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請輸入郵箱和密碼進行綁定操作:
請輸入手機號碼,通過短信驗證(目前僅支持中國大陸地區的手機號):
請您閱讀我們的用戶註冊協議隱私權保護政策,點擊下方按鈕即視為您接受。
烏克蘭戰爭

列昂尼德·克拉夫丘克:烏克蘭政治家,1934-2022

烏克蘭第一位民主選舉的總統,他把他的國家從蘇聯統治下解放出來。

在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之前,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向全國發表講話,指責共產主義領導人犯下了「歷史性的、戰略性的錯誤」,導致蘇聯解體。

其中一位領導人是本周去世的列昂尼德·克拉夫丘克(Leonid Kravchuk),享年88歲。克拉夫丘克是前蘇聯的一名官員,他投身於烏克蘭獨立的事業,並成為烏克蘭首位民選總統。在摧毀蘇維埃帝國的過程中,他所做的貢獻可能比任何人都多。

作為一個長袖善舞的官僚和精明的戰術家,他沒有流血就把烏克蘭從蘇聯的統治中解放出來。他在策略上戰勝了強硬派,使烏克蘭在內部分裂的情況下保持了驚人的團結。

沒有烏克蘭,俄羅斯就無法支撐起蘇聯,因為烏克蘭是蘇聯第二大人口大國,也同屬斯拉夫族。正如浦洛基(Serhii Plokhy)在《最後的帝國》(The Last Empire)中描述的那樣,「克拉夫丘克進行了艱難的平衡,既保持了對中央的忠誠,又積極推進了祖國的利益。」

克拉夫丘克的人生經歷伴隨著他的國家動蕩的歷史。他出生在烏克蘭西部,當時是波蘭的領土。作為一個生活在納粹佔領下的8歲男孩,他目睹了德國軍隊用機槍處決猶太人。他的父親在為紅軍對抗德國國防軍的戰鬥中犧牲。

他在基輔大學(Kyiv University)學習政治經濟學,並加入了共產黨,在黨內迅速晉陞。1990年,作為烏克蘭最高蘇維埃主席,他成為該國最高級別的官員。

隨著蘇聯的解體,克拉夫丘克在加速蘇聯滅亡的同時,還設法表現出對蘇聯主人的忠誠。

雖然克拉夫丘克拒絕加入葉利欽對1991年政變的積極抵抗,但他對政變的批評,足以讓他在政變者倒台時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然後他離開了該黨。

政變失敗後,他支持數千名在基輔抗議支持獨立的烏克蘭人。儘管美國總統喬治·HW·布什(George HW Bush)出於對蘇聯出現混亂的解體的擔心,對他施加了壓力,但他還是這麼做了。

克拉夫丘克隨後在基輔議會上支持一項具有震撼力的獨立宣言。八天之內,白俄羅斯、摩爾多瓦、阿塞拜疆、烏茲別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也紛紛效仿。

克拉夫丘克同意就獨立問題舉行公投,從而安撫了莫斯科方面。戈爾巴喬夫懷疑該法案能否通過,但結果卻出乎意料地獲得了90%的支持,投票率達到了84%。同一天,克拉夫丘克當選為總統。這位前黨的意識形態負責人和蘇維埃帝國的僕人讓烏克蘭人相信,他真正致力於他們國家的自決權。

一周後,葉利欽安排與克拉夫丘克和白俄羅斯總統斯坦尼斯拉夫·舒什科維奇(Stanislav Shushkevich)會面。在貝拉維扎森林的一間狩獵小屋,葉利欽提出白俄羅斯和烏克蘭都應與俄羅斯保持改革後的聯盟關係。但克拉夫丘克認為,任何這樣的安排都將由莫斯科主導。他威脅要離開,據說他對葉利欽說:「當你回到俄羅斯時,你會是誰?我將以人民選舉產生的總統的身份回到烏克蘭,你的角色是什麼?還是像以前那樣做戈爾巴喬夫的下屬?」

他為一個鬆散的獨立國家聯合體起草了另一項計劃。葉利欽默許了,認為這是一個除掉戈爾巴喬夫的機會。三國領導人同意「特此宣布,蘇聯作為國際法主體和地緣政治現實不再存在」。

克拉夫丘克後來同意放棄烏克蘭在蘇聯核武庫中的份額,以換取俄羅斯、美國和英國的安全保證--當莫斯科在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並在頓巴斯地區策划了一場分離主義戰爭時,這些保證被證明是毫無價值的。

1994年,克拉夫丘克在選舉中敗給了列昂尼德·庫奇馬(Leonid Kuchma)。這是民主的烏克蘭首次毫無爭議的權力交接,也是2019年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獲得壓倒性勝利之前的最後一次權力交接。克拉夫丘克成為一位受人尊敬的資深政治家,曾在一段時間內主持為頓巴斯地區帶來和平的外交努力。

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說:「他是一個總是能找到明智之言,並以所有烏克蘭人都能聽到的方式表達出來的人。特别是在危機時期。當整個國家的未來依賴於一個人的智慧時。」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