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計劃生育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為什麼不徹底放棄對生育的限制?

鄧聿文:政府不願放棄對人口和生育的計劃和干預,用有形之手來調節控制人口數量,這反映了對生育權的漠視。
2019年3月12日

調查:中國人為什麼不願意多生小孩?

FT《投資參考》的調查顯示,近六成的中國城市受訪者表示相關費用是限制生育的最大因素,只有4%表示是政策限制。
2018年10月26日

想生不敢生:高房價削弱二孩政策了嗎?

周穎剛、彭鷺、蒙莉娜:一胎化期間,中國人想生而不能生。如今二孩政策放開了,中國人卻因高房價而不敢生。
2018年8月23日

調查:中國女性面對的職場不平等問題

根據FT《投資參考》的最新調查和研究,先解決中國職場的性別不平等問題,或許可以因此解決低生育率的現況。
2018年6月29日

為什麼中國城市女性不願多生二孩?

靳永愛:中國實施全面二孩政策後,出生人數不升反降,反映出育齡婦女生育意願較低已成為一個普遍的現象。
2018年4月4日

生孩子不該是人口紅利消失的對策

李志龍:解釋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人口紅利是繞不過去的原因,但人口紅利消失並不是洪水猛獸,它既非經濟增長的充分條件也非必要條件。
2018年3月22日

檢討中國計劃生育政策

鄒至莊:在1980年中國政府決定限制生育是沒有必要的,這麼做弊多於利,建議以後政府決策前徵求經濟學家的意見。
2017年8月31日

研究顯示中國人口或已被印度超過

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學者易富賢表示,中國官員將中國1990年至2016年間的出生人數高估了近9000萬。
2017年5月24日

分析:中國政府鼓勵人們生育更多子女

在放棄獨生子女政策不到18個月後,中國政府想方設法鼓勵人們生育更多子女,以提高出生率和防止人口下降。
2017年2月27日

如何評估中國全面二孩政策?

易富賢:如何讓人口走向可持續發展之路,是中國面臨的嚴峻挑戰,這需要改革整個社會、經濟、價值體系。
2016年12月26日

中國二胎媽媽們的新態度

隨著中國放開二胎政策,其醫療系統開始逐漸減少剖腹產比率。在產婦群體中,一條戒斷「剖腹產執念「的戰線也就此拉開。
2016年12月7日

中國人真的「重男輕女」?

FT駐上海記者楊蓓蓓:《中國的隱匿兒童》一書指出,中國農民並非天生討厭女兒,只是過去中國實行的一胎化政策扭曲了中國農民的天性。
2016年4月5日

世行預警中國「未富先老」

世界銀行發布報告稱,到2040年中國將減少逾9000萬勞動人口,超過德國人口總和。分析人士預計,儘管中國已經放鬆了獨生子女政策,但此舉可能僅會暫時拉動人口上揚,長期效果將並不顯著。
2015年12月10日

數百失獨父母在北京抗議

他們要求得到養老補償,並將這一條寫入允許所有夫婦生育二胎的新規定
2015年12月3日

「二孩政策」不會解決養老金難題

MIT斯隆管理學院波曾:中國的「二孩政策」向正確方向邁出了一步,但這不太可能對勞動人口與退休人口的比例產生重大影響。因此,中國的養老體系將依然承壓。
2015年12月1日

中國很難再現「嬰兒潮」

中國政府可以通過法令實現很多目標,但很難讓人多生孩子。墮胎太多、性生活太少、精子太少——中國現代社會的種種現象對政府希望推動的「全面二孩」計劃沒有助益。很多夫婦不願生二孩,有的甚至一孩都不想生。
2015年11月26日

中國官員解釋推遲放棄一孩政策原因

計生委副主任王培安稱,幾年前的一項研究表明,終結一胎化政策將導致出生人口激增
2015年11月11日

中國政府放權之路並非坦途

專欄作家皮林:出台二孩政策和取消存款利率上限,都是具有高度象徵意義的政策變化,標誌著中國政府正在退出民生的兩個重要領域。但這並不意味中國放鬆權力的改革會一帆風順。政府內部有人希望放棄管控,但另一部分人卻不肯放手。
2015年11月6日

沒有兄弟姐妹的一代

FT撰稿人劉海寧:中國的獨生子女一代如今多數處於生育佳齡,此時出台普遍二孩政策,恰逢其時,但一胎化政策對中國人的影響卻需要更長時間來消除。
2015年11月4日

中國計生官員前途未卜

隨著中國結束一胎化政策,數以百萬計的計生官員們面臨著不確定的未來。30多年來,他們因執行計劃生育政策而遭到許多中國人的反感。
2015年11月3日

那些為「計生」犧牲過的中國人

FT中文網撰稿人陶太:遲到的慈悲依舊是慈悲。但30多年裡,為中國「計生」政策付出代價的人,不該被忘記。何時,生育權才能不被「計劃」?
2015年11月3日

全面二孩政策對中國樓市利好有限

中原集團劉淵:短期看,全面二孩政策對樓市產品的結構影響顯然大於數量影響。因為即使從現在起人口出生率增加,也改變不了5-15歲這一代年輕人口數量大減的局面。
2015年11月2日

分析:中國全面放開二孩的影響

中國2013年末部分放寬獨生子女政策並未帶來生育率明顯上升,考慮到社會和經濟因素,此次全面放開二孩產生的影響可能有限。
2015年10月30日

中國宣布普遍二孩政策

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決定,中國所有夫婦均可生育兩個子女。這個決定是一大讓步,將受到中國很多普通人的歡迎。但人口專家稱,這一改變不太可能對人口規模有很大影響,因為之前的「單獨二胎」政策並未帶來生育高峰。
2015年10月30日

中國廢止了一胎化,但仍未廢止計劃生育

美國威斯康星大學學者易富賢: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宣布的「全面二孩」政策是一個偉大的進步,但只有徹底停止計劃生育,才標誌著「尊重生命、保障人權、人口是財富、將人當人看「的新時代的開始。
2015年10月30日

江蘇如東:老齡化危機的預演?

一胎化政策給中國社會造成了長遠影響,也帶來了當初決策者始料未及的後果,包括提前進入老齡化社會。江蘇省如東縣的現狀恰如「樣板間」,提前展示了中國老齡化社會的未來。
2015年10月30日

中國棄嬰往事

我的兩個養女出生於上世紀末,由於命運、政治和經濟上神奇的機緣巧合,那段時期是中國農村拋棄女嬰的高峰期,她們的存在反映了一個很大程度上已不復存在的中國。
2015年7月24日

中國老齡化問題的解決之道

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姚洋:人口老齡化正在損害中國的經濟增長。中國應考慮放棄計劃生育政策,延遲退休,提高年輕人教育水平,加大研發支出。
2015年6月3日

一位中國盲人律師的抗爭與求索

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傑榮:陳光誠在自傳《赤腳律師》中,講述了自己從自學法律、為農民維權、被拘禁到重獲自由的非凡經歷,分享了他對當代中國的許多深刻觀察。
2015年3月24日

全面二孩政策不會改變中國人口結構

如果中國政府真的想要提升生育率,並確保將來有足夠多的年輕人來贍養退休老人,它就應該努力提升家庭收入,降低撫養孩子的成本。
2015年10月30日

中國居民消費不足的癥結何在?

天則經濟研究所茅於軾:中國的居民消費弱的原因和中國的經濟制度,特別是所有制有關。公有製為主的結果必定是要素所得大部分歸了公。居民收入有限,結果是居民消費不足。
2015年5月12日
123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