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馬丁·沃爾夫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歐元區為何必將取得成功?

沃爾夫:歐元20年的歷程充滿艱險,這必然引起一些重大疑問,歐元是一個好想法嗎?未來會取得成功嗎?
14小時前

世界經濟為何如此脆弱?

沃爾夫:溫和的周期性經濟放緩並不令人擔憂,但不利的長期結構和周期背景將會增大任何短期波動的危險性。
2019年1月10日

中國難以成為全球「老大」

沃爾夫:因經濟扭曲和國際環境惡劣,中國很可能無法複製其他東亞經濟體在短期內發展為高收入國家的那種成功。
2019年1月8日

民族主義的兩面

沃爾夫:民族主義有其良性的一面,也有其惡性的一面,我們必須全力以赴,防止它的惡性的一面毀掉我們的未來。
2018年12月27日

對公司目標的反思

沃爾夫:公司應當追求利潤且僅僅追求利潤的想法,會造就什麼樣的公司?產生什麼樣的後果?
2018年12月13日

美國必須避免與中國「新冷戰」

沃爾夫:中美戰略衝突看起來深刻而持久,但美國有理由避免與中國全面衝突,更加理性地處理與中國的競爭關係。
2018年11月1日

應對氣候變化刻不容緩

沃爾夫:面對聯合國的最新氣候報告,各方回應基本上是集體打哈欠。但若我們不作為,我們的後代將視之為犯罪。
2018年10月26日

政治因素令牛市腳底打滑

沃爾夫:眼下是危險時刻——遠比許多人意識到的更危險。認為在這種情況下經濟仍將照常轟隆前行,是一種幻想。
2018年10月18日

如何避免下一次金融危機?

沃爾夫:大規模金融危機破壞性極大,在努力讓世界回到正軌的同時,應繼續保持對銀行業的嚴格監管,確保「絕無下次」。
2018年10月11日

特朗普錯了:中國可不是墨西哥

沃爾夫:特朗普犯了兩個錯誤,一個是目標過高,一個是自我認識不清。與大國打貿易戰,取勝沒那麼容易。
2018年10月9日

拯救自由民主制度

沃爾夫:自由民主制度是個人自由和公民行動的脆弱綜合體。當今,我們必須恢復這兩大要素之間的平衡。
2018年9月29日

全球金融危機為何沒有帶來改變?

沃爾夫:在全球金融危機後發生了什麼?政客和政策制定者們是試圖讓我們回到過去還是進入一個截然不同的未來?
2018年9月6日

中國如何破解債務困局?

沃爾夫:在全球金融危機後為刺激經濟增長,中國債務總額飆升至GDP的三倍,這會在中國引發一場危機嗎?
2018年8月8日

誰丟掉了「我們」的美國

沃爾夫:是美國精英,特別是共和黨精英。特朗普是億萬富翁為減稅付出的代價。他們播撒了風;全世界正在收穫旋風。
2018年7月19日

特朗普用貿易戰製造全球亂局

沃爾夫:各國應該如何應對白宮發起的貿易攻擊?個人而言,我會選擇反擊,因為其他做法看起來都很弱。另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加強彼此的合作。
2018年7月12日

人類會迎來「技術封建社會」嗎?

沃爾夫:我們的後代可能面臨生死攸關的決定,當未來世界中,幾乎不再有人能夠做出具有明顯經濟效益的事情,他們將如何組織社會?
2018年7月11日

特朗普與自由世界秩序之間的戰爭

沃爾夫:特朗普不是帕默斯頓,現在也不是19世紀中期。特朗普在無知和怨恨驅動下採取的做生意似的方式將帶來災難。
2018年7月5日

英國「無協議退歐」是荒謬的

沃爾夫:英國「無協議」退歐將帶來巨大利益而幾乎沒有成本的想法是無稽之談。英國政府應該忘掉這種選項。
2018年7月2日

中國將成為重要消費市場

沃爾夫:隨著中國從「世界工廠」向消費市場轉變,中國會為全球企業提供一個規模巨大、增長迅速、但具有挑戰性的消費市場。
2018年6月28日

新技術未能提升生產率之謎

沃爾夫:我們生活在激動人心的高科技時代,但生產率幾乎停滯不前。生產率增長放緩與科技革命,哪一個是幻覺?
2018年6月19日
馬丁·沃爾夫(Martin Wolf) 是英國《金融時報》副主編及首席經濟評論員。為嘉獎他對財經新聞作出的傑出貢獻,沃爾夫於2000年榮獲大英帝國勛爵位勳章(CBE)。他是牛津大學納菲爾德學院客座研究員,並被授予劍橋大學聖體學院和牛津經濟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時也是諾丁漢大學特約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來,他分別擔任達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經濟論壇」的特邀評委成員和國際傳媒委員會的成員。2006年7月他榮獲諾丁漢大學文學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榮獲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科學(經濟)博士榮譽教授的稱號。
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