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邊緣》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親人與故園

老愚:逝去的親人,在昨夜的夢裡又相見了。每隔一段光陰,這樣的夢就會重現。我知道,你們是以這樣的方式讓我記住。
6天前

假日表情:被製造的中國生活方式

老愚:幾天之內,有限的景點需要容納無限的遊客,本身就是一道無解方程式。人擠在一起,風景降格為無足輕重的背景。
2019年5月9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五)

老愚:寄身那座沒有顏色的呆板建築物,我幾乎產生強烈的窒息感。對於一個不甘於消融其中的人而言,每秒都難以忍受。
2019年4月25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四)

老愚:車子沿大道前行。沿途經過東單、東四、雍和宮等核心地帶。相較於上海,首都還是一個低密度的空間。
2019年4月18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三)

老愚:平生第一回進京,不是作為走馬看花的遊客,而是以常駐其間的一員的身份,這讓我對北京抱有複雜的態度。
2019年4月11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二)

老愚:指導員對我說:以你的成績和表現,能去北京已是最好選擇。我瞬間體會到柳永「竟無語凝噎」一句的意境。
2019年3月28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一)

老愚:1985年7月,上海北站。送行人的身影漸漸模糊,高樓迅速後退,彷彿正在為我讓開一條大路。這是通往北京的路。
2019年3月21日

驚蟄日造句

老愚:人在春天,也當有合適的姿態。人生不可重複,這個春風拂面的春天,便是唯一的,當專注體味、從容度過。
2019年3月8日

昔日的時光

老愚:河水翻滾著往東邊奔去。在艱難歲月里,它是一股喚醒少年生命的力量,青春激蕩,我應該像一條大河一樣奔涌。
2019年2月28日

雨水後的造句

老愚:時間凝滯的國度,熒屏上堆滿了張藝謀式的光色,千樹萬樹梨花開,大珠小珠落玉盤,紅綢翻滾,笑靨膩人。
2019年2月21日

飛雪天的科幻奇境

老愚:他一句接一句,從降雪談到故鄉,談到夢一般的未來……他就想找個人分享自己對於春雪以及幸福的領悟。
2019年2月14日

戊戌年最後一次造句

老愚:又是沒有雪花滋潤的一年。生活在帝都的人們都能由此感受到老天的態度,每個人也都在忍受持續乾燥的折磨。
2019年2月1日

致命的審核——我為何不寫公眾號了

老愚:一年多一點時間,寫了二百來篇文字,有賴讀者收藏,大體上都找回來了,也算是一個特殊年代的思想記錄。
2019年1月24日

楊貴妃與聖跡製造工程

老愚:在中國,一個人驟然成為聖人,其事迹、文物的搜尋,最後無不出於「製造」,惟有「製造」方能達成此目的。
2019年1月18日

兇器好控,人心難測

老愚:災難長著翅膀,會飛到你想象不到的地方。愈是禁錮,落點愈遠。若無準確及時的消息,想象就會發生作用。
2019年1月10日

寫給新年:靜待冰雪消融江河奔騰

老愚:在蕭邦的夜曲聲中撰寫告別詞,似乎頗為相宜。轉瞬即成歷史,這是對逝去一年的紀念,對永不復來的時光的追悼。
2019年1月3日

慌、無雪以及人生的下半場

老愚:辭舊迎新之際,人的情緒往往會不由自主地迷亂起來。回想逝去的日子,模糊甚於清晰,不知不覺一切都發生了。
2018年12月27日

中國式「改革開放」:紀念與終結

老愚:改革開放本是文明國家應有的品性。有誠意的紀念都在民間,在萬千民眾心中。一堆小零碎裝飾不了苦難的大地。
2018年12月20日

沒有頭顱的白楊樹

老愚:兩排樹齡在三四十歲的楊樹,悉數丟了頭顱。在嚴冬的凌冽里,光禿禿的軀體沉默不語,枝條如張開的手臂。
2018年12月14日

紅旗下的蛋

老愚:化過妝的著名導演一臉肅穆,他遵從禮數,謙恭地表達對紅色中國領袖的敬仰之情,且喃喃留下了一句妙語。
2018年12月6日
老愚,男,陝西扶風人,畢業於復旦大學中文系,社會觀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風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紅二代」的意志》《「紅色重慶」的價值》《重慶紅色頻道發出的信號》 等系列文章,而獲得2011年度亞洲出版人協會評論大獎。公號名為「老愚的自留地」。
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