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請輸入郵箱和密碼進行綁定操作:
請輸入手機號碼,透過簡訊驗證(目前僅支持中國大陸地區的手機號):
請您閱讀我們的用戶註冊協議私隱權保護政策,點擊下方按鈕即視爲您接受。
FT商學院

瑞典宣佈向能源生產商提供緊急援助

歐盟也在考慮採取行動,因爲不斷上升的抵押品要求促使決策者發出「金融穩定威脅」的警告。

瑞典總理警告說,俄羅斯停止向歐洲輸送天然氣的決定可能使其金融系統面臨嚴重壓力,因此瑞典將向電力生產商提供緊急流動性支持。

瑪格達萊娜·安德松(Magdalena Andersson)週六表示,政府將向電力生產商提供數千億克朗的資金。由於天然氣和電力價格飆升,且波動性加大,這些生產商必須向交易所提交的抵押品數量激增。

據兩名聽取了討論簡報的官員表示,在週五的緊急會議上,歐盟能源部長們還將考慮採取措施,緩解整個歐盟能源企業流動性不足的問題。

安德松警告稱,如果不加以遏制,對電力生產商不斷上升的抵押品需求可能會波及斯德哥爾摩的那斯達克清算市場(Nasdaq Clearing),在最糟糕的情況下,還可能引發金融危機。

在她發表上述言論之前,俄羅斯上週五表示,將不再透過北溪1號管道供應天然氣。這一消息是在能源市場週末休市之後宣佈的。

安德松說:「昨天的宣佈不僅有可能導致'戰爭之冬',而且還威脅到我們的金融穩定,」她與瑞典的金融監管機構、中央銀行行長和財政部長一起站在週六的緊急新聞發佈會上。

芬蘭財政部長安妮卡·薩里科(Annika Saarikko)在Twitter上表示,芬蘭也將採取行動。薩里科寫到,「大家都有同感。芬蘭已經在進行類似的準備工作。」

這些戲劇性的舉動突顯了歐洲面臨的嚴峻形勢。歐洲正在趕在冬季到來之前確保足夠的能源,並試圖避免困境在電力生產商中蔓延。

在8天前飆升至歷史最高水準之後,本週天然氣和電力價格略有降溫,歐洲基準天然氣和德國電力合同均下降了約三分之一,但仍維持在歷史水準的10倍左右。但北溪1號的長期關閉可能會增加波動性,並在週一重新開市時推高價格。

這兩位官員說,布魯塞爾的官員正在研究幾種可能的方式來幫助能源公司,包括提供緊急流動性支持。其中一位表示,追加保證金的要求變得「太大了」,電力生產商無力支付。

其他措施可能包括對電力或天然氣實行價格上限,以及在長期改革之前實現天然氣和電力市場脫鉤。第二名官員表示:「俄羅斯人會跟我們玩手段,而我們沒有充分的準備來面對這一點。」

歐洲能源市場的大問題

許多歐洲能源公司正在從價格上漲中獲利,但整個行業存在巨大差異。

那些生產天然氣或利用可再生能源或核能發電的企業——在投入成本沒有上升的情況下——應該獲得大量利潤。但那些依靠燃燒天然氣發電的公司更有可能陷入困境——尤其是如果他們已經被切斷了與俄羅斯的供應。

公司需要提供額外的抵押品並不意味著交易或對沖無利可圖,但它們的頭寸——通常與向家庭和企業提供天然氣或電力有關——融資成本已迅速變得高得多。

企業難以迅速獲得足夠的短期借款,從而面臨現金短缺的風險。

丹麥丹斯克銀行(Danske Bank)首席信貸分析師雅各布•馬格努森(Jakob Magnussen)表示,對發電企業來說,最大的問題是需要額外的短期融資。

爲了對沖銷售風險,發電商通常會做空電力期貨合約,直到他們實際生產並向市場出售電力爲止,這有助於保證他們將獲得的價格。

但是,最近幾周電價上漲得如此之快,以至於期貨合約的紙面損失飆升,需要向交易所提供大量的額外抵押品。

馬格努森稱,「目前追加保證金的情況非常嚴重,這對小型公用事業公司尤其是個問題。一旦合同到期,公用事業公司出售電力,它們將收回資金,但與此同時,對額外短期融資的需求非常大,許多銀行可能不願如此迅速地增加對該行業的敞口。」

「我們不害怕普丁的決定,我們要求普丁尊重他們的合同,但如果他們不尊重他們的合同,我們準備做出反應,」歐盟經濟專員保羅·真蒂洛尼(Paolo Gentiloni)週六在新聞通訊社的評論中告訴記者。

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歐元區政策制定者認爲,決策應在國家層面做出。

蘭伯特商品公司(Lambert Commodities)創辦人、滙豐銀行大宗商品貿易融資部前主管讓•弗朗索瓦•蘭伯特(Jean Francois Lambert)表示,其他國家很可能會對其能源市場進行干預。

「危機正在進入下一個階段。如果一家大型能源公司倒閉,人們擔心可能會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對流動性的需求是如此巨大,也許有一天我們會遇到一個問題,可能會損害整個市場。」

他補充稱,儘管危機蔓延至更廣泛金融領域的威脅有限,但各國政府需要採取行動,阻止能源市場「凍結」。

安德松表示,瑞典的支持將適用於所有北歐和波羅的海國家,並需要瑞典議會財政委員會週一批准。

瑞典央行(Riksbank)行長斯特凡•英維斯(Stefan Ingves)表示:「我們需要將這種情況隔離在一個市場中,以免影響到金融業。」

瑞典當局表示,他們沒有看到對金融穩定的直接風險,但擔心其他破產的公司可能難以找到足夠的流動資金,造成潛在的連鎖反應。

「俄羅斯正在對歐洲發動一場能源戰爭來分裂我們。但我們不會讓普丁得逞,」安德松說。

安德松的評論是在瑞典議會選舉前一週發表的,民意調查顯示選舉結果很激烈。她說,她的中左翼政府隨時準備採取行動,就像在應對Covid-19大流行病時那樣。

瑞典金融監管局局長Erik Thedéen說,瑞典的電力價格在過去一年中上漲了11倍,導致抵押品需求猛增。

他補充說,如果沒有流動性支持,電力生產商可能會面臨破產和鉅額虧損,這可能會「撼動」清算所。「它承受著非常嚴重的壓力,」他說。

蘭伯特說,目前的情況還不是金融危機。「德國、法國、義大利和西班牙的大型銀行應該能夠承受。但如果它們的某個大客戶讓它們陷入流動性緊縮,那麼所有銀行都可能撤出,」他表示。

今年7月,德國政府同意向歐洲最大的俄羅斯天然氣買家Uniper提供150億歐元的紓困方案,並表示將持有該公司30%的股份。自今年早些時候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首次切斷透過北溪管道向德國供應天然氣以來,該公司每天虧損數千萬歐元。

上月末,由於飆升的天然氣價格耗盡了Uniper的現金儲備,該公司要求再增加40億歐元。由芬蘭富騰(Fortum)控股的Uniper表示,該公司已從國家開發銀行復興信貸銀行(KfW)獲得90億歐元的信貸額度。

富騰週一警告說,其抵押品要求在上一週增加了10億歐元,達到了50億歐元,而且一個小公司的違約將導致「北歐電力系統受到嚴重干擾」。

蓋伊·查贊(Guy Chazan)柏林、馬丁·阿諾德(Martin Arnold)法蘭克福補充報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型大小×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