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請輸入郵箱和密碼進行綁定操作:
請輸入手機號碼,通過短信驗證(目前僅支持中國大陸地區的手機號):
請您閱讀我們的用戶註冊協議隱私權保護政策,點擊下方按鈕即視為您接受。
美元

比特幣興起反映出美國的衰落

福魯哈爾:比特幣之類的加密貨幣人氣上升,也許是一個新世界秩序的早期信號,美國和美元將在這個新秩序中扮演不太重要的角色。
2021年2月16日

美國前財長質疑1.9兆美元刺激法案遭批

美國前財長薩默斯警告稱1.9兆美元的財政刺激法案過火,可能造成嚴重通脹壓力。此言論遭到了美國民主黨激烈反擊。
2021年2月7日

展望2021:人民幣能「破6」嗎?

沈建光:今天人民幣將延續升值態勢,同時過快升值也面臨政策約束。人民幣在2021年是否會創下新高?年內「破6」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2021年1月26日

人民幣強勢邁進「拜登時代」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目前處於30個月高點,年內人民幣是否繼續升值,主要取決於美中關係走向及美元是否保持疲軟。
2021年1月22日

投機者仍在增加美元空頭頭寸

儘管美元今年反彈了近1%,但投機性投資者對美元貶值的押注仍達到2018年3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2021年1月19日

展望2021:人民幣還會繼續升值嗎?

鄧宇:人民幣持續升值態勢下,中長期因素是更具啟發性的視角:美元進入貶值周期預期走強,預計今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6.3-6.7區間。
2021年1月12日

歐元和英鎊走高 美元下跌

歐元周三攀升至今年最高點,全年上漲近10%。與此同時,英鎊接近突破今年的最高點,對美元匯率上漲0.8%,至1英鎊兌1.36美元。
2020年12月31日

為什麼押注美元大跌是愚蠢的

艾肯格林:現在許多人預測美元大跌,他們提出了四個觀點,但這些觀點都有瑕疵,押注美元持續下跌是愚蠢的。
2020年12月29日

比特幣會終結美元霸主地位嗎?

夏爾馬:新冠疫情期間,美國官員相信他們可以無限量印製美元,而不會損害美元的儲備貨幣地位。但一類新的角逐者正在出現:加密貨幣。
2020年12月11日

2021年:美元怎麼走?

周茂華:今年美元指數走出過山車行情,繼3月創出三年新高後一路走弱;但從美國經濟內生動能與美元面臨環境相對友好,2021年美元有望溫和走強。
2020年12月1日

人民幣趨勢及對大類資產投資影響

李海濤、林錫:短期人民幣升值趨勢或得到緩和。人民幣升值利多商品及股市、利空債市,有利於美元負債公司降低負債成本,造成短期匯兌收益上升。
2020年11月20日

拜登當選對資本市場的影響

李海濤、林錫:拜登當選或帶來更高的通脹與財政赤字;將更有利於經濟復甦(空美債)、美股及黃金,相對利空美元,利多人民幣。
2020年11月9日

美國大選如何影響經濟和資本市場?

李海濤、林錫:不管是特朗普還是拜登當選,二者都可能較快出台財政紓困及基建支持計劃,同時短期內貿易摩擦得到一定緩和,對美股形成利好。
2020年10月30日

人民幣:短期聽「故事」,長期看時代

胡偉俊:經歷了低通脹和強美元的十年之後,未來又會怎樣呢?是否會出現弱美元和再通脹的全球大勢,將是決定人民幣長期走勢的關鍵。
2020年10月27日

人民幣的快速升值還能持續嗎?

張明:短期內,人民幣兌美元仍將面臨一定的升值壓力,但多種因素之下,人民幣兌美元升值速度或將下降,匯率雙邊波動有望上升。
2020年10月15日

美國大選不確定性扭轉美元跌勢

隨著投資者準備迎接特朗普與拜登對決可能出現的混亂結局,金融市場對動蕩的預期有所上升。鑒於美元仍是首選避險資產,各方開始看好美元。
2020年9月30日

美聯儲暗示極低利率將持續多年

美國央行試圖加強其對新冠疫情的貨幣政策回應之際,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發布新指引,落實上月出爐的鴿派長期政策立場。
2020年9月17日

人民幣處在升值周期的什麼階段?

夏春:人民幣過去幾個月表現已好於預期,但影響匯率的因素太多。此時,我們需要思考:未來什麼情形下美元會逆勢走強?
2020年9月16日

人民幣匯率升至一年多高點

8月份,中國零售總額實現今年以來的首次增長。分析師表示,當前條件有利於減弱官方對人民幣匯率整體走強的抵制。
2020年9月15日

如何看待人民幣匯率?

周浩:有時匯率問題非常「全球化」,有時又非常「本土化」;有時匯率非常「基本面」,有時又非常「情緒面」。
2020年9月8日

美元的主導地位還能維持多久?

伍治堅:如果美國繼續無節制印鈔,那麼總有一天會從量變到質變,導致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金融秩序發生變革。
2020年9月8日

美元的生命力還很強

邦寧:似乎可以解釋美元近期疲軟的許多因素,應該不會持續太久。基於對近期趨勢的外推預測美元進一步走低,可能會失算。
2020年8月13日

2020年中資本市場回顧與展望

李海濤:債券配置機會不大,理財產品收益率也將下行;經濟恢復、流動性充分下的股市是一個配置選擇;樓市有回升趨勢;長期來看,美元堪憂。
2020年8月4日

IMF:美元主導地位可能放大危機影響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研究發現,美元在貿易和金融領域的主導地位意味著,疫情期間走弱的新興市場貨幣無法像過去那樣有效吸收衝擊。
2020年7月21日
上一頁‹‹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