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美國經濟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觀點:美國信用評級不應被下調

Evercore Partners董事長奧特曼:美國提高債務上限的問題已告一段落,但仍有人猜測評級機構會下調美國的信用評級。其實,現在幾乎不存在下調美國評級的理由。
2011年8月5日

奧巴馬形象因債務僵局受損

美國債務鬧劇的最大受害者,可能是今天慶祝50歲生日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在最終協議中,他的加稅呼籲被共和黨否決;還有許多人認為,他未能發揮領導作用。
2011年8月4日

勿讓債限鬧劇轉移視線

FT經濟社評撰寫人桑德布:美國債務上限鬧劇把人們的視線從更要緊的事情上轉移開來。美國政客把大量精力投入不必要的債限談判,近乎於過失犯罪。
2011年8月4日

中國對美元仍不放心

美國在最後一刻避免違約後,按理說中國會鬆口氣。但在華盛頓上演這場鬧劇期間,中國表達的看法前後相當一致:美元今天得救了,但其未來仍岌岌可危。
2011年8月3日

美眾議院通過債務協議

美國眾議院周一夜間已經通過兩黨領袖達成的債務上限協議,同意提高政府債務上限2.1兆美元。但有關協議仍有待參議院周二投票批準。
2011年8月2日

美國就業前景堪憂

FT專欄作家約翰•加普:美國製造業擁有高科技和高生產率,但無法為數百萬失業工人創造大量就業機會。美國工人失業之際,華盛頓表現得效率低下。
2011年8月2日

美國達成債務上限協議

奧巴馬宣布,美國國會已達成框架協議,將把14.3兆美元的債務上限分兩階段提高2.4兆美元。此舉使得美國政府能夠支付債務利息和其他到期帳單,有助於保住美國AAA信用評級。
2011年8月1日

五問美國政府

FT專欄作家吉蓮•邰蒂:美聯儲和美財政部都沒有做到,向市場清楚明了地解釋:如果8月2日以前,提高債務上限的協議仍未達成,或美國國債的信用評級被調低,它們怎麼做。
2011年8月1日

違約陰影下美國國債遭拋售

由於擔憂美國財政部可能在下周推遲償還債務,市場在美國眾議院投票前紛紛減持美國國債,使短期國債收益率在周四達到新高。此外,華爾街巨頭也聯名上書,警告美國違約或主權評級遭降後果嚴重。
2011年7月29日

美國須防憲法迷信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美國出現了一種政治傾向,即試圖從憲法中尋求所有問題的答案。這種所謂茶黨主張十分危險。憲法非但不能解決債務上限難題,反而已經成為問題的一部分。
2011年7月27日

華盛頓正在拖垮美國

FT專欄作家克魯克:美國債務上限僵局的確是個非常事件,這一點毋庸置疑:無論最終如何解決,國會和白宮近來的表現都已將財政失責推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
2011年7月27日

Lex專欄:美國降級並非世界末日

美國主權信用評級首次遭下調,不太可能導致美國舉債成本大幅上升。中期內,不太可能出現大量資金逃離美國的現象。相比之下,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更令人擔憂。
2011年8月8日

評級下調不會影響美債收益率

澳新銀行劉利剛:喪失標普AAA評級似乎意味著美國舉債成本會上升,但日本的經驗表明,喪失AAA評級對美國國債的收益率不會有太大影響。
2011年8月8日

歐洲「雷曼時刻」倒計時

FT美國版主編邰蒂:我曾警告投資者今年夏天不要安排長假。我不幸言中了。歐元主權債務危機的進展,與2008年下半年美國金融危機的發展軌跡何其相似。
2011年8月8日

美國降級開啟新時代

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CEO埃利安:全球金融市場必須面對一種新現實。由美國提供的全球公共產品,從美元到金融市場,其地位都會隨著此次評級下調被侵蝕。
2011年8月8日

美國財政已到危機邊緣

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巴羅:金融危機和住房市場危機正被新出現的財政危機取代。如果不採取行動,這場危機的破壞力會讓2008-09年的衰退相形見絀。
2011年8月8日

紐約梅隆率先以收費應對「存款狂潮」

面對急速增多的存款,該行在美國銀行業中率先表示將對大額存款收取費用
2011年8月5日

FT社評:美債鬧劇未落幕

美國國會終於在規定的最後期限到來前達成了提高債務上限的協議,但這並不意味著這場長達數月的鬧劇已經劇終,這只是幕間休息。
2011年8月4日

奧巴馬簽署提高債務上限法案

圍繞財政政策的激烈爭論和棘手談判,在數周時間裡把美國推到了災難邊緣,危及美國的AAA信用評級以及美國國債作為全球投資者安全避風港的地位。
2011年8月3日

早該下調美國評級

美國學者萊因哈特夫婦:即便美國就債務上限達成協議,除非有更多進展,否則美國仍將面臨巨大壓力,來自評級機構的壓力首當其衝。
2011年8月3日

債務危機:奧巴馬錯失先手

幾個月來,奧巴馬似乎都在表示,長期債務對美國而言不是大問題。但從預算看,公共債務將以離譜的幅度上升。FT專欄作家克魯克認為,奧巴馬也許會是此次危機的最大輸家。
2011年8月2日

美國債務危機背後的憲政危機

波士頓薩福克大學歷史系副教授薛涌:美國或許可以避免一場債務危機,但總統和國會之間的財政權限之爭依然沒有解決,相關的憲政危機依然存在。
2011年8月2日

美國承受不起債務僵局

美國前財長魯賓:要突破美國當前的財政僵局,關鍵在於美國人民和領導人的政治意願。美國承受不起政治運作一切照舊的代價。
2011年8月1日

美國參議院「接近」債務共識

美國參議院在提高美國債務上限、避免違約的問題上逐漸接近達成共識。但各方在周日仍保持謹慎,因為參議院拿出的任何協議仍須得到美國眾議院投票通過。
2011年8月1日

中國官方媒體抨擊美國債務上限僵局

新華社評論稱,華盛頓在如何提高債務上限問題上玩邊緣政策是「危險而不負責任的」,在美國兩黨惡鬥中,其他許多國家的利益也將受到影響。
2011年7月29日

美國繼續滑向違約邊緣

眾議院今天將表決共和黨提案,但該黨部分議員可能「倒戈」
2011年7月28日

FT社評:美國政客勿玩火!

美國債務上限僵局可能釀成一場災難,而且已經造成損害。貨幣市場基金已開始囤積現金,銀行也在儲備流動性,這讓那些需要信貸的人更難獲得信貸。
2011年7月28日

美債談判背後的戲碼

FT中文網特約撰稿人劉海影:美國債務上限僵局反映了共和、民主兩黨在治國理念上的根本分歧。但中國無需過分擔心外儲投資價值,而更應該擔心美國經濟轉弱、貿易逆差收窄對中國出口帶來的挑戰。
2011年7月28日

美國違約大限在即 市場增持現金

貨幣市場基金正積攢流動性以應付客戶大規模贖回的局面
2011年7月27日

美國債務上限僵局未破

投資者進一步退守避險資產,瑞士法郎匯率和金價均創新高
2011年7月26日

Lex專欄:美國能避免違約嗎?

距離美國達到法定債務上限只有一周時間,但投資者顯然仍認為美國來得及找到出路。假如事與願違,市場反應可能是戲劇性的。
2011年7月26日
|‹上一頁‹‹2324252627282930313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