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沃爾夫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理性的全球主義至關重要

沃爾夫:我們必須從全球的角度思考和行動,這麼做很困難。但把一切搞砸的事情都怪罪他人,將會導致災難。
2019年7月17日

讚頌「特朗普經濟學」為時尚早

沃爾夫:美國總統的財政刺激政策表明共和黨人放棄了財政責任。這種政策對增長的長期提振作用很小,卻使長期財政狀況變得脆弱。
2019年7月11日

英美為何產生「問題領導人」?

沃爾夫:曾在20世紀挽救過自由民主體制的英美,如今已失去道德羅盤。很多公民似乎不再關心他們的領導人是不是無賴。
2019年7月8日

自由主義失去意義了嗎?

沃爾夫:普京宣稱自由主義思想失去了意義。他是自由主義的敵人,但他有一點是對的,自由民主國家遇到了困難。
2019年7月4日

Facebook數位貨幣Libra帶來的風險

沃爾夫:Libra或許能大大改善支付系統,但對貨幣和金融穩定構成巨大風險,監管機構應謹慎對待。
2019年6月28日

莫迪應當珍惜第二任期

沃爾夫:印度總理高票連任是非凡的個人成就,但這對印度經濟和經濟改革意味著什麼?
2019年6月24日

誰應接任歐洲央行行長?

沃爾夫:如果多次叫板德拉吉的魏德曼在出任歐洲央行行長後仍然眼界狹隘,那將是一場災難,就連歐元區能否生存都會是一個問題。
2019年6月17日

中美關係不應成為零和遊戲

沃爾夫:與中國打交道的最佳方式是堅持自由、民主、基於規則的多邊主義、全球合作等價值觀,將競爭與合作結合起來,並用尊重的態度對待中國。
2019年6月6日

警惕濫用貨幣的風險

沃爾夫:在管理現代貨幣經濟時,必須避免兩個錯誤:過分依賴私營部門的需求,以及過分依賴政府主導的需求。
2019年6月3日

面對美中衝突,美國盟友何去何從?

沃爾夫:在美中貿易衝突中,包括美國盟友在內的其他國家應該怎麼做?局外國家無法阻止衝突,但並非無能為力。
2019年5月23日

本輪債務周期會如何收場?

沃爾夫:今天這個高負債和低利率的世界,將毀於通脹的烈焰還是通縮的寒冰?兩種結果都有可能,也都可以避免。
2019年5月16日

低通脹世界是如何「煉成的」?

沃爾夫:當今世界以超低實際和名義利率為特點,實際上,早在金融危機之前,實際利率就在下降,世界處於總需求結構性疲弱的「長期停滯」。
2019年5月9日

民選暴君時代來臨

沃爾夫:我們生活在民選領導人成為準暴君的時代,這類民選強人包括俄羅斯的普京、印度的莫迪和美國的特朗普。
2019年4月26日

英國深陷六重危機

沃爾夫:撒切爾時代的英國曾經摘掉「歐洲病夫」這頂帽子。如今歐洲大陸人士再次帶著困惑、憐憫和幸災樂禍的口吻問我:「英國怎麼了?」
2019年4月25日

中美AI競賽:誰將領先?

沃爾夫:李開復在他的新書中並未斷言中國將引領AI領域的基礎創新,但當前最關鍵的是應用,而中國在這方面有很多優勢。
2019年4月18日

中國能變富並且依然姓「社」嗎?

沃爾夫:如果中國在現行政治制度下發展成為一個高收入國家,它將改變這個世界,從政經和意識形態上重塑全球力量格局。
2019年4月15日

民主的前景與資本主義的未來

沃爾夫:在一個存在環境約束的世界裡,我們不能想當然地認定資本主義民主的未來一片光明。
2019年4月11日

中國經濟正在企穩

沃爾夫:據我在中國所見,許多經濟學家和商界人士對經濟前景感到樂觀。中國經濟的確在復甦,不過一些方面依然存在風險。
2019年4月4日

英國將「奪回控制權」純屬幻覺

沃爾夫:即使退出歐盟,英國也不會獲得任何重要方面的控制權,它更有可能失去控制。明智的人應該重新思考。
2019年3月29日

金融危機為何一再重演?

沃爾夫:金融監管是順周期的,在繁榮時期監管放鬆,形勢不好監管就收緊,這裡面有四個方面的因素在起作用。
2019年3月21日
馬丁·沃爾夫(Martin Wolf) 是英國《金融時報》副主編及首席經濟評論員。為嘉獎他對財經新聞作出的傑出貢獻,沃爾夫於2000年榮獲大英帝國勛爵位勳章(CBE)。他是牛津大學納菲爾德學院客座研究員,並被授予劍橋大學聖體學院和牛津經濟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時也是諾丁漢大學特約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來,他分別擔任達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經濟論壇」的特邀評委成員和國際傳媒委員會的成員。2006年7月他榮獲諾丁漢大學文學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榮獲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科學(經濟)博士榮譽教授的稱號。
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