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剃刀邊緣》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兇器好控,人心難測

老愚:災難長著翅膀,會飛到你想象不到的地方。愈是禁錮,落點愈遠。若無準確及時的消息,想象就會發生作用。
2019年1月10日

寫給新年:靜待冰雪消融江河奔騰

老愚:在蕭邦的夜曲聲中撰寫告別詞,似乎頗為相宜。轉瞬即成歷史,這是對逝去一年的紀念,對永不復來的時光的追悼。
2019年1月3日

慌、無雪以及人生的下半場

老愚:辭舊迎新之際,人的情緒往往會不由自主地迷亂起來。回想逝去的日子,模糊甚於清晰,不知不覺一切都發生了。
2018年12月27日

中國式「改革開放」:紀念與終結

老愚:改革開放本是文明國家應有的品性。有誠意的紀念都在民間,在萬千民眾心中。一堆小零碎裝飾不了苦難的大地。
2018年12月20日

沒有頭顱的白楊樹

老愚:兩排樹齡在三四十歲的楊樹,悉數丟了頭顱。在嚴冬的凌冽里,光禿禿的軀體沉默不語,枝條如張開的手臂。
2018年12月14日

紅旗下的蛋

老愚:化過妝的著名導演一臉肅穆,他遵從禮數,謙恭地表達對紅色中國領袖的敬仰之情,且喃喃留下了一句妙語。
2018年12月6日

在北京的公交車上

老愚:公交車上坐滿了從八大處一帶歸來的老人,夕陽射過來,塗在緘默不語的暮氣沉沉的臉龐上,給人說不出的感受。
2018年11月29日

霾里霾氣

老愚:等霾成為熟人,進而登堂入室晉陞為朋友後,我便跟大家一起時常懷念沙塵暴,它畢竟是農業時代的產物。
2018年11月22日

凜冬將至

老愚:黃葉脫離棲息的枝幹時,會發出柔和的微音,我理解為它對母體的致意。它們隨風飄散,不時輕觸一下遊人的身體。
2018年11月15日

不發聲的雪花只能被踐踏

老愚:重建公正與秩序需要每一個個體發聲,每一片雪花手裡都攥著自己的命運;表達即是價值,沉默意味著苟且。
2018年11月8日

「與全世界為敵」

老愚:我堅信世上存在一種正義、正當、優雅的生活。以之觀照現實,便產生了不滿,經常給人留下「負能量」的印象。
2018年11月1日

抑鬱症、叛徒以及跳樓的勇氣

老愚:官員自殺,若真的是患抑鬱症,毫無疑問要歸結於官場生態。在那樣的生存環境里,人很難不產生精神畸變。
2018年10月25日

關於愛國、流氓、不朽的斷想

老愚:在一個正常國家,批評者會自覺與政府保持距離,其存在的價值就在於審視後者,讓它感受到如芒在背的壓力。
2018年10月18日

烏鴉打架及大時代的生存原則

老愚:一群烏鴉在小徑梧桐樹的上面吵成一片,它們分成兩派,猶如當年的紅衛兵小將,彼此把尖利的喙撇向對方。
2018年10月11日

發明家林志鵬的「中鍋夢」(下)

老愚:僅僅為了驗證無煙炒鍋,林志鵬就燒壞了十幾口鍋。他是一個天真的樂天派,以為靠發明就可立於不敗之地。
2018年9月28日

發明家林志鵬的「中鍋夢」(上)

老愚:學控制論專業的林志鵬走上了一條跌宕起伏的人生之路。一口鍋帶給他無上的榮耀,又將他推入萬丈深淵。
2018年9月20日

白露後的造句

老愚:白露是由熱轉涼的關鍵節點,驟然生出讓人心驚的涼意,人們不得不從心理上認可了季節轉換的事實。
2018年9月13日

「歲月靜好」

老愚:這個詞起初以其淡遠幽深的意境,給予人特別的感動。但是,隨後詞性發生嬗變,逐漸露出自我嘲諷的本義。
2018年9月6日

中國官場的「9999」癥結

老愚:9999,一個隨口給出的數字,活畫出了荒誕現實。每一個「1」在他們眼裡渺小如草芥,他們才懶得一一核對。
2018年8月30日

中國表情與墨菲定律

老愚:一張愁苦的臉足以抵銷一百萬份「春風拂面」的報紙。前者自然而然,屬於中國人真實面相,後者虛假空洞。
2018年8月23日
老愚,男,陝西扶風人,畢業於復旦大學中文系,社會觀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風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紅二代」的意志》《「紅色重慶」的價值》《重慶紅色頻道發出的信號》 等系列文章,而獲得2011年度亞洲出版人協會評論大獎。公號名為「老愚的自留地」。
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