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一圖覽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對中國經濟數據的一站式概覽,定期更新國內生產總值(GDP)失業率貿易金融市場房價等關鍵數據。

總體經濟增長

對中國經濟的擔憂正在動搖全球市場,資本正以空前速度逃離中國。

今年年初中國股市暴跌和貨幣貶值是否表明中國實體經濟嚴重受困,以及中國政策制定者能否運作實現經濟平緩減速,以避免金融危機和社會動蕩,對於以上疑問,投資者們渴望找出線索。

2017 第3季度 增長率
6.8%
人均GDP
8127.47美元

增長

2017年第二季增長6.9%,落在中國政府6.5%左右的增速目標區間。去年全年增長6.7%,低於2015年的6.9%。這是自1990年以來最慢的全年增長。

GDP增長組成

消費增長速度未能如預期一般抵消出口的下滑。

人均

儘管中國人均GDP在近幾十年來顯著增長,但數額依然僅約為美國的四分之一。

增長來源

中國經濟「再平衡」的任務讓中國政策制定者備感憂慮。政府試圖將經濟增長模式從投資與出口拉動型轉變為國內消費拉動型。然而事實證明,要說服中國家庭減少儲蓄和增加消費並非易事。

全面再平衡需要調整經濟結構。這包括削減或摒棄產能過剩行業的國有企業,比如利潤不斷縮水的採煤業和鋼鐵加工業。

替代增長指標

該替代增長指標由三項活動指標構成:耗電量、鐵路貨運量和銀行貸款發放量。然而,該項指標未能反映服務業的增長,服務業是目前經濟中增長最快的領域。

指標

雖然總體增長數據相當可觀,但傳統上拉動中國經濟增長和全球大宗商品需求的行業卻陷入日漸加深的困境。

商業活動

官方PMI表明關鍵製造業領域輕微收縮。其它非官方PMI則反映出更顯著的放緩。PMI數值大於50代表擴張,小於50代表衰退。

金融市場

中國的債券市場規模目前位列世界第三,而且還在持續增長。然而,中國企業的大多數融資依然依賴銀行貸款。為了實現融資途徑多元化,轉移銀行系統承擔的風險,中國政府正尋求發展債券市場,並對國外投資者開放。

目前中國銀行間債市佔債券交易總量的逾95%。中國政府債券收益率仍舊高於發達經濟體。

上海證券交易所

匯率

自2015年8月中國央行讓人民幣意外貶值以來,投資者在解讀中國匯率政策上遇到了難題。

債券

五年期國債和AA-級債券的收益率差,是預測信貸危機的標尺。AA-級在中國相當於垃圾債,因為更低評級的公司根本無法賣出債券。

利率

自2014年起,中國人民銀行已6次下調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現在中國央行正在淘汰這一基準利率,同時啟用大量其他利率。

流通貨幣量還受到強制性存款準備金率的影響,央行也在不斷下調該準備金率。儘管如此,2015年銀行貸款呈現下行趨勢。

與此同時,隨着貨幣政策的放鬆,中國政府一直在拋售美元儲備併購入人民幣,致使國內貨幣供應量減少。

平均貸款利率

自2014年底以來的一系列基準利率下調和流動性注入降低了能夠從銀行獲得信貸的企業的融資成本,對大型國企和住房抵押貸款的借款者而言尤其如此。

回購率

7天回購利率被視為中國銀行間貨幣市場短期融資狀況的基準利率。

通脹

通脹大幅下跌意味着名義GDP比實際GDP放緩幅度更大。

勞動力市場

雖然經濟增長放緩,製造業企業正在削減就業崗位,服務業的增長支撐起了對勞動力的需求。即使在產能過剩行業,國企也堅持不裁員,此舉穩定了勞動力市場,但也拖慢了中國經濟結構改革的步伐。

儘管薪資水平在上升,表面之下仍暗藏不滿情緒。官方失業率指標並未考慮被迫返鄉的農民工。勞動者們也許無法討回衰退行業中的企業拖欠他們的工資。而罷工是違法的。據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ur Bulletin)統計,2014-15年,中國的罷工次數翻了一倍。

勞動力需求

薪資

失業

貿易

雖然中國的貿易順差數據依舊健康,但資本外流超過資本流入已造成美元儲備下降。中國央行還通過拋售美元儲備來支撐人民幣價格。

商品和服務

經常帳目

房地產

由於缺乏投資選項,中國迅速增長的中產階級習慣把財富投資在房產上。而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也依賴土地作為主要資產,將土地出讓作為收入來源。

許多評論者認為房市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將逐步下降。一些人指向了地方房地產泡沫,比如深圳和香港,這兩個地方的平均房價與收入之比分別達到了18和16倍,而倫敦只有10倍。今年中國啟動了新一輪五年計劃,優先考慮供給側改革,比如待售房產去庫存。

施工中

售出

房價

中國不再發布官方房價指數,但路透社(Reuters)通過70個中大城市的房價計算出了平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