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請輸入郵箱和密碼進行綁定操作:
請輸入手機號碼,通過短信驗證(目前僅支持中國大陸地區的手機號):
請您閱讀我們的用戶註冊協議隱私權保護政策,點擊下方按鈕即視為您接受。
17周年大視野精選
【高端限免】登月式投資:為什麼年輕投資者不準備放棄風險?

即使在加密貨幣市場崩潰之際,金融危機後成年的DIY交易員也不願意再按舊規則行事。

帶著1000美元的儲蓄和兩張美國政府的經濟刺激支票,克里斯•澤特勒(Chris Zettler)於2020年開始投資。他說,首先他買入了他所熟悉的公司,「但後來我就厭倦了」。他轉而購買股價波動較大的公司的看漲期權,利用價格的波動。他利用一次勝利,在5月以30美元的價格購買了100股網紅股AMC,並在6月以約65美元的價格賣出。

35歲的他就讀於亞拉巴馬大學伯明翰分校(University of Alabama, Birmingham)金融專業,擁有一個TD Ameritrade的帳戶,可以進行保證金交易(從經紀公司借錢,以擴大潛在回報),並將4000美元的原始資金投入了近8000美元的押注。他把這筆錢變成了1.8萬美元。

澤特勒看到他的帳戶餘額漲到了5萬美元,但在一次押注出現橫盤時,他的帳戶餘額跌到了3.5萬美元。他賣出了2萬美元的股票,還交了大學學費。「我真是太幸運了,」澤特勒說。

但他補充說,冒這個險是值得的。獲得巨額回報的可能性超過了損失的風險:「如果我再做一次,我會以負責任的方式做這件事、然後只是坐擁那4000美元嗎?說實話,不會…… 你沒有什麼可失去的,所以你還不如追求你想要的。」

澤特勒是在2008年金融危機及其餘波中成長起來的一代投資者中的一員。在過去10年里,許多人難以通過傳統方式積累財富,他們轉而在金融市場中風險更高的角落進行投機。

專家表示,對加密貨幣、NFT和「網紅股」(2021年初,受散戶交易員和社交媒體炒作的推動,這些股票暴漲)等投機資產的興趣日益增長,這不僅僅是為了快速致富。

停滯不前的工資、極低的利率、飆升的房價——以及現在具有腐蝕性的通貨膨脹——已經打破了40歲以下的人可以像他們的父母一樣,走一條慣常的道路來獲得財務安全的想法。年輕的投資者說,他們感覺遊戲被操縱了,按舊規則行事是一種失敗的策略。

最近幾個月,通貨膨脹和利率上升的共同作用動搖了加密貨幣市場。加密貨幣價格暴跌,加密貸款機構和對沖基金高調破產,暴露出市場風險最高領域盛行的危險做法。現在的問題是,年輕的DIY投資者是否會撤退。

澤特勒的經驗表明並非如此。他看到他的同齡人孤注一擲地押注加密貨幣和波動劇烈的股票,希望藉助下一波浪潮致富。他說:「許多人認為,他們無法承受不這樣做的後果。我認為他們已經沒有希望了。」

恐懼、不確定和懷疑

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的文化人類學家娜塔莎•許爾將風險偏好的增加歸咎於對任何人只要努力工作就能獲得經濟成功這一觀念的普遍幻滅。加密貨幣和網紅股浪潮的部分吸引力在於,它們是反建制的,旨在於傳統金融體系的規則之外運作。

她表示:「從最近的經驗來看,認為主流經濟比其他(資產)更值得信賴的想法有點可疑。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願意說,『去他媽的』。」

研究人員說,美國人對高風險投機的興趣尤其強烈,他們往往有較高的個人債務水平。目前,美國大學生畢業時平均背負3.7萬美元的學生債務,而2001年這個數字為1.7萬美元。

紐約大學社會和文化分析教授凱特琳•扎盧姆(Caitlin Zaloom)說:「這個想法是,你應該能夠為上大學攢錢,但幾乎沒有一個中產家庭能在很大程度上做到這一點。人們生活的核心沒有足夠的金融穩定。如果有的話,就沒有什麼動機去投機了。」

根據預算與政策優先中心(Center on Budget and Policy Priorities)的估計,自2001年以來,美國多數州的租金漲幅超過了收入增幅。最近幾個月,通貨膨脹推高了生活成本。專家表示,隨著低利率和沉重債務成為現實,與風險的關係發生了變化。年輕投資者不太可能將投機性金融產品作為具有潛在價值的投資。相反,他們傾向於把它們當作彩票——可能毫無價值,但仍然值得為改變人生的回報而賭一把。

