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請輸入郵箱和密碼進行綁定操作:
請輸入手機號碼,通過短信驗證(目前僅支持中國大陸地區的手機號):
請您閱讀我們的用戶註冊協議隱私權保護政策,點擊下方按鈕即視爲您接受。
專欄 破局與重塑

經濟困難時期離我們不遠了

沃爾夫:美聯儲和歐洲央行都決心讓通脹重新受到控制,這對未來的政策和經濟可能會意味着什麼?

央行決心讓通脹重新受到控制。在上週的傑克遜霍爾(Jackson Hole)研討會上,美聯儲(Fed)主席傑伊•鮑威爾(Jay Powell)和歐洲央行(ECB)一位有影響力的理事伊莎貝爾•施納貝爾(Isabel Schnabel)都發出了這一信息。那麼,央行爲什麼堅持發出這一信息?他們是正確的嗎?最重要的是,這對未來的政策和經濟可能會意味着什麼?

「降低通脹可能需要經濟在一段較長時期內低於趨勢增長率……雖然利率上升、經濟增長放緩以及勞動力市場狀況變得疲軟會降低通脹,但也會給家庭、還有企業帶來一些痛苦。這些是降低通脹的不幸的成本。但如果不能恢復物價穩定,那將意味着會有更大的痛苦。」這些話是鮑威爾說的。同樣,施納貝爾認爲,央行必須果斷採取行動,因爲通脹預期有脫錨的風險,通脹率持續處於過高水平,而且越是拖延採取行動,要讓通脹受到控制的成本就越高。既有做得太多的風險,也有做得太少的風險。然而比起「謹慎」,「決心」行動起來是更好的選擇。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用戶名: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馬丁·沃爾夫

馬丁·沃爾夫(Martin Wolf) 是英國《金融時報》副主編及首席經濟評論員。爲嘉獎他對財經新聞作出的傑出貢獻,沃爾夫於2000年榮獲大英帝國勳爵位勳章(CBE)。他是牛津大學納菲爾德學院客座研究員,並被授予劍橋大學聖體學院和牛津經濟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時也是諾丁漢大學特約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來,他分別擔任達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經濟論壇」的特邀評委成員和國際傳媒委員會的成員。2006年7月他榮獲諾丁漢大學文學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榮獲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科學(經濟)博士榮譽教授的稱號。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