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能源

新探明石油儲量降至逾60年來最低水平

或預示從本世紀20年代中期開始,石油供給將會減少
2016年5月9日

中國獨立煉油廠參與全球石油交易

這些去年獲得首批進口許可證的「茶壺」煉油廠,正尋求繞過中間商直接參与國際採購
2016年5月4日

中國亟需解決煤電業產能過剩難題

華北電力大學袁家海:建議中國在「十三五」期間全部凍結核準新建煤電項目,紅色預警省份的煤電項目全部緩建,以電力體制改革和市場化來治本。
2016年4月29日

沙特改革無法繞過教權

FT國際事務編輯加德納:沙特王室與伊本•阿卜杜勒•瓦哈卜家族締結的歷史性條約,是穆罕默德王子改革計劃面臨的最大的障礙。此條約不改變,改革計劃很難取得成功。
2016年4月29日

李嘉誠向加拿大赫斯基能源注資13億美元

分析師認為,香港首富通過旗下長江基建和電能實業所購入的資產並不貴
2016年4月27日

Lex專欄:多哈凍產談判失敗之後

歐佩克各國石油部長的多哈談判未能達成石油產量凍結協議,油價和股價隨之雙雙下跌。與低油價伴隨的信用違約的增多,讓為能源業提供貸款的銀行焦慮不安。
2016年4月19日

多哈談判未能達成石油產量凍結協議

沙特和伊朗之間的僵局持續惡化,可能觸髮油價新一輪跌勢
2016年4月18日

中國應遏制不必要的燃煤電廠建設

綠色和平組織Lauri Myllyvirta:儘管中國對燃煤電廠的需求已達到峰值,然而在能源監管和資本分配雙失靈的前提下,對燃煤電廠的投資仍然被推入高位。
2016年3月30日

美國石油開採商如履薄冰

尼爾•吉森斯、張鈺函:國際原油供給-需求再平衡的緩慢進程,將導致油價在今年剩下的日子裡處於每桶50美元以下。美國石油開採商的財務狀況令人擔憂。
2016年3月21日

報告:2015年全球能源相關排放持平

國際能源署的數據顯示,應對氣候變化的努力可能比原來想象的更快奏效
2016年3月16日

沙特鼓勵美企投資以降低對油價依賴

沙特官員在與美國企業高管接觸,欲借外國投資改善經濟提振就業
2016年2月29日

從美國頁岩油成本看油價走勢

中債資信評估公司黎軻:此輪油價下跌是三大因素合力結果,技術進步是美國頁岩油成本下降主要原因;今年油價難有起色, 27-42美元為OPEC對油價的合意運行區間。
2016年2月29日

低油價是經濟增長的福音嗎?

FT專欄作家哈福德:目前的低油價未必會帶來期待的經濟刺激效果,因為美國消費者把省下的錢用來償還債務,而俄羅斯、沙特則在大幅削減投資及公共支出。
2016年2月29日

中國核電「大棋局」

中國正在大力發展核電,每隔幾個月就有一座反應堆開工建設。中國還希望輸出核電站建設專長,最終出口反應堆設計。中國還在海外發現了空前的商機。
2016年2月19日

FT社評:油價只會有限反彈

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的石油產量凍結協議不會緩解石油供應過剩的局面,油價即使反彈,幅度也是有限的。總體上看,低油價對經濟增長是一種刺激。
2016年2月19日

石油市場「硝煙」濃

IHS副董事長尤金: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正對石油市場狂轟濫炸,而油價似乎無處可藏。被解除制裁的伊朗石油重返一個供過於求的市場,將帶來新一波炮火。
2016年1月22日

切斷ISIS的經濟命脈

英國能源專家巴特勒:空襲改變了敘利亞和伊拉克北部的遊戲規則,使ISIS依靠石油獲得收入的商業模式不再可行。但ISIS未被擊潰,它仍構成嚴重威脅。
2016年1月19日

國際油價跌破每桶28美元

市場擔心,對伊朗制裁解除後全球市場供應過剩狀況會加劇
2016年1月18日

沙特準備打低油價「持久戰」

歐佩克最大產油國宣布的預算顯示,它將想方設法壓低財政赤字
2015年12月30日

沙特出台提高汽油價格等緊縮措施

為爭奪市場份額全力開採石油,使這個海灣產油國財政緊張
2015年12月29日

油價暴跌把能源企業逼上絕路

不少企業面臨清盤,債權人將得不到償付,而只能分到變賣資產所得的一部分
2015年12月28日

成品油價折射中國經濟難題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葉檀:中國發改委不下調油價,給了大眾當頭一棒。在這一決定的背後,折射出經濟下行、債務風險、稅費改革等一系列難題。
2015年12月28日

能源存儲不再遙不可及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國王政策研究所主席巴特勒:按照目前的發展速度,一些能源存儲技術有望在5年內具備經濟可行性,取代一部分傳統的能源選項。
2015年12月28日

國際油價跌至11年來最低

布倫特基準原油跌至每桶36.17美元,是2004年以來的最低價
2015年12月21日

油價跌至七年低點 接近金融危機最低水平

市場人士稱,「空氣中再次嗅到恐慌味道,今年將以不安基調結束」
2015年12月15日

數據:中國降低對OPEC原油依賴

作為全球最大的石油凈進口國,中國的國際能源佈局正日趨多元。數據顯示,近年中國從歐佩克國家的石油進口大幅下降,轉而向俄羅斯和巴西敞開大門。
2015年12月10日

廉價石油僵局說明了什麼?

FT首席經濟評論員沃爾夫:石油價格為何下跌?是暫時現象,還是全球石油市場的結構性變化?如果是後者,又會對世界經濟、地緣政治以及氣候變化產生何種影響?
2015年12月10日

受油價拖累 海灣國家主權基金掀起贖回潮

油價崩盤後產油國紛紛陷入財政緊張,唯有寄望從主權財富基金獲得現金流
2015年12月7日

準確理解中國的煤炭消費

齊曄、鄔桐:中國煤炭消耗雖在減少,但仍將在今後十年內作為一種主要的能源來源。我們應將這些挑戰與已實現的進步對比來看,並將其置於當前大環境下分析。
2015年12月3日

Lex專欄:中石油改革的正確方向

中石油進行的資產重組將不會帶來根本性改變。沒理由將中石油的管道網路與上游石油和天然氣業務捆綁,全部出售給第三方,減少國家控制,才是正確的做法。
2015年11月27日

煤炭行業遭遇寒冬

受天然氣衝擊及化石燃料撤資運動影響,全球煤炭價格和煤炭礦業公司股價出現顯著下降。中國也因經濟減速和增長模式轉變放緩對煤炭的需求。
2015年11月16日
|‹上一頁‹‹4567891011121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