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經濟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就業前景堪憂

FT專欄作家約翰•加普:美國製造業擁有高科技和高生產率,但無法為數百萬失業工人創造大量就業機會。美國工人失業之際,華盛頓表現得效率低下。
2011年8月2日

美國達成債務上限協議

奧巴馬宣布,美國國會已達成框架協議,將把14.3兆美元的債務上限分兩階段提高2.4兆美元。此舉使得美國政府能夠支付債務利息和其他到期帳單,有助於保住美國AAA信用評級。
2011年8月1日

五問美國政府

FT專欄作家吉蓮•邰蒂:美聯儲和美財政部都沒有做到,向市場清楚明了地解釋:如果8月2日以前,提高債務上限的協議仍未達成,或美國國債的信用評級被調低,它們怎麼做。
2011年8月1日

違約陰影下美國國債遭拋售

由於擔憂美國財政部可能在下周推遲償還債務,市場在美國眾議院投票前紛紛減持美國國債,使短期國債收益率在周四達到新高。此外,華爾街巨頭也聯名上書,警告美國違約或主權評級遭降後果嚴重。
2011年7月29日

美國須防憲法迷信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美國出現了一種政治傾向,即試圖從憲法中尋求所有問題的答案。這種所謂茶黨主張十分危險。憲法非但不能解決債務上限難題,反而已經成為問題的一部分。
2011年7月27日

華盛頓正在拖垮美國

FT專欄作家克魯克:美國債務上限僵局的確是個非常事件,這一點毋庸置疑:無論最終如何解決,國會和白宮近來的表現都已將財政失責推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
2011年7月27日

中國對美債仍有信心?

中國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夏斌對FT表示,美國不提高債務上限的幾率很小。但他認為,中國仍需加速本國外匯投資的多元化,因為長期來說美元勢將走低。
2011年7月18日

奧巴馬兩邊不討好

FT專欄作家克萊夫•克魯克:為了提高美國債務上限,奧巴馬提出了一個減赤4兆美元的「大妥協」方案。此舉不僅觸怒了民主黨,也未換來共和黨的讓步。
2011年7月15日

美國失業型復甦無異衰退

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泰森:美國經濟在復甦之路上已行走了兩年,但失業依然高企 。勞動人口比例正逼近25年來的最低位。對許多美國人來說,這種失業型復甦無異於衰退。
2011年7月11日

美國承受不起債務僵局

美國前財長魯賓:要突破美國當前的財政僵局,關鍵在於美國人民和領導人的政治意願。美國承受不起政治運作一切照舊的代價。
2011年8月1日

美國參議院「接近」債務共識

美國參議院在提高美國債務上限、避免違約的問題上逐漸接近達成共識。但各方在周日仍保持謹慎,因為參議院拿出的任何協議仍須得到美國眾議院投票通過。
2011年8月1日

中國官方媒體抨擊美國債務上限僵局

新華社評論稱,華盛頓在如何提高債務上限問題上玩邊緣政策是「危險而不負責任的」,在美國兩黨惡鬥中,其他許多國家的利益也將受到影響。
2011年7月29日

美國繼續滑向違約邊緣

眾議院今天將表決共和黨提案,但該黨部分議員可能「倒戈」
2011年7月28日

FT社評:美國政客勿玩火!

美國債務上限僵局可能釀成一場災難,而且已經造成損害。貨幣市場基金已開始囤積現金,銀行也在儲備流動性,這讓那些需要信貸的人更難獲得信貸。
2011年7月28日

美債談判背後的戲碼

FT中文網特約撰稿人劉海影:美國債務上限僵局反映了共和、民主兩黨在治國理念上的根本分歧。但中國無需過分擔心外儲投資價值,而更應該擔心美國經濟轉弱、貿易逆差收窄對中國出口帶來的挑戰。
2011年7月28日

美國違約大限在即 市場增持現金

貨幣市場基金正積攢流動性以應付客戶大規模贖回的局面
2011年7月27日

美國債務上限僵局未破

投資者進一步退守避險資產,瑞士法郎匯率和金價均創新高
2011年7月26日

Lex專欄:美國能避免違約嗎?

距離美國達到法定債務上限只有一周時間,但投資者顯然仍認為美國來得及找到出路。假如事與願違,市場反應可能是戲劇性的。
2011年7月26日

美國仍未就提高債務上限達成協議

白宮和共和黨仍各執己見,繼續把責任歸在對方頭上
2011年7月25日

分析:美國債務上限談判

華盛頓多數人士認為,現在已沒有足夠時間讓「六人幫」的完整提案趕在8月2日之前在國會兩院通過、然後由奧巴馬簽署成為法律。
2011年7月22日

美國不限財政開支無異於自殺

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院長哈伯德:實施長期支出限制的必要性無可爭議——增稅以適應未來支出軌跡是不可行的,在經濟上屬於自殺行為。
2011年7月22日

FT社評:美國債務風險「拆彈」難

距離美國提高債務上限的截止日期已沒有幾天,民主黨與共和黨議員卻仍在各說各話,新方案滿天飛。美國國會花了幾個月來裝腔作勢,現在已無時間來解決更棘手的問題。
2011年7月21日

美國必須長期勒緊褲腰帶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主編朱克曼:提高債務上限對美國來說只是權宜之計,欲使事情回到正軌,美國必須步入全新的緊縮時代,長期削減開支。
2011年7月20日

美國技術性違約的真正風險

FT專欄作家邰蒂:真正的風險是不可預測的政治,從這個意義上說,預測富裕「發達」市場債務走勢開始和預測「新興」市場越來越相似。
2011年7月19日

FT社評:美國必須破解債務僵局

美國債務上限談判的最後日期逼近,相關各方依舊在大玩邊緣政策,把危局變得更加險惡。美國可能出現債務違約的現實,更加緊迫地擺在華盛頓和全世界面前。
2011年7月18日

美國必須儘快達成債務協議

美國前財政部長薩默斯:考慮到美國所面臨的財政挑戰的規模,做的太少,會比做的太多,帶來更大的風險。
2011年7月18日

美國共和黨議員提出上調債務上限新方案

該方案將使奧巴馬不需共和黨人支持便可上調債務上限,各界反應不一
2011年7月14日

美聯儲爭議刺激政策

由於美國就業和通脹前景的不確定性,美聯儲就是否再實施定量寬鬆舉棋不定。
2011年7月13日

奧巴馬欲與共和黨就財稅問題妥協

但白宮內部對能否達成一項全面協議深感疑慮
2011年7月8日

預算困境說明政客無能

FT專欄作家克萊夫•克魯克:美國民主黨人沒有任何財政計劃,共和黨人倒是有一份財政計劃,但就連他們自己也不喜歡這份計劃、不願討論這份計劃的細節。
2011年7月7日

看空美債是個錯誤

FT中文網特約撰稿人劉海影:中國可能正在考慮將更多外儲投資於歐債,這需要三思。從美元匯率及美元利率角度分析,美債前景值得謹慎樂觀。
2011年7月4日
|‹上一頁‹‹28293031323334353637››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