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銀行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FT社評:“瘦身”世行對美國不利

按照特朗普的“瘦身預算案”,他將削減世界銀行資金。這可能削弱美國對全球金融架構的影響力,進一步稀釋美國的軟實力。
6天前

世行:政治變數危及貿易增長

世界銀行最新報告稱,政治不確定性正在拖累貿易增長,特朗普及保護主義的崛起已經給全球經濟蒙上陰影。
2017年2月22日

世行未能完成節約目標

金墉雖然啟動富有爭議的重組,但由於放貸激增引發管理成本上升,世行只實現其4億美元凈節省目標的一半。
2016年8月30日

世行執董會為金墉連任行長掃清道路

世行執董會商定在任命下任行長一事上“速戰速決”。希望在全球范圍內物色新行長的世行員工聯合會對此感到失望。
2016年8月24日

FT社評:世行應改革行長選任程序

美國拒絕放開對世行行長一職的把持是短視的。如果它繼續將該機構視為自己施展權力的工具,就會削弱世行的可信度。
2016年8月11日

世行員工聯合會呼籲由非美籍人士出任行長

在世行現任行長金墉開始爭取第二任期之際,世行員工聯合會致信該行董事會,呼籲在全球范圍內搜尋新行長人選。
2016年8月10日

世行更新規則招致批評

面對中國主導機構競爭的世界銀行,正在大幅修改其社會和環境規則,稱舊規則不規范,但此舉引發活動人士批評。
2016年8月5日

世行將任命保羅•羅默為首席經濟學家

羅默倡導人力資本的經濟力量,長期研究城市化,他將是自斯蒂格利茨以來獲得這一任命的最知名人物。
2016年7月18日

世行經驗對亞投行債券融資策略的啟示

顧賓:亞投行成立後的投融資業務,資金主要來自在國際資本市場發行債券。世界銀行有近70年的債券融資經驗,總結世行的發債機制,對亞投行具有很大啟示意義。
2016年5月6日

亞投行將與世行合作開展項目

今年亞投行預計會批準約12億美元融資,其中與世行合作項目占相當大份額
2016年4月14日

世行承諾為發展中國家女孩教育投入25億美元

發展中國家女孩每接受一年教育,終身收入就會增長18%,將對世界經濟產生巨大影響
2016年4月14日

中美如何在世行暗中角力?

在中國郵儲銀行這輪70億美元募資的國際投資者陣容中,有世行旗下IFC的影子。而在IFC中國籍CEO蔡金勇宣布提前卸任之前,世行董事會曾以戲劇性的方式不尋常地譴責了投資中國郵儲銀行的這筆交易。
2015年12月31日

世界銀行最新營商環境排名出爐

中國、俄羅斯、印度和巴西排名有不同程度的上升,中國排名第84位
2015年10月28日

FT社評:亞投行應兼顧效率與透明

亞投行或許可以在僵化的世界銀行之外提供一個受歡迎的選擇。如果亞投行能夠做到將高放貸標準與快捷放貸結合起來,它將成為其他機構改革的榜樣。
2015年10月28日

世行將把全球貧困線標準上調一半

此舉很可能導致全球統計意義上的貧困人口大幅增加,增加最多的將是東亞
2015年9月24日

世行正式撤回對中國金融業的批評

世行行長金墉稱,該行報告中被刪除的批評中國金融業的章節“並不反映世行觀點”
2015年7月17日

世行報告刪除中國金融改革章節

該章曾呼籲中國採取緊急措施改革金融體系,世行稱刪除原因是該章未經內部審核
2015年7月3日

習近平:亞投行將“深化區域合作”

中國國家主席昨日迎接了亞投行57個創始成員國的代表,闡述了亞投行的使命
2015年6月30日

世行:發展中國家面臨“結構性放緩”

世界銀行稱,預計多數發展中經濟體將平穩度過美聯儲今年可能做出的加息決定
2015年6月11日

美國抵制亞投行是戰略性錯誤

世界銀行前行長佐利克:奧巴馬政府對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反應消極,這是一個戰略性錯誤。雖然中國一些舉措可能帶來不穩定,但亞投行的倡議本應受到歡迎。
2015年6月9日

世行將死,IMF命運如何?

布雷頓森林項目經理尼桑: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已為世界銀行寫好了“訃告”,並間接對美國領導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的能力和意願提出質疑。而另一家布雷頓森林機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情況則有所不同,其命運並未和世行捆綁在一起。
2015年5月13日

世行行長承諾與亞投行“創新”合作

金墉表示,要找到“創新”的方式,與亞投行合作。這位由美國任命的世行行長還表示,對亞投行這位“重量級新成員”表示歡迎。這一姿態標志着華盛頓再次受挫。
2015年4月8日

美國不應排斥亞投行

FT首席經濟評論員沃爾夫:美國反對盟友加入亞投行,說了很多理由,但美國真正擔心的是,中國建立的金融機構可能會削弱美國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力。然而,世界需要新的機構,也需要做出調整,以適應新的大國的崛起。
2015年3月26日

世行放貸額創金融危機後最高水平

由於陷入困境的大宗商品出口國的借款需求飆升,世界銀行本財年預計發放250億至300億美元貸款,這是世行有史以來在非危機時期發放的最高數額的貸款。
2016年4月11日

分析:蔡金勇提前卸任的潛在影響

分析師們表示,中國在世界銀行的最高官員——世行旗下國際金融公司CEO蔡金勇將提前卸任,這只會加深北京方面對世行和IMF治理方式的不滿。
2015年11月12日

金錢堆不出世行未來

FT國際經濟編輯貝蒂:歷經多次重組,世界銀行仍然在苦苦尋找着自己的“賣點”。僅靠增加資本不會扭轉這種頹勢,世行必須找到更具創意的方式來擴大自身貢獻。
2015年10月23日

美國宣布停止杯葛亞投行

表示中方已承諾解決美方關切,並將增加其對世行及區域開發銀行的貢獻
2015年9月28日

世行:美聯儲若下周加息將打擊新興市場

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巴蘇警告,中國經濟增長的不確定性及其對全球經濟的影響意味着,美聯儲如果決定在9月會議上加息,可能觸發新興市場“恐慌和動盪”。
2015年9月9日

金磚銀行在上海正式開業

行長卡馬特和中國財長樓繼偉均表示,金磚銀行可以比現有體系做得更好
2015年7月22日

世行對中國金融改革發出預警

世行報告稱,中國正向可持續性更強的模式轉型,未來幾年放緩既在預料之中、也在有序進行。不過中國必須採取緊急措施,從根本上改變政府在金融體系中所扮演的角色。
2015年7月1日

世行下調東亞增長預期

“預計中國增長放緩將成亞洲增長的重要拖累,”世行將東亞經濟增長預期下調0.2個百分點
2015年4月13日
123››下一頁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