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普京

普京在拿俄羅斯經濟冒險

歐盟前貿易專員曼德爾森:俄羅斯總統似乎願意讓國家在相互依存的世界上陷於孤立,這加大了政治風險。俄企業對這一點認識最為深刻。
2014年5月26日

俄中供氣協議的深意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終於將歷經漫長談判的天然氣供應合同授予俄羅斯。對普京而言,此舉能向西方證明俄羅斯擁有共同立場的盟友;在中方的考量中,與聯俄抗美的地緣政治相比,一些實際因素佔據更大份量。
2014年5月22日

中俄艱難推進天然氣談判

普京急於在周三結束訪華前拿到這一巨額合同,以便向西方「顯擺」
2014年5月21日

西方制裁促使普京轉向中國

俄羅斯總統在啟程訪華前表示,俄中在主要國際問題上立場相似甚至相同。因吞併克里米亞而承受西方壓力的普京想證明,他的政府並不孤立,而是擁有會助其對抗歐美的夥伴。
2014年5月20日

俄羅斯的意識形態之爭

普京慶賀克里米亞併入俄羅斯的講話,被不滿俄羅斯日漸式微的人們視為建設更強大國家的戰鬥口號;而自由派人士則看到,俄羅斯不健全的民主制度正遭受嚴重威脅。
2014年4月24日

普京打贏了輿論戰

FT專欄作家斯蒂芬斯:俄羅斯總統普京善於利用現代化手段打宣傳戰,影響甚廣。普通民眾、企業、以及從左翼到右翼的政黨和學者中,都不乏為普京辯護者。
2014年4月21日

斯諾登連線普京電視問答節目

斯諾登通過視頻就俄羅斯電子監聽提問,普京稱沒有「大規模的不受控制的行為」
2014年4月18日

新聞人物:俄羅斯強人普京

西方領導人在應對俄羅斯施加於克里米亞的強力控制時,他們開始逐漸明白一點:對俄國總統普京來說,這場鬥爭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揭開了帷幕。
2014年3月11日

普京令俄國西部軍隊進入戒備狀態

俄軍方稱,此舉與烏克蘭局勢無關,但美國警告,絕不會容忍任何干涉烏克蘭的企圖
2014年2月27日

俄日外交互動值得關注

前美國助理國務卿坎貝爾:東北亞局勢高度緊張,中日、韓日之間的外交對話明顯不足。在此背景下,安倍和普京的互動,卻成了一個顯著例外。
2014年2月20日

索契展示普京雄心

在索契這場可與倫敦奧運會和北京奧運會匹敵的演出上,托爾斯泰、柴可夫斯基、彼得大帝之魂接連出場,普京要傳遞的訊息是:俄羅斯回來了。
2014年2月8日

普京重建帝國之夢註定破滅

莫斯科卡耐基中心舍夫佐娃:歐亞聯盟是蘇聯解體後幾個威權主義的前加盟共和國的幻想。這種幻想也許會持續一段時間,但不久後,普京的帝國野心就會幻滅。
2014年2月4日

普京為何釋放霍多爾科夫斯基?

FT專欄作家斯蒂芬斯:釋放前俄羅斯首富,是一個威權者在精心盤算後做出的貌似大度的動作。普京喜歡自欺欺人地認為,俄羅斯是與美國平起平坐的全球超級大國。
2013年12月24日

俄國前首富霍多爾科夫斯基有望獲得赦免

俄羅斯總統普京周四宣布了這個消息,此舉被稱為冬奧會前的公關行動
2013年12月20日

西方不應盲目支持俄國反對派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教授列文:西方應該譴責俄羅斯政府迫害反對派,但不應在政治上支持反對派,否則會導致反對派淪為西方傀儡,加劇俄國政府的疑慮。
2013年7月31日

普京怎樣管媒體?

