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央行

債市熊市交易性機會如期到來

蔡浩:近期市場對債市樂觀情緒漸濃,不過談熊市拐點為時尚早,目前情形更可能是漫漫熊市中出現的交易性反彈。
2017年6月16日

地緣政治風險促使全球公共投資者增持黃金

英國退歐公投和特朗普勝選後,去年國家投資者凈黃金持有量達18年高位。中國央行仍是全球最大公共投資者。
2017年6月12日

中國外匯儲備升至2017年新高

5月中國外匯儲備增加240億美元,這是連續第四個月增加,很可能得益於資本外流放緩以及美元在這段時期走軟。
2017年6月8日

防控金融風險的兩難:金融過度還是金融抑制?

劉哲:面臨結構性不平衡,過度監管和監管真空並存,如何防範金融風險又不至於監管過度,需認識當前金融風險的本質。
2017年6月5日

中國式「縮表」,謹防政策超調

章俊:今年不僅是「監管年」,而且是「政治年」。如果下半年政策被迫再次轉向的話,應兼顧「穩增長」和「控風險」。
2017年5月18日

中國適度放寬人民幣資本外流管制

知情人士稱,中國央行通知各金融機構,處理跨境人民幣支付時不必再保證流入大於流出。這被視為近來第一項放鬆資本管制的舉措。
2017年4月20日

中國經濟周期之辯:數據向左、趨勢向右

劉海影:中國經濟前一階段展現出的、相互矛盾的經濟數據,只反映了特定經濟結構與政府刺激政策間的互動效果。
2017年4月12日

警惕負利率與「金融約束」的謬誤

馮興元:金融市場上,自由形成的市場利率最為重要。任何人為的扭曲都不足取。任何央行都應維護這種利率機制。
2017年3月6日

央行「第三方支付備付金集中存管」該怎麼理解?

王劍:備付金利息使部分支付機構的業務重心偏離了支付主業,而去從事類似金融機構的利差業務、投資業務,這一定程度上造成支付服務市場的無序和混亂.
2017年1月23日

中國或已失去降準最佳「窗口」

胡月曉:當前流動性平穩局面,得益於銀行信貸增長的平穩。當未來信貸增長下降時,降準的壓力將進一步增大。
2016年12月23日

如何打破人民幣單邊貶值預期?

劉利剛:盯住一籃子貨幣的人民幣匯率政策面臨著嚴峻挑戰;央行可能需要允許人民幣在區間內有一定範圍內波動。
2016年12月20日

中國央行注入流動性緩解信貸緊縮

周五上午,中國央行通過逆回購向銀行間市場凈注入了450億元人民幣,本周凈注入金額達到2500億元人民幣。
2016年12月16日

做空人民幣未必穩賺

桑曉霓:當前匯市最熱門的交易是做多美元,做空其他多種貨幣。但看好美元未必意味著投資者需要看空人民幣。
2016年12月16日

英國首相不該妄議央行工作

沃爾夫:許多人都不喜歡當今的超低利率,他們明確指出罪魁禍首是央行。近來,特里薩•梅也加入了指責的陣營。
2016年10月24日

負利率政策不該被捨棄

羅格夫:歐洲和日本試行負利率政策結果喜憂參半,有人因此斷定,應丟棄有關負利率的想法。這是個巨大錯誤。
2016年10月17日

央行該向政府「交棒」

懷特:各國央行近年一再提供的貨幣刺激,不但未能如願擴大總需求,反而產生副作用。是時候讓政府上場了。
2016年9月28日

國際清算銀行:市場過於依賴央行

該行首席經濟學家博里奧稱,要讓全球經濟實現更為強勁、平衡和可持續的擴張,更為均衡的政策組合至關重要。
2016年9月19日

美聯儲政策信號令人失望

薩默斯:我對美聯儲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度研討會曾經寄予厚望,但這次會議未能認真考慮重大政策改變。
2016年9月1日

寬鬆貨幣政策難以化解債務「宿醉「

拜德:央行不應以物價和就業為目標,而是要對銀行的審慎貸款負責,警惕廉價貨幣助長新的信貸熱潮。
2016年8月29日

全球央行會議面臨的難解之題

全球央行官員本周聚會美國懷俄明州,討論如何加大央行應對下次經濟衰退的政策火力。有人提出調高通脹率目標。
2016年8月24日

「直升機撒錢」還不到時候

高盛全球宏觀市場研究部葛沙雷里:在經濟增長和通脹表現都差強人意之際,市場懷疑央行還拿得出什麼強大武器。在此背景下,「直升機撒錢」引發廣泛討論。
2016年5月4日

「溫和衰退」時代終結

南格爾:生產率增長疲軟一直困擾著經濟學家和政策制定者,但似乎並未打擊投資者。如今世界正接近這樣一個時點:生產率低增長將對金融市場投資者產生巨大影響。
2016年5月4日

為什麼會有人買負收益率債券?

購買收益率為負的債券然後持有到期,是板上釘釘的虧本交易。FT記者為你揭開其中「奧妙」:如果其它資產價格大跌,負收益率債券將帶來「超常表現」。
2016年4月15日

FT社評:負利率政策已近極限

負利率延續時間越長,帶來意外後果的風險也越大。至少在歐元區,降息政策在政治上已接近極限。目前的問題在於,應該用何種政策來取代降息。
2016年4月13日

「貨幣戰」真的休戰了?

競爭性貶值長期以來一直是外匯市場的主要話題。近期美聯儲等世界主要央行一系列令人意外的決定,被一些人解讀為「貨幣戰」的休戰聲明。然而,在「人人為己」的外匯世界,即使真存在一份休戰協議,也應擔憂它多快會崩潰。
2016年3月30日

孟加拉央行被黑客盜轉1.01億美元

據悉,黑客入侵該國央行安全系統後,偽裝成孟加拉官員,要求紐約聯儲轉帳
2016年3月11日

中國降準能否引領G20?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中國央行有意引領G20協力刺激經濟,也是作為東道主對G20聲明的回應;未來需放鬆財政政策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還需其他主要國家也維持寬鬆政策。
2016年3月1日

全球經濟需要「直升機撒錢」?

FT首席經濟評論員沃爾夫:世界經濟正在放緩,負利率從天方夜譚變為現實,央行下一步不僅可能實施財政擴張,還可能出台直接的資金支持,包括最激進的政策,即弗里德曼所建議的「直升機撒錢」。
2016年2月26日

負利率問題釋疑

為什麼各國央行競相推行負利率?利率能無止境下調嗎?負利率會有什麼後果?為什麼會有人買入負收益率的債券?FT通過幾個常見問題詮釋負利率政策。
2016年2月18日

中國金融監管體制如何變革?

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劉勝軍:金融監管體制變革必須詳細論證,改革主要面臨兩大陷阱;為避免改革陷入利益紛爭,應多引入外部專家參與,陽光是最好的警察。
2016年2月11日

一場被誤解的危機

FT中文網專欄作家張軍:人民幣波動引發中國經濟政策對外溝通大討論;溝通欠缺源自不熟悉中國決策體制,是溝通方式的差異所致,這一不適應難以都歸咎於央行。
2016年2月10日
上一頁‹‹123456789››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