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經濟出現企穩跡象

中國經濟經過幾個月的減速後,似乎正在企穩。周末發布的各項數據顯示,中國國內需求保持強勁。
2010年9月13日

中國超過日本的意義

FT亞洲版主編戴維•皮林:即使是按美元計算,中國經濟也已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昔日排在第二位的日本曾顯示出了亞洲的潛力,今天排在第二位的中國又意味著什麼?
2010年8月20日

中國工資上漲的意義

摩根大通中國證券市場部主席李晶:隨著中國大量勞動人口的可支配收入提高,中國達到較高收入水平的家庭將為數可觀,他們將能夠消費得起更豐富的商品和服務,這將有利於中國實現經濟再平衡,以擺脫對投資和凈出口的過度依賴。
2010年8月19日

分析: 全球重心向中國轉移

中國經濟在第二季度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代表著全球經濟和政治實力向中國轉移。為此,外界將更大地關注中國,並期望中國在世界舞台上承擔更大的責任。
2010年8月17日

之八:農民工出身的老闆

FT中文網記者魏城:如果說農民「的哥」算是進城農民的中層,那農民工出身的老闆肯定屬於進城農民的上層了,至少是他們中間最為成功地實現了自身城市化的精英。
2007年9月20日

之七:農民「的哥」

FT中文網記者魏城:如今,中國許多城市的出租車司機,大多都是進城打工的農民,由於收入相對較高,工作時又無人監管,農民「的哥」也許屬於進城農民的中層,但幹這一行非常辛苦:份兒錢過高、工作時間過長,究其實,不過是把城裡人不願意乾的活接過來罷了。
2007年9月19日

之六:堵不住的洪流

FT中文網記者魏城:中國實行改革開放以來形成的最新一波城市化浪潮,從來不是決策層自上而下地推動的,而是追求更好生活的農民自下而上地促成的。
2007年9月18日

之五:戶籍與土地

FT中文網記者魏城:戶籍制度和農村土地承包制度,是造成農民工「候鳥」現象背後的兩大制度性因素。不少中國學者對其深惡痛絕,呼籲立即、徹底廢除之。但也有人旗幟鮮明地主張緩行,認為匆忙廢除弊大於利。
2007年9月17日

中國模式的最大考驗

FT駐華首席記者傑夫•代爾:中國大型國企的利潤在2003年至2009年間以每年22%的速度增長。人們可能過度震撼於中國國有部門的實力,然而真正的考驗尚未到來。
2010年9月16日

評論:是該加息的時候了

T中文網特約撰稿人馬光遠:糧食推給蔬菜又推給豬肉,豬肉推給天氣和季節,最終的結論是不會引發通脹。但顯然貨幣的推力是存在的。
2010年9月14日

Lex專欄:中國經濟數據靠譜嗎?

中國官方數據顯示,貨幣供應增速遠高於GDP,而CPI依然穩定。但也許這並不是那麼離譜,原因在於銀行存款利率極低,這將把家庭收入轉移給大型國企和政府。
2010年9月14日

之四:「現代化之禍」?

FT中文網記者魏城:我們聽到了太多的關於加快中國城市化進程之益處的說法,所以,當我最初聽到中國學者溫鐵軍對中國城市化現狀的質疑時,我不得不承認,我的確感到有些震驚。
2007年9月14日

分析:中國貿易順差收窄

中國8月份貿易順差收窄,主要因為進口增長快於預期,表明內需在放緩了幾個月後,可能正在回升。但分析師表示,北京因匯率政策而承受的政治壓力不會緩解。
2010年9月13日

之三:「特」不起來的特區

FT中文網記者魏城:海南曾經是中國最大的經濟特區,也曾經是大陸移民的熱門流入地:移民中不僅有農民工,還有大量城市精英,但如今海南卻變成了移民流出地:流出去的不僅有去大陸打工的海南農民,還有本島城市青年和大陸迴流人才。歷史發展和經濟規律的弔詭,令人唏噓。
2007年9月13日

