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瑾經濟人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長安十二時辰之外的安史之亂

徐瑾:農民起義往往和經濟天災有關,但是安祿山叛變,並不是此類;經濟因素,其實並不是安史之亂爆發的因素。
2019年8月16日

人民幣破7的四大問題:下一步如何走

徐瑾:人民幣破7,主動還是被動?貶值對抗關稅,有用沒用?人民幣下一步如何?投資者如何應對?人民幣決定因素,是中國的資產回報率。
2019年8月6日

長安十二時辰之外的安祿山

徐瑾:歷史大劇中,看不見的趨勢播種者往往更重要。隨著安史之亂,盛世的五光十色,旦夕間猶如燈滅。真實的安祿山如何上位,其人如何?
2019年7月25日

科創板開閘:偉大不是一天建成的

徐瑾:高規格的科創板,火速上馬,背後有何意義?首批公司走勢如何?投資者如何尋找明星公司?科創板對中國經濟轉型意味著什麼?
2019年7月22日

唐朝為什麼失敗:長安十二時辰之外

徐瑾:唐玄宗看似是唐朝的轉折點,重用安祿山等胡人蕃將,寵幸楊國忠李林甫是衰落原因麼?唐代的沒落,從唐太宗的盛世就埋下引線。
2019年7月19日

AlphaGo的勝利與AI時代的暗知識

徐瑾:AlphaGo戰勝頂級圍棋高手,不僅僅是機器的勝利,更意味著知識迭代的轉折點。知識,將分為機器知識與人類知識,這對人類意味著什麼?
2019年7月5日

人工智慧,應該有道德麼?

徐瑾:科幻電影場景正在變為現實,人類社會準備好了麼?從數據的隱私安全到個人的職業保障再到階層的重組,都在接近轉折點。我們並非手握答案,提出關鍵問題是第一步。
2019年6月26日

Facebook數位貨幣Libra:能否改寫金融史?

徐瑾:Libra已成為金融圈最熱的詞,反響不一;Libra的探索,如何加以重視都不為過。貨幣的問題太複雜,個體的智力與理性難以謀劃。
2019年6月24日

債務危機如何收場?

徐瑾:當2008年金融危機過去十年,全球關於債務的擔憂始終存在。債務到底是什麼?債務問題如何解決?中國在其中又扮演什麼角色?
2019年6月14日

歷史上的通脹有什麼教訓?

徐瑾:對通脹的恐懼,深深烙在軟階層的集體意識中。通貨膨脹的關鍵在哪裡?或許中國貨幣的歷史最有資格回答。
2019年5月23日

中國經濟如何應對外部衝擊?

徐瑾:出口對中國經濟結構意味著什麼?人民幣的基礎是什麼?穩定而不激進的政策,將是未來的要點。
2019年5月14日

平等的科舉,為什麼導致落後

徐瑾:科舉文化,是中國歷史的密碼。科舉最大優點是平等,但是這種平等,並非沒有代價。科舉對所有人,展示了飛黃騰達的可能性,同時也使得社會邁向了封閉單調。
2019年5月5日

軟階層如何構建二手人生?

徐瑾:軟階層時代必將來臨,每個人都裹挾其中,你無法旁觀,但可以選擇如何應對;重啟二手人生,要點在於對沖與再定位,這將是可能的救贖方向。
2019年4月25日

中國經濟進入下半場

徐瑾:當實體經濟和新經濟都開始轉向,那麼中國經濟的下半場不言而喻。如果大趨勢無法更改,更重要是什麼?把握中小趨勢,爭取二手人生。
2019年4月19日

宋徽宗為什麼失敗?

