必須根據本國國情制定。G20過去沒有、將來也無法拿出一種包容性資本主義的通用模式。
2016年9月8日

特朗普繼承了尼克松的陰暗面

盧斯:尼克松曾篤信,喚起人們反應的是恐懼,而不是愛。如今「點燃白人中產階級的憤怒」成了特朗普競選戰略。
2016年9月8日

當創業成為一種「全民運動」

創業成為新的「上山下鄉」運動是值得警惕的,它可能會洗劫中產階層,助長整個社會浮躁、貪婪、功利的風氣。
2016年9月7日

FT社評:英國政府須就退歐消除企業擔心

日本呼籲英國保持單一市場準入也許只是個願望,但日方提出的問題對於英國企業同樣緊迫,這些問題將需要答案。
2016年9月7日

中國助推多邊開發銀行機制創新

顧賓:這是自2013年倡議成立亞投行以來,在基礎設施投融資領域,中國再一次為全球經濟治理提供公共產品。
2016年9月7日

默克爾如何應對民粹政黨崛起?

德國總理默克爾是個務實派,並非情感型或魅力型領袖。但如今情感和焦慮正在幫助她的政敵崛起,她該怎麼辦?
2016年9月7日

G20應關注全球經濟新框架G3

鞠建東、余心玎: 既不是美國試圖恢復的G1,也不是美中對抗的G2,與全球鼎足三立相適應的G3,才是全球經濟新框架未來。
2016年9月7日

創業公司的「期權糾紛」如何避免

王新銳:互聯網行業內的期權糾紛大多不是一方「處心積慮」的結果,而往往是企業與員工在設計過程中沒有充分博弈所致。
2016年9月7日

和米資本谷懿:中國創業者不必對創新有執念

谷懿認為,中國創業者與其糾結於面面俱到的創新,不如想想如何把別人的想象力合法「拿來」,更好地為己所用。
2016年9月7日

FT社評:香港分離運動根源在北京

本次香港立法會選舉,6名支持香港自決的候選人當選為立法會議員,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北京方面的強硬態度所致。
2016年9月6日

新時代的「自動化妄想症」

人們總會誇大描繪所處的時代,認為自己面臨的挑戰是空前的,如今我們在思考自動化未來時也犯了這種毛病。
2016年9月6日

「斬首」恐怖組織未必解決問題

ISIS負責對外關係和宣傳的阿德納尼死於美國空襲。正是他在2012年宣布跨越敘利亞和伊拉克邊境建立哈里發國。
2016年9月6日

令人啼笑皆非的法國布基尼禁令

施特勞斯:很難看出穆斯林婦女的泳裝有顛覆性。再說,無論你怎麼看布基尼,都很難看出禁止它會有什麼用處。
2016年9月6日

中國應警惕房地產泡沫

劉陳傑:當前房地產市場的火爆背後是實體經濟投資回報率過低,資金不願意進入實體經濟,都在追逐資產泡沫。
2016年9月6日

中美為何不會發生新「冷戰」?

張勇:所謂中美陷入新「冷戰」乃至「必戰」的宿命論是迷思。中美之間不存在陷入「冷戰」對抗的條件或現實。
2016年9月6日

庫克終須超越喬布斯的遺產

FT社評:蒂姆•庫克若想在蘋果帥位待上十年,他必須推出屬於自己的出人意料的產品。這是一個可怕的挑戰。
2016年9月5日

中國還會繼續推進改革嗎?

陶景洲:中國政策制定者不願進一步開展以市場為導向的改革,自由市場在中國經濟生活中的角色將會日益弱化。
2016年9月5日

最高層為何鮮有女性?

斯托金:為何女性沒法晉陞到組織和專業的最高層?在被問及為何會這樣時,我可以有信心地說,是因為職場文化。
2016年9月5日

「剪電線」創業者和O2O「接盤俠」

閆曼:某些找不準市場需求,又無法成為網紅的創業者,可能會選擇來一場「現象級事件行銷」。
2016年9月5日

書評:如何做好家長?

貝里克:我們能給予子女的禮物是停止擔心,讓他們開闢自己的道路。這意味著一個令人心碎的事實:必須放手。
2016年9月5日

法國治安為何差到華人上街遊行?

陳振鐸:8月9日法國華人張朝林遭遇暴力搶劫,不治身亡,最終引發8月21日近兩千華人舉行「反暴力、要安全」遊行。
2016年9月2日

G20峰會應關注全球貿易新常態

鞠建東、余心玎: 全球貿易結構巨變,「美國核心」的舊結構已被中美德新結構取代,各國應關注四大核心問題。
2016年9月2日

學者為何穿上學袍?

毛壽龍:思想和思想家都是危險的,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或許我們應該希望學者穿上學袍,為學術贏得一片天地。
2016年9月2日

特里薩•梅在華出席G20峰會將面臨尖銳問題

英國首相出席G20峰會期間,東道主會有一些尖銳問題,包括英國退歐后角色,及中英「黃金時代」是否出現變數。
2016年9月2日

台灣兆豐金掀起新金融風暴

陳一姍:台灣金控公司十年來首次遭紐約金融監管機構重罰,引爆台灣政壇、媒體、司法界一連串光怪陸離的現象。
2016年9月2日

新興市場難逃美聯儲影響

桑曉霓:無論基本面如何,這是一個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仍掌握危險影響力的世界。新興市場的回暖可能是暫時的。
2016年9月2日

網貸新規:P2P平台的異化和回歸

王新銳、羅為、郭君磊:P2P的冬天是不是也要來了?網貸新規對P2P平台來說,是「為你好」還是「要你命」?
2016年9月2日

G20峰會能否釋放開放與改革信號?

德國駐華大使柯慕賢:在「通過創新驅動增長」和共同反對保護主義這兩個重點問題上,G20仍有許多挑戰需要克服。
2016年9月2日

美聯儲政策信號令人失望

薩默斯:我對美聯儲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度研討會曾經寄予厚望,但這次會議未能認真考慮重大政策改變。
2016年9月1日

G20峰會:誰來承擔改革的代價?

周浩:解決全球經濟發展困境,必須實施大規模結構性改革,但過去經驗表明,結構性改革中摻雜過多的「逆周期性政策」。
2016年8月29日
|‹上一頁‹‹60460560660760860961061161261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