FT專欄作家庫柏:如今,多數俄羅斯人仍通過收看電視了解新聞,因此普京重點控制主要電視台。但與蘇聯時代的領導人不同,他明白完全控制媒體是不必要的。
2013年6月13日

俄羅斯改革派國防部長被解職

涉嫌腐敗指控的謝爾久科夫原來得到普京的全力支持
2012年11月7日

羅姆尼無須激怒俄羅斯

FT專欄作家斯蒂芬斯:西方應在必要的時候對普京保持強勢,並在可能的情況下與普京展開接觸,這才是西方對俄政策的理智做法,妖魔化普京只會適得其反。
2012年8月28日

普京的公關災難

FT專欄作家拉赫曼:對Pussy Riot樂隊成員的定罪,重新點燃了俄羅斯的反對活動,沉重打擊了普京的國際形象。這次判刑對普京來說,絕對是一場公關災難。
2012年8月23日

中俄簽署天然氣協議

兩國終於在普京訪華期間簽署了中方從俄羅斯進口天然氣的協議
2014年5月21日

俄羅斯首季資本外流將達700億美元

俄國總統普京吞併克里米亞之舉引發的衝擊波促使投資者避險
2014年3月25日

FT社評:西方須對烏克蘭更強硬

亞努科維奇政權一直屈服於普京壓力,而後者一邊送上現金,一邊要求鎮壓獨立廣場上的示威者。美國和歐盟是時候採取更強硬立場,比如凍結一些烏克蘭高官的資產。
2014年2月20日

FT社評:俄羅斯反對派力量崛起

俄羅斯反對派在本月地區選舉中取得突破,證明候選人如果富有魅力、競選理念有說服力,就有可能贏得可觀的選票。「體制外」的反對派已不再是一支可以忽視的力量。
2013年9月17日

普京式保守主義意在「平衡」

莫斯科國立大學杜金:面對內外挑戰,普京將對內成為倡導現代化的保守主義者,對外成為現實主義者。他會堅持國家主權、懷疑全球化、限制自由化。將民主嚴格限制在獨立自主的國家框架下。
2013年3月28日

西方別再慣壞俄羅斯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舍夫佐娃:克里姆林宮已經不再試圖模仿民主,而轉向遏制歐洲價值觀。西方應對俄羅斯的傳統做法已然失效。
2013年2月16日

俄羅斯反對運動一年記

FT中文網特約撰稿人Larisa Smirnova(蘇夢夏):也許只有擺脫大城市、精英形象的局限,重視大多數人的訴求和想法,俄羅斯反對派才能成長為成熟的政治力量。
2012年12月27日

Gazprom困境危及普京統治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奧斯隆德:Gazprom因頁岩氣革命和歐盟委員會起訴而面臨危機,這可能危及俄羅斯的國家資本主義體制和普京的統治。
2012年10月8日

FT社評:俄羅斯公民社會路漫漫

俄羅斯驅逐美國國際開發署,是普京打壓俄公民社會的最新表現。西方並不希望俄羅斯衰弱、崩潰,而是希望它成就一個長久的夢想:讓國民享受民主和法治保護。
2012年9月24日

宗教迷霧中的Pussy Riot案判決

FT中文網特約撰稿人Larisa Smirnova(蘇夢夏):反普京的Pussy Riot樂隊成員被判處監禁,此案與俄羅斯歷史上宗教的地位、判決中政治和宗教的糾結有關。
2012年8月20日

Pussy Riot樂隊:魔鬼還是騎士?

FT中文網特約撰稿人Larisa Smirnova(蘇夢夏):因一首歌面臨七年監禁?俄羅斯Pussy Riot案件庭審引發疑問:政治壓制還是宗教審判?背後有哪些社會因素?
2012年8月10日

西方不應妄自尊大

倫敦國王學院戰爭研究系教授列文:西方與俄羅斯應各讓一步,合作控制各種危機。未來全球不僅會出現多個強國,還會存在多種政治體制。
2012年6月25日
|‹上一頁‹‹234567891011››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