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銀行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世界經濟仍在惡性循環

哈佛大學教授薩默斯:各國就當前經濟難題仍存在深刻分歧,「正統觀點」認為應採取調整結構的長遠舉措,「需求支撐觀點」認為應採取措施增加短期需求。
2012年10月22日

中國不理睬東京IMF年會

中國最高級金融官員缺席在東京舉行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年會,表面上的理由是「日程安排問題」,此舉突顯出中國國內政治如何為中國在世界舞台上扮演的角色蒙上陰影。
2012年10月11日

林毅夫:富國應投資窮國基礎設施

結束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任期的林毅夫在接受FT採訪時表示,富國對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大舉投資有助於支持世界經濟的需求,為歐洲實施改革爭取時間。
2012年6月7日

中國應競逐IFC領導權

世界銀行前工作人員常盛:世行行長競選塵埃落定後,中國應積極爭取獲得世行集團下屬的國際金融公司(IFC)的CEO職位,這是現階段擴大中國「軟實力」的絕佳舞台。
2012年4月26日

美國候選人金墉當選世行行長

這名公共衛生專家成為首位具備發展事務背景的世行掌門人
2012年4月17日

金辰勇:我的世行藍圖

世界銀行行長候選人金辰勇:一個面臨非凡機遇的時代需要一個非凡的全球機構。我們應把世界銀行建設得更富有包容性、更有響應能力、更開放。而這需要各國政府、私人部門和社會團體合作。
2012年3月30日

分析:奧巴馬世行行長提名獲稱讚

美國總統提名衛生政策專家金辰勇為新任世界銀行行長。這是一個明智的選擇。這是有發展中國家背景的候選人第一次參與世行行長職位的競爭。
2012年3月27日

建立新的國際貨幣體系

世界銀行行長佐利克:G20峰會應著眼於建設一個反映新興經濟狀況的協作性貨幣體系,其中可能必須包含美元、歐元、日元、英鎊,以及邁向國際化及資本帳戶開放的人民幣。
2010年11月9日

世界銀行將被建議放棄各國營商環境排名

排名偏低的中國一直強烈要求取締這一榜單
2013年6月9日

世行:發展中國家慎用刺激政策

世界銀行預計,2013年全球經濟增長態勢較2012年僅會略有增強。它建議中低收入國家著眼於結構性改革和教育等推動增長的基礎因素,而不是採取短期的刺激措施。
2013年1月16日

希臘營商環境改善受到世行認可

世界銀行在每年發布一次的《全球營商環境報告》中稱,希臘去年在改善營商環境方面作為很大,但依然是歐洲最不利於企業經營的國家之一。
2012年10月23日

烏雲籠罩下的全球經濟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IMF東京年會樂觀判斷或出於穩定信心,筆者更為擔心發達經濟體風險影響全球增長:QE未來影響如何預計?選民是否支持歐元區一體化與緊縮?
2012年10月16日

世行調降今年中國經濟增長預測至7.7%

但該機構稱,中國經濟硬著陸的風險仍然較小
2012年10月9日

世行調降中國今年增長預測至8.2%

但表示中國仍有足夠手段實現「軟著陸」,建議中國減稅和提高福利支出
2012年5月24日

世界銀行面臨三大挑戰

世行行長候選人伊維拉:世行必須努力創造就業,對窮人進行人力資本投資,並建立相關制度。世行還必須在確保全球公共產品供應方面發揮關鍵作用。
2012年4月11日

「世行行長選舉過程將測試虛偽度」

競逐該職位的尼日利亞財長伊維拉稱,希望會切實採取任人唯賢、開放、透明的選拔方式
2012年3月29日

FT社評:世行行長最佳人選

世界銀行行長要懂宏觀經濟,並能獲得援助國和受援國領導人的共同尊敬。依照這一標準,尼日利亞財政部長伊維拉是新任世行行長的最佳人選。
2012年3月29日

金辰勇是世行行長最佳人選嗎?

達特茅斯學院校長、韓裔醫學專家金辰勇作為「黑馬」被白宮提名下任世行行長,背後有哪些考量因素?如他最終獲任,將給世行和世界帶來些什麼?中國又將如何應對?
2012年3月28日

世行行長候選人金辰勇著作引爭議

他在與人合著的《為增長而死》一書中指出,追求GDP增長和企業利潤惡化了普通人生活
2012年3月27日

世界銀行屬於世界

前世行官員:世界銀行行長由美國人擔任的不成文慣例已經不合時宜,且產生了負面的作用。採取公開、高效、對發展中國家候選人開放的遴選程序的時機已到。
2012年3月22日

FT社評:改變美國把持世行的第一步

歐美人長期把持世行和IMF領導權的舊制度應當被打破。不妨從世行旗下的國際金融公司(IFC)邁出第一步,通過全球競爭,公開選聘其領導人,賦予IFC更獨立地位。
2012年3月20日

佐利克將卸任世界銀行行長

外界猜測白宮前首席經濟顧問薩默斯可能成為繼任者
2012年2月16日

世行調低全球經濟增長預測

警告稱,如果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升級,全球經濟跌幅可能超過2008年
2012年1月18日

FT專訪:經濟學「儒生」林毅夫

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說,中國已成為中等收入國家,並已跨過中高收入的門檻,但它仍是一個轉型期經濟體。談到中國是否會救助歐元區時,他說:「中國沒有這個本事,因為這是一個全球協作的問題。」
2011年11月24日

IMF總裁職位爭奪戰揭幕

卡恩被捕,讓一些評論員宣稱,這可能給新興市場接管IMF提供了機遇。但歐洲數國領導人已經表示,按照慣例,IMF最高職位應該繼續留給一名歐洲人。
2011年5月17日

佐利克:世行應資助中東公民社會

世行行長指出,更強大的公民社會將幫助制衡政府,有助於改善經濟成績
2011年4月7日

FT社評:歡迎世行調整投票權

富國將在世界銀行放棄3.1%的投票權,讓新興國家在談判桌前擁有多一點的空間。粉飾門面之舉?沒錯;但在全球事務中,門面有著重大政治意義。
2010年4月27日

世界銀行提高中國投票權份額

世界銀行自1988年以來首次增資,並給予新興市場國家更多投票權
2010年4月26日

世行為中國在非洲投資提供資金

世行行長佐立克呼籲,西方政府和國際組織不應只顧批評,還應鼓勵中國負責任行事
2010年4月23日

世行與中國探討在非洲建製造基地

世行行長佐利克稱,北京對此表現出「濃厚興趣」
2009年12月4日

世行行長:東亞要警惕資產泡沫

亞洲各國經濟復甦如此迅猛,使得世界銀行行長羅伯特•佐利克認為,有必要向一些亞洲央行提出警告,讓它們考慮加息和通過行政手段抑制信貸。
2009年11月12日
上一頁‹‹123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