總部位於波士頓的資產管理集團GMO的聯合創始人傑里米•格蘭瑟姆表示:「如果有獎品是房子的彩票,投資者也會買一些。存在著巨大的不平等,當人們厭倦了……他們開始以奇怪和新的方式行事。」

數據提供商晨星(Morningstar)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研究主管本•約翰遜(Ben Johnson)表示,道理很簡單:「實際收益率為負?不了,謝謝。有什麼替代方案嗎?猴子的JPEG圖片和假的網路貨幣?難怪投資者會覺得自己被夾在石頭寵物的NFT(非同質化代幣)和艱難境地之間。」

這種不滿並不僅限於美國。在接受保險公司Urban Jungle調查的35歲英國人中,大多數人表示,在金融穩定和儲蓄方面,「他們相對於前幾代人處於不公平的劣勢」。

來自倫敦東區的35歲的加里•史蒂文森(Gary Stevenson)曾做過交易員,現在是金融教育活動家。他就是這樣一個人。他說:「我爸爸沒上過大學。他在郵局工作了35年,可以撫養3個孩子並還清(抵押貸款)……他的退休生活很舒適。現在對大多數年輕人來說,這是不可能的。這造成了一些恐慌。」

「如果你不能做你爸爸或爺爺做過的事……你必須想出一個更好的計劃,」他補充道。在某種程度上,冒險的賭注開始看起來像是理性的選擇:「對於這條路,你看到成功幾率為零。但如果你冒著瘋狂的風險……至少你還有機會。」

登月式投資

在2021年初的網紅股熱潮中,巨額回報的故事引發了新交易的熱潮。有些人大獲全勝。一位在2020年12月底購買遊戲驛站(GameStop)股票的投資者可以在一個月內將1萬英鎊變成168744英鎊——當時該網紅股在2021年1月29日達到峰值,漲幅近1600%。但也存在巨額虧損的可能性:根據Boring Money的分析,如果投資者在高點買入,然後在2月底賣出,在股價暴跌69%之後,同樣的1萬英鎊一個月之內將縮水至3129英鎊。

即便如此,許多年輕投資者還是拒絕給自己的交易貼上「傻錢」的標籤。他們說,考慮到其他選擇,這種可能性是值得一搏的。許多投資者還記得2008年危機後的不平等復甦,當時政府紓困,隨後市場進入長達10年的牛市,把未投資的人拋在了後面。2020年3月,當新冠疫情爆發時,市場暴跌,他們不想再錯過第二次。新技術意味著現在是最容易參與的時候。

在大流行前夕推出的股票免傭金交易,為彩票式的投資行為增添了動力。2015年,零傭金經紀公司Robinhood橫空出世,承諾讓金融市場「民主化」。4年後,幾乎所有美國券商都取消了股票交易傭金。Robinhood的遊戲式應用程序允許用戶在幾分鐘內註冊並開始在手機上交易股票。

隨著市場上數字代幣數量的激增,Coinbase等靈活的加密貨幣交易所應運而生。埃隆•馬斯克等超級有影響力的人掀起了一股「網紅幣」熱潮,推出了大量稀奇古怪的產品,從以名人名字命名的(Coinye West)數字代幣到「犬類幣」柴犬幣(Shiba Inu)和狗狗幣(dogecoin) 。2013年4月,只有7種加密貨幣可以進行數字挖礦和交易。如今,這一數字已達數萬種。

參與其中很簡單。21歲的盧克•霍利(Luke Hawley)就讀於馬薩諸塞州恩迪科特學院(Endicott college)金融專業,即將進入大四。他說:「網站上有五個按鈕。「在Coinbase上購買柴犬幣比購買指數更容易。」

霍利說,在他的大學校園裡,談論賭博和投機已經成為常態。「人們會想,『好吧,我在銀行里有幾千塊錢——在現實世界裡,那就像是破產了』,」他說。「有很多『錯失恐懼症』(Fomo),」他補充說,指的是錯過把小錢變成大筆財富的機會。

年輕的男性尤其被這種「登月」式投資所吸引。根據英國經紀公司Interactive Investor的數據,絕大多數加密貨幣投資者都是男性,Gamestop和AMC超過90%的交易都是在網紅股狂熱的高峰期由男性進行的。專家表示,這些投資被視為隨意的押注的一個原因是,經紀應用程序感覺像賭博平台——只是沒有監管護欄。

「越來越多的平台正在模糊遊戲、賭博和投資之間的界限,尤其是支持使用加密貨幣的平台,」英國應用Gamban的首席執行官傑克•西蒙斯(Jack Symons)表示。該應用允許用戶在手機和電腦上屏蔽賭博應用。去年夏天,Gamban開始封鎖經紀和加密平台。「有些人可能會說這是一種生硬的方式,但博彩業已經不像過去那樣了。這不是只發生在(賭場里的)綠氈上的事情,」西蒙斯在10月份說。

