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互聯網

谷歌若丟中國牌照將受巨大衝擊

谷歌在華獲得的收入最多占其總收入的5%。如果它丟掉中國的經營牌照,就將被完全禁止進入中國互聯網市場,並最終危及它作為全球領先互聯網廣告公司的地位。
2010年6月30日

谷歌之「亂」

面對停止審查其中國搜索引擎所帶來的後果,谷歌表現得十分無助。一些分析師批評谷歌短視,但也有人認為,谷歌在中國的問題只與網路攻擊有關,應區別於政府審查。
2010年4月1日

互聯網與國界(上)

中國並不是與谷歌發生爭執的唯一國家。谷歌在義大利、澳大利亞等西方民主國家也遇到了麻煩。隨著各國掌握了互聯網監控技術,互聯網正迅速被各國法律法規所分割——無論其宗旨是鉗制輿論,還是對付色情內容或身份盜竊。
2010年3月31日

騰訊:打擊不良短信可能影響業務

過去15個月里,中國政府對所謂「有害內容」加大了打擊力度
2010年3月18日

谷歌在華搜索營收份額繼續下滑

谷歌中國終止了為其服務4年的7家廣告分銷公司的合同,引發強烈抗議
2010年10月20日

調查:中國人與中東人最愛上網

突顯在線行銷商在亞洲擁有大量的機遇
2010年10月11日

分析:直通中南海?

中國共產黨開闢了一個網路留言板,民眾可以在這裡給高層政治領導人留言,這是中國共產黨將宣傳工作與互聯網時代的公關技巧相結合的最新嘗試。
2010年9月14日

Lex專欄:技術與主權之爭

谷歌離開了中國。黑莓可能不得不屈服於一些海灣國家的安全要求。曾被視作全球化代言人的大型科技公司遭遇到了主權政府,而後者仍舊比前者強大。
2010年8月23日

誰來挑戰騰訊?

FT中文網特約撰稿人笨狸:有內功的都喜歡後發制人,有勝利果實,可出來摘,有地雷陷阱,有別人先趟。騰訊就是個例子。
2010年8月18日

FT社評:寬帶之爭

關於「網路中立原則」的一場長期爭論,因為谷歌和Verizon達成的一筆交易而更加引人矚目。這場爭論將影響各國的互聯網政策,甚至影響未來的互聯網運作方式。
2010年8月10日

谷歌中國執照獲延期

得以保留google.cn網站,短時間內不再面對被徹底逐出中國市場的威脅
2010年7月9日

ICP對谷歌的意義

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谷歌希望通過中國的ICP年檢,保全兩個珍貴的域名,既不損傷中國內地的廣告等主要業務,還不違背「拒絕內容審查」的承諾。
2010年7月8日

Lex專欄:谷歌VS中國

投資者有權追問,這家全球最大的互聯網企業在與全球最大的互聯網市場打交道時,是否可做得更好些?
2010年6月30日

百度擬從矽谷大舉招募人才

欲與谷歌競爭,海外擴張的雄心日益高漲
2010年6月30日

Facebook:下一步進軍中俄日韓

CEO:在用戶數量接近5億之後,Facebook將瞄準目前尚未取得領先地位的市場
2010年6月24日

如何增強互聯網安全

哈佛大學教授齊特林:諾克斯堡是美國黃金儲備存放地,它採取了集中化的安全保障方式。但對互聯網來說,這種安保方式卻可能導致小錯誤大面積蔓延,並為網路審查大開方便之門。
2010年6月18日

Lex專欄:先別看扁美國在線

美國在線出售2008年重金收購的社交網站Bebo,似乎證明了人們對這家公司已經徹底沒救了的看法。但也許現在是時候檢討對這家前互聯網巨頭的偏見了。
2010年6月18日

中國打擊互聯網地圖服務

要求網上衛星影像不得標出敏感國家設施,並要求地圖服務公司提供伺服器IP地址
2010年5月24日

「屠夫」的網路維權戰

中國正湧現出越來越多精通網路的全職社會維權人士,他們開始把要求公正和透明的呼聲,從虛擬世界傳遞現實生活中來。吳淦是其中最勇敢無畏的一位。
2010年5月19日

誰是網上評論者?

FT專欄作家斯卡平克:人們在網上使用假名,往往是出於習慣,而非必要。我相信,若要求使用真名,網上辯論的質量和文明程度都會上升,產品評論也會更可靠。
2010年5月18日

互聯網業將不再「以量取勝」

讀者andersonxinlin:在Web 1.0和Web 2.0時代,騰訊的用戶群也許還算是騰訊的競爭優勢,但是騰訊的這一優勢,隨著互聯網的繼續發展,將漸漸被模糊。
2010年5月10日

微博力量是博客200倍?

FT中文網專欄作家程苓峰:生產成本僅有博客的1/20,消費成本僅有博客的1/10。微博有潛力成為最強勢的訊息來源管道。
2010年5月4日

日本樂天擬大舉進軍海外互聯網市場

隨著國內增長放緩,越來越多的亞洲互聯網公司開始尋求海外擴張。但文化隔閡與本土競爭對手,可能是它們難以逾越的障礙。
2010年5月4日

谷歌公布要求其內容審查的政府名單

巴西政府名列榜首,美國相當靠前,而中國被排除在名單之外
2010年4月21日

網上的民意

FT中文網專欄作家加藤嘉一:中國政府已經把網路空間看作重要的訊息管道。發送給領導人和政府部門的「網路情報」準確和客觀與否,經常能左右政策走向。
2010年4月14日

奢侈品的「虛擬」戰場

路易威登集團發起了一場在互聯網捍衛其奢侈品牌的戰役,當涉及到虛擬世界的時候,它所挑戰的就不僅是非法商家,而是一種關乎互聯網本身自由的理念。
2010年4月9日

互聯網與國界(下)

谷歌與中國在互聯網自由問題上發生爭執,雖然為谷歌在美國政壇贏得許多喝彩聲,但幾乎沒有哪家公司準備響應,其它各國政府也都對此沒有太大熱情。
2010年4月1日

各國政府搶佔網路高地

FT撰稿人米沙•格倫尼:當民間力量在網路空間圈地時,軍方和情報機構也在立樁標示自己對網路高地的所有權。網路空間正在迅速地國有化。
2010年3月23日

分析:中國三網融合須從監管入手

業內人士指出,要完全釋放電信、廣電和互聯網三網融合的潛力,首先需要「融合」監管職能,即由一家機構統一監管三個行業。
2010年3月15日

美網路安全主管:各國都是黑客受害者

這似乎表明美國不會在網路攻擊問題上對中俄採取更具對抗性的政策
2010年3月5日

美國朝野討論中國互聯網政策對貿易影響

但尚未準備就中國互聯網審查向世貿組織提出申訴
2010年3月4日
|‹上一頁‹‹6789101112131415››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