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剃刀邊緣

飛雪天的科幻奇境

老愚:他一句接一句,從降雪談到故鄉,談到夢一般的未來……他就想找個人分享自己對於春雪以及幸福的領悟。

久盼不至的雪總算來了。

從寄居西郊小區八樓的落地窗看出去,天空中正在進行一場鋪天蓋地的大暴動,雪片若憤怒的流民,被一種不容分說的力量裹挾,肆意竄動,讓嚴肅了一冬的天喧鬧而滿溢。生靈們做出各種奇妙的形狀,約略可分為醉鬼趑趄狀、失戀徘徊狀、驢打滾狀、華爾茲狀、太極拳狀、霹靂打黑除惡狀等等。懸在心裡的石頭落了地,焦慮的情緒瞬間釋放乾淨,一陣溫暖湧上心頭:天不我棄啊!活在京城的君子當自強不息才是。

有老人在雪地里踱步,他們仰頭望天,眉頭舒展,任由紛亂的雪片打在蒼老枯乾的臉上。

能在這樣的天氣里叫到網約出租車,可謂庶民的幸運。

扑打了好幾下,方把身上的積雪撣掉。

「你好!」六十來歲的男司機操著一口濃重的河南口音,他回過頭熱情地跟我搭茬:「這雪下得多好啊!」

我頷首贊同。也許因為這場雪,車廂內的氣氛友好而輕鬆。他一句接一句,從降雪談到故鄉談到夢一般的未來……,他就想找個人分享自己對於春雪以及幸福的領悟。

知道新鄉吧?我就是那兒的。

「新飛廣告做得好,不如新飛冰箱好!」我隨口吟誦很久以前曾膾炙人口的廣告詞。大學裡同宿舍的業餘男高音就是新鄉人,此君常攬鏡自賞,對自己的身材和歌喉頗為滿意。畢業後奔赴海南島淘金,後不知所蹤。

我們老家那裡都下了兩三回了。北京這雪盼得人心焦啊。

輕佻的雪花從窗口掃過,盤旋飛上高處更高處。路濡濕了,好看的黑讓人眼前一亮。

唉,一家老小全病了。病毒性感冒,再強的身體也架不住病毒侵擾。你看這雪,說是小雪,卻下成了大雪,絕對是大雪啊。這雪就像篩子,整個把空氣過濾一遍,對人好啊。再好的醫院都頂不上一場雪。

他不等我回應,自顧自一直說下去。

現在科學發達,咱們的天氣預報真準。我尋思著連續報兩次有雪,應該差不離了。早上起來看天色,正是下雪的樣子,沒多久果然下了。畢竟是開春了,地溫高,雪站不住,下去就化了。

我聽說,以後孩子都不用上學了,直接把一個裝滿知識的芯片插到腦袋裡,什麼都會了。想想也有可能。還有,以後人恐怕都不會死了,生了難治的病,冷凍起來,多少年後,用基因技術就治好了……

說到最後,他突然傷感起來。

往後的人都趕上好時代了,可惜我老了,怕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是啊,咱們趕不上了。不過,後代能享受也好啊。我寬慰了一句。

從西外高粱橋右拐,走到北禮士路人民醫院旁邊的十字路口,他突然抬高聲調:

有的人別看長得漂亮,思想非常骯髒。那天走到這兒,一個女的要去醫院看病,可漂亮了,非說可以左轉,還說她經常開車這麼走,沒事的,結果我被罰了二百元,記三分。我拉她那趟活掙了十幾塊錢,連罰帶扣算下來得上千塊,你說缺德不缺德?

還有,這邊是西城了,海澱那邊對開車的也狠,街邊停車幾分鐘就拍照罰款,照得比親眼看見的還清楚,安攝像頭的那些人太不像話了,誰辦個事三五分鐘就能完呢!嗨,都是人民群眾,怎麼就不照顧一點呢?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