之二:故鄉可望不可歸

FT中文網記者魏城:在中國,儘管城市的生活水平遠遠高於農村,儘管進城農民在城裡經商、務工、甚至撿破爛的收入都會超過在家務農,但他們所付出的代價,卻是他們原先難以想象的。可他們為什麼還要滯留他鄉呢?
2007年9月12日

之一:異鄉不再有蟲鳴

FT中文網記者魏城:如果說珠江三角洲是中國城市化進程的一個縮影,那廣東東莞大概是中國人口大流動、大融合的一個縮影。但在這個舉世聞名的「世界加工基地」,所謂的「外來工」卻找不到歸屬感。
2007年9月11日

中國8月貿易順差意外回落

進口猛然提速,導致順差縮小,但可能不足以緩和北京因人民幣匯率而面臨的政治壓力
2010年9月10日

引子:中國城市化「走勢圖」

FT中文網記者魏城:你能想象嗎:在中國,持續了數千年的農耕文明、村落文明,就在不到30年的時間裡,加速轉向工業文明、城市文明?而那些肩挑背扛、不斷湧入城裡的鄉下人,就是這一巨大社會變革使命的負載者?
2007年9月10日

希臘債務危機告訴我們什麼

北京大學中國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盧鋒:加入歐元區後的希臘喪失了利率和匯率調節工具,是它發生債務危機的根源之一。面臨匯率體質選擇的中國,需要三思。
2010年9月9日

中國的消費自由

近10年來,中國一直在推動經濟轉型,然而拉動國內消費的政策實施起來並不容易。
2010年9月7日

中國經濟不會硬著陸?

中國製造業上個月出現溫和復甦。瑞穗證券經濟學家沈建光說,第四季度中國經濟硬著陸的最糟糕情況可以被排除了;中國政府官員也表示,最新數據顯示中國經濟不會出現硬著陸。
2010年9月2日

經濟軟著陸是改革良機

FT中文網經濟評論員吳錚:近期經濟運行的數據顯示,中國經濟軟著陸的可能大大高於硬著陸。中國現在最需要的不是更快的經濟增長,而是高質量的增長。
2010年9月2日

中國8月製造業活動加速

兩項採購經理人指數較7月都出現改善,將緩和對中國經濟可能會急速放緩的擔憂
2010年9月1日

亞洲各國紛紛給樓市降溫

新加坡、澳大利亞、中國及香港地區政府紛紛出台措施冷卻房地產市場。中國的措施看上去最為強硬,且分析師預計在中國樓價出現明顯下跌之前不會改變。
2010年8月31日

中國國資委應更進一步

FT中文網經濟評論員吳錚:李榮融在國有資產保值增值方面卓有作為。然而,我仍然期待他的繼任者能在推動國資管理思路從「央企利益最大化」向「國家利益最大化」的轉變上,有所突破。
2010年8月26日

財政「自動穩定器」為何失效?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陳建奇:當公共財政體系完備時,財政收支變化往往能夠幫助「熨平」宏觀經濟波動。但中國政府過多介入生產投資,導致這個調節機制失效。
2010年8月26日

中國仍非「胖子」

FT專欄作家普倫德:莎翁筆下的凱撒大帝希望自己周圍都是胖子,因為飢餓的瘦子比較危險。按此邏輯,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是可喜的。但從人均收入看,中國顯然仍是一個很窮的國家。
2010年8月24日

調查:中國消費者仍不願支出

經濟學人訊息部調查發現,中國人對醫療、教育和退休的擔憂繼續制約著消費
2010年8月23日

「依靠內需」仍是望梅止渴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余淼傑:中國經濟靠四兆投資保住高速增長,但坊間對外需已是一片噓聲,似乎自此拉動經濟只能靠內需。但如果外需不行,內需就行嗎?
2010年8月19日

分析:解密中國的「謙虛」

儘管中國的經濟總量可能已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但中國官方卻堅稱中國仍是「發展中國家」。他們為何不願承認中國經濟地位上升?
2010年8月18日

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

昨日發布的新數據顯示,中國經濟在第二季度已經超過日本,原因是日本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意外放緩。第二季度日本的經濟產出為1.288兆美元,而中國的經濟產出達到1.337兆美元。
2010年8月17日
|‹上一頁‹‹12412512612712812913013113213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