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普京

俄羅斯和西方此消彼長?

斯圖德曼:1991年聖誕日,戈爾巴喬夫辭職,蘇聯解體。25年後的今天,俄羅斯國力漸強,但其深層問題仍然存在。
2016年12月21日

日俄接觸應受到西方歡迎

船橋洋一:日本不應把俄羅斯牌作為其對中國整體戰略的一部分,但西方應該歡迎日本和俄羅斯雙邊關係正常化。
2016年12月13日

俄羅斯將發行首隻人民幣債券

俄財政部將於明年初發行60億元人民幣不同期限債券,此舉將為俄方開闢新融資選項,也標誌中俄關係進一步加深。
2016年12月8日

普京的敘利亞棋局

加德納:俄羅斯不僅在戰術上對美國的中東霸主地位發起挑戰,同時還重新承擔起與大國地位相伴隨的艱巨責任。
2016年12月6日

普京:期待與美國關係正常化

俄羅斯總統在其第13次年度國情咨文中語氣和緩,向西方伸出橄欖枝,稱希望與特朗普政府合作打擊恐怖主義。
2016年12月2日

FT社評:警惕與普京打交道的危險

改善美俄關係固然有很多好處,但這不能通過美國屈從於俄羅斯來實現。與普京達成糟糕協議還不如根本沒有協議。
2016年11月21日

克里姆林宮的權力遊戲

席佳琳:《克里姆林宮的手下們》一書宣稱,我們所想象的那個普京並不存在,俄羅斯的政策是普京集體決定的。
2016年11月14日

影響深遠的歐洲革命往事

庫柏:默克爾、普京、歐爾班和卡欽斯基,這四人如今都是歐洲手握大權的政治人物,而塑造他們的正是1989年發生的革命。
2016年11月9日

來自2066年的歷史答卷:普京給俄羅斯帶來災難

諾特:穩定的假象掩蓋了普京對國家機構和社會的深度腐蝕,這位新沙皇開創的「後真相政治」害慘了全世界。
2016年11月7日

來自2066年的歷史答卷:人性的愚蠢

懷特:為什麼「歷史的終結」只持續了20年?本質在於人性。一些人厭倦了現狀,足夠多的人盲目地跟隨了他們。
2016年11月3日

強人政治重新成為「時尚」?

拉赫曼:不論專制國家還是民主國家,都出現對強人的迷戀。如果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美國將跟隨這一國際趨勢。
2016年11月3日

俄羅斯是「全球三強」之一?

勞埃德:俄羅斯自認為是決定世界命運的三大巨頭的一部分。它近來似乎極力想傳達「俄羅斯捲土重來」的訊息。
2016年11月3日

與普京打交道的四點建議

斯蒂芬斯:俄羅斯總統希望得到世界的尊重。西方應重溫管理大國關係的一些老規矩,擬定務實的「重啟」戰略。
2016年10月31日

普京支持限產推升油價至一年高位

俄羅斯總統表示,俄羅斯願意配合歐佩克限產以穩住油價,希望這個產油國組織在11月部長級會議上作出限產決定。
2016年10月11日

普京如何給美國製造麻煩?

盧斯:俄羅斯幾乎在毫不掩飾地干預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而且它只需讓人們對美國大選的公正性產生懷疑就可以了。
2016年9月22日

俄羅斯的「遠東贈地運動」

為吸引人們在人煙稀少的遠東地區定居,俄羅斯政府重啟了一項古老的贈地政策,然而這場土地運動的前景卻並不被看好。
2016年9月20日

俄執政黨在國家杜馬選舉中獲得大勝

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在國家杜馬中擁有的席位比例將從目前的53%升至76%。但此次選舉的投票率創普京掌權以來的新低。
2016年9月19日

普京是土耳其大清洗的受益者

舍夫佐娃:不管西方是容忍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清洗政變者,還是將因此與土耳其交惡,克里姆林宮都樂見其成。
2016年8月15日

普京與埃爾多安握手言和

俄羅斯和土耳其結束因敘利亞衝突造成的8個月對峙,恢復雙邊友誼。埃爾多安稱兩國關係將比對峙之前更密切。
2016年8月10日

土俄兩國將舉行談判恢復關係

在土耳其擊落一架俄羅斯軍機、導致兩國陷入對峙7個月後,普京周二將在聖彼得堡會晤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
2016年8月8日

什麼才是中俄合作的真正意義?

蘇夢夏:中俄未公開結盟,但正從一種更寬泛的意義上推動對世界秩序進行重塑,讓不同文明能擁有更公平的地位。
2016年7月29日

普京面對麻煩的萬靈丹式回應

波梅蘭采夫:莫斯科對此次興奮劑醜聞採取了一貫的回應策略:烏鴉別笑豬黑。這一策略是普京掌控權力的法寶。
2016年7月21日

MH17死難者家屬起訴俄羅斯及普京

受託律師為每位死難者索賠1000萬美元,並表示沒有普京的允許導彈不可能越境進入烏克蘭
2016年5月23日

強人領袖回歸世界政治舞台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特朗普現象」並非美國特例,應該將其視為一種全球性趨勢的一部分。事實表明,民主國家也無法抵抗強人領袖的誘惑。
2016年5月23日

普京高支持率之謎

蘇夢夏:在1990年代的政治分化之後,普京通過擴大政治參與、推進國民團結恢復了穩定,但俄羅斯的未來取決於能否在穩定與創新之間達成平衡。
2016年4月21日

「普京時代」走向沒落?

面對20年來最漫長的經濟衰退,俄羅斯人不得不接受一個現實:弗拉基米爾•普京掌權下標誌性的增長和繁榮正在消失。很多人焦慮地感覺到「又回到了上世紀90年代」,蘇聯解體後那個飽受衰退和貧窮困擾的時代,正在捲土重來。
2016年4月20日

普京如何改變了世界秩序?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盧默爾:在國內經濟和國防預算都遠遜於美國的情況下,這位俄羅斯領導人在過去20年的大部分時間裡,一直掌握著權力。他延續了前蘇聯與北約作對的立場,同時以中東「交易撮合人」的身份,在一個錯綜複雜的關係網中居於中心位置。
2016年4月8日

普京下令組建國民警衛隊

分析人士稱,此舉突顯俄羅斯總統對自己的個人安全越來越不放心
2016年4月7日

普京為何從敘利亞撤軍?

FT國際事務編輯加德納:俄羅斯介入敘利亞,不僅幫助阿薩德政權重新站穩腳跟,還加深了歐洲移民危機。普京是個充滿驚奇的人物,沒人預見到他撤軍的決定。
2016年3月17日

普京下令俄軍撤出敘利亞

俄總統稱俄軍部隊已基本上實現戰役目標,現應專注和平談判
2016年3月15日

多個惡搞俄政治人物的Twitter帳號遭封禁

成為莫斯科與西方之間日益嘈雜的資訊戰的最新犧牲品
2016年6月2日
|‹上一頁‹‹234567891011››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