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邊緣》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紛亂的時刻

老愚:這個夏天的世界局勢,無論如何都稱得上是「亂世紀」。數日並出,烈焰熏天,彷彿要熔化大地萬物。
2019年8月8日

蟑螂的記憶

老愚:二十年前,寄居在京郊時,我家曾深受蟑螂困擾。那些密匝匝的傢伙,白天隱匿不見,一到夜裡即粉墨登場。
2019年8月2日

夏日意念

老愚:夏天苦而澀,你可以嘗試把苦瓜黃連鋇餐的滋味混合在一起,或許可以高還原度地體會那種難言的苦澀。
2019年7月26日

血性

老愚:在潛意識裡,我們極希望有人替自己完成這道考題。因為我們懦弱而冷漠。而我生命中的血性自小就被去勢了。
2019年7月18日

七月的心思

老愚:日子跳躍著到了盛夏,一年裡最讓人不安的季節。世界表面上還是從前的那個世界,可你知道的一切都在急速改變。
2019年7月11日

誰能生出一個「中國寶寶」?

老愚:無奈打開電視,我以為鑽進自然頻道就可以逃出那無處不在的政治麻醉,不意卻陷入了頻度極高的愛國廣告的泥沼。
2019年7月4日

江南的兩隻肥蚊子

老愚:炎夏煎熬是無可避免的,無非是水分的多寡不同罷了,這邊的蚊子因乾燥而略顯溫柔,彷彿不如那邊的陰毒。
2019年6月27日

熱天雜記

老愚:天已經熱得不能再熱了,院子里閃爍著來自光膀子的皮膚的亮光。疾跑的是外賣小哥,身體晃蕩,神情漠然。
2019年5月31日

櫻桃紅了,「英雄兒女」來了

老愚:開春到初夏,各種花兒次第開放。嗅過了,照過了,現在是摘果子的時候了。幾十棵櫻桃樹的果子最先紅了。
2019年5月24日

親人與故園

老愚:逝去的親人,在昨夜的夢裡又相見了。每隔一段光陰,這樣的夢就會重現。我知道,你們是以這樣的方式讓我記住。
2019年5月16日

假日表情:被製造的中國生活方式

老愚:幾天之內,有限的景點需要容納無限的遊客,本身就是一道無解方程式。人擠在一起,風景降格為無足輕重的背景。
2019年5月9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五)

老愚:寄身那座沒有顏色的呆板建築物,我幾乎產生強烈的窒息感。對於一個不甘於消融其中的人而言,每秒都難以忍受。
2019年4月25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四)

老愚:車子沿大道前行。沿途經過東單、東四、雍和宮等核心地帶。相較於上海,首都還是一個低密度的空間。
2019年4月18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三)

老愚:平生第一回進京,不是作為走馬看花的遊客,而是以常駐其間的一員的身份,這讓我對北京抱有複雜的態度。
2019年4月11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二)

老愚:指導員對我說:以你的成績和表現,能去北京已是最好選擇。我瞬間體會到柳永「竟無語凝噎」一句的意境。
2019年3月28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一)

老愚:1985年7月,上海北站。送行人的身影漸漸模糊,高樓迅速後退,彷彿正在為我讓開一條大路。這是通往北京的路。
2019年3月21日

驚蟄日造句

老愚:人在春天,也當有合適的姿態。人生不可重複,這個春風拂面的春天,便是唯一的,當專注體味、從容度過。
2019年3月8日

昔日的時光

老愚:河水翻滾著往東邊奔去。在艱難歲月里,它是一股喚醒少年生命的力量,青春激蕩,我應該像一條大河一樣奔涌。
2019年2月28日

雨水後的造句

老愚:時間凝滯的國度,熒屏上堆滿了張藝謀式的光色,千樹萬樹梨花開,大珠小珠落玉盤,紅綢翻滾,笑靨膩人。
2019年2月21日

飛雪天的科幻奇境

老愚:他一句接一句,從降雪談到故鄉,談到夢一般的未來……他就想找個人分享自己對於春雪以及幸福的領悟。
2019年2月14日
老愚,男,陝西扶風人,畢業於復旦大學中文系,社會觀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風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紅二代」的意志》《「紅色重慶」的價值》《重慶紅色頻道發出的信號》 等系列文章,而獲得2011年度亞洲出版人協會評論大獎。公號名為「老愚的自留地」。
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