徐瑾:宋朝總給人文弱印象;同時,它還是華夏斯文的巔峰,經濟發達。靖康之難根源是什麼?宋代失敗的教訓是什麼?重讀歷史,應該學會理解真相的複雜性。
2019年4月15日

為什麼人生需要對賭思維

徐瑾:無論投資還是生活,我們面臨各種各樣的選擇。平庸者靠運氣,高手靠專業。有效利用對賭思維,能在不確定的時代,在經驗中學習進化。
2019年3月27日

太平天國失敗的隱秘線索

徐瑾:太平天國是一場叛亂還是革命?外國勢力的角色作用如何?歷史是國人的宗教。如何跳出以中原為核心的正統敘事?
2019年3月20日

「兩會」快評:減稅是改革硬指標

徐瑾:中國政府工作報告調低了經濟增長目標,透露出更加務實的態度。經濟下行之際,減稅好過擴大投資。減稅之難在於制度,如何能夠走出黃宗羲定律呢?
2019年3月5日

天量信貸重來,然後呢?

徐瑾:2019註定是寬鬆的一年,但這一次寬鬆的結果,卻很難比擬往昔的結果;歷史不會簡單重複兩次,單靠貨幣寬鬆無法實現復甦。
2019年2月18日

結構改革為何難:日本經驗

徐瑾:經濟下行壓力進一步加大,保增長還是重啟結構性改革的討論再度泛起,如何看待這一情況?日本泡沫經濟的八十年代,和當下中國頗為神似。
2019年2月14日

北歐模式能否拯救軟階層

徐瑾:對階層下滑的廣大軟階層而言,平等與發展並舉的北歐模式看起來很美,然而雜糅的北歐模式有很多面,中美都需要謹防念錯了經。減稅而不是加稅,才是正道。
2019年1月18日

「印鈔」式寬鬆能否救經濟?

徐瑾:降準效果不會很大,印鈔有效的前提,在於經濟自身的活力。基建與減稅的選擇題,則考驗政府的改革意志。
2019年1月7日

在歷史三峽的2019,相信未來

徐瑾:即使2019被認為是周期谷底,我們還是可以仰望一下星空,回望歷史,想象未來。這個世界會變好嗎?
2019年1月2日

2019:變局中的三大關鍵詞

徐瑾:貿易戰、低回報以及軟階層三大因素不僅影響了2018,在2019年會更為重要。從個體與投資角度,這意味著什麼?
2018年12月25日

G20後,貿易戰應轉為改革戰

徐瑾:G20結果合乎情理,中美都需要一次「贏」的機會。暫時停戰不是終戰,90天談判期也很急促,日本經驗有何啟發,中國如何變被動為主動?
2018年12月3日

比特幣啟示錄:從進擊到暴走

徐瑾:比特幣為何暴跌,比特幣完了麼,這對真實世界有何啟發?比特幣圈內的紛爭,也讓人思考貨幣與貨幣政策的底層邏輯。
2018年11月29日

軟階層:你的命運配不上你的野心

徐瑾:中國有中國夢,美國有美國夢,背後都是關於階層。向上攀爬是多數人的夢想,但在逆風時刻,你的際遇,很大概率配不上你的野心。
2018年11月21日

從雙十一看救民企的正確姿態

徐瑾:雙十一和當年的鄉鎮企業,核心都是出身邊緣而闖出江湖;拯救民企不能「一刀切」,營造寬鬆以及平等的制度環境更重要。
2018年11月12日

民企的信心,政策的信用

徐瑾:民營座談會從民營地位、當前困難以及未來政策闡述了最高層方針政策。唯有可信任的保障才能避免囚徒困境,也才能使得改革漸進改善。
2018年11月2日

金庸:域外的中華造夢者

徐瑾:無論評價高低,金庸小說事實上已是中國文化的域外傳薪者;其武俠世界,堪稱對中華文明最愜意的想象世界。為什麼是香港,成就了金庸?
2018年10月31日

高層喊話:穩經濟關鍵在於穩民企

徐瑾:高層喊話,揭示提振經濟核心還在於民企,沒有民企健康發展,沒有企業家信心,經濟難以破局。政策風向後,如何落實是也是關鍵。
2018年10月23日
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