去年年底,美國最大的賭博熱線告訴英國《金融時報》,沉迷於日間交易、而不是傳統賭博或體育博彩的人打來的電話數量明顯增加。一個原因可能是,正如史蒂文森解釋的那樣,投資並不像賭博那樣帶有社會污名。

「如果你說,『我爸爸整天都在賭博』,(我會)說,『天哪,我真為你的家人感到難過』,」他說。但「如果有人說,『我爸爸整天都在做外匯交易』,你會認為他是華爾街之狼……這不是賭博,這是投資——而投資是你致富的途徑。」

鑽石手

近幾個月來,隨著加密貨幣氣球的空氣被擠出,市場中最具投機性的部分受到了最嚴重的打擊。但隨著價格暴跌,一些加密公司試圖說服投資者保持信心,堅持度過他們認為只是又一個周期性的「加密冬天」,這表明在線社區的力量日益強大。

根據英國諮詢機構OpenMoney的調查,25歲以下的人向社交媒體尋求金融建議的可能性是其他年齡段的兩倍,是向專業人士尋求幫助的可能性的三倍多。

Robinhood的崛起是在Twitter和Reddit上的在線社區開始在投資中發揮更大作用之際。r/WallStreetBets等Reddit分論壇為潛在投資者提供了專業訊息,促進了他們的討論,觸動了他們的心弦。

巨額虧損可以與同齡人一笑置之,而巨額收益則可以共享和慶祝。那些保持鎮定的人因他們的傲慢而受到讚揚:「鑽石手」成為表情符號語言,表示在一個大膽的倉位有崩潰之虞時仍緊緊抓住它。

悉尼大學學者去年的一項研究發現,當18歲至24歲的人認為同齡人在看著他們時,他們更有可能做出冒險的決定。該研究的首席研究員Agnieszka Tymuła表示,在線投資者社區放大了同樣的行為:「人們想要冒險,想要獲得巨大的勝利,並公布出來。」

控制的幻覺也放大了冒險。無論是通過闡述小眾加密貨幣的具體情況,還是討論「登月」戰略,網路論壇都鼓勵成員認為,獲勝的幾率比實際情況大得多。監管沒有跟上虛假訊息傳播的步伐。

一些大學生表示,他們越來越熟悉加密貨幣「拉高和拋售」計劃的危險,比如所謂的「抽地毯騙局」——開發商推出一種加密資產,先通過社交媒體上的影響力推高價格,然後在價格暴跌前帶著收益消失。

來自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的19歲即將升入大學三年級的哈里森•特納(Harrison Turner)說:「在『抽地毯』的後端可不是件好事。」不過,他說,他理解網紅的動機:「他看到了機會,並抓住了它。」

慢慢致富

儘管投資環境日益惡劣,但高風險的投機行為可能會繼續存在。"美國交易平台interactive brokers的首席策略師Steve Sosnick說:「這對一些人來說效果非常好,舊的習慣很難改變。他們仍然在使用保證金進行投機,即使是在利率上升的時候。」

美國金融業監管局(Finra)的數據顯示,今年5月,用於保證金交易的借款金額比疫情前水平高出25%。

傳統財富管理公司對數位資產成為主流的前景感到不安。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的研究顯示,近一半的基金挑選者表示,他們感到有壓力,要提供加密貨幣來吸引更年輕的投資者。然而,70%的受訪者表示,他們認為個人不應持有這種波動性較大的資產。

「加密貨幣不是解決收入不平等的系統性解決方案,」財富經理、現代主義金融公司(modernism Financial)創始人喬治亞•李•赫西(Georgia Lee Hussey)表示。「如果你的投資策略很誘人,那你就做錯了。」

經紀公司還擔心,遭受巨大損失的投資者可能會完全從市場上撤退,他們認為遊戲被操縱的觀點會得到加強。試圖教育潛在客戶意味著要在投資者所在的地方——社交平台上接觸他們。富達(Fidelity)已經將服務擴大到數位資產和社交媒體的宣傳,努力與投資者建立聯繫,說服他們有可能慢慢致富。

富達新興客戶主管凱利•蘭南(Kelly Lannan)表示:「年輕投資者表示,他們最關心的是財務安全——如何擁有足夠多的錢,讓自己『沒問題』。這是非常基本的……我們在這一代人那裡聽到的更多。」

雖然澤特勒說他的投資已經變得越來越「無聊」,但像特納這樣的其他人仍然願意冒一切風險。他曾經因為在一次押注網紅股的過程中押錯了時間而損失了自己的經紀資金,但他說他總能賺到足夠的錢,在一個經紀帳戶里存幾千美元。「錢會來了又走,」他說。他知道他可能會失去全部。

不過,他說,他也可能